朱殷脑中刚恢复意识, 脑海里却传来了这么一个声音,她有瞬间的茫然,所以并未听从对方的命令。    而萧军看到这里, 已经杀意四起, 但想到朱殷的特殊, 他又耐着心, 再次试探了一遍。    “吾命令你, 现在睁开你的眼睛,不准有其他动作。”    这声音带着丝丝蛊惑, 朱殷觉得头皮都要炸了, 她本不想听从, 可忽然察觉周围空气一冷。    朱殷虽然未睁开眼睛, 但脑中却顿时一片清醒。    她终于回想到自己的处境了,知道自己现在在对方的地盘,不可表现太过, 这才按照对方的指示,慢悠悠睁开了眼睛。    萧军一直紧盯着她的反应, 哪怕见她睁开了眼睛,心里的怀疑却未消退, 直到观察到朱殷眼神里的迷茫,他才稍稍有些满意。    他想到, 有些意志力坚强之人,并不是简单吃个丹药,或者在她的灵魂下道禁制就能轻易控制的, 这种情况,异能者也曾经有过例子。    朱殷能在一开始不听从指挥,后面又乖乖顺从,可见对方的意志力也是不俗的。    但是再不俗的人,也只是比一般人难以控制,多多控制几次,对方也一样能着道。    想到这一点,萧军对于朱殷没有立即服从命令的不快也淡了下去,甚至对方的表现越优秀,他越欢喜,他巴不得对方是个意志力坚定之辈。    不过,眼下萧军对于朱殷也只是稍稍放松,心底的怀疑还未完全褪去。    为了试探出朱殷到底有没有成功被控制,他又命令道:“吾命令你现在下床,向左边行走十步。”    朱殷为了配合对方,不得不下床后,向着左边行驶时,差点没在第三步停下。    她看见了什么,密密麻麻的虫子覆盖在一片血池里,更可怕的是,有些虫子还能蠕动,有些虫子却只飘着尸体。    且朱殷还注意到,旁边一个女人,正在向那血池里投着药草,那些药草浑身散发着黑色的雾气,一看就知是至毒之物。    看见这里,朱殷终于明白过来,她明明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人物,为何会引得了绝顶强者的注意力。    看来肯定是自己表现有异,被这人盯上了,亲自抓来做实验了。    五步,六步。    朱殷一步步在心中数着,哪怕她将步伐放到最小,这样走十步,只有一个下场,整个人定要跌进那血池里。    那血池里连毒虫都能毒死,更何况是人体。    可若不遵从,凭方才那人露出的杀意,只怕也难逃一劫。    七步,八步。    朱殷就计算得再快,可一时之间也没能想出一个两全的办法来。    九步……    只差一步,朱殷便要跌进血池里。    血池里的毒虫似乎察觉到血腥味,一个个蠕动着身体,向朱殷的方向赶来。    那密密麻麻的身体看得朱殷作呕,更别提那里面还有毒草,她实在无法想象一个正常人,怎样在这血池里活下去。    但朱殷到底还是迈出了最后一步,这也是她经过计算得出的结果。    现在翻脸,凭她的实力,绝没有活路,可踏入血池,即使一时难耐,她还有命可活。    若她只一人,这条命没了便没了。    但她还没见到大哥和朱景之,她不甘心就这样没了。    心中有了念想,朱殷毫不犹豫地踏入了血池。    就在她的左脚已经踏空之时,千钧一发的时刻,整个实验基地忽然地动三摇了起来。    血池里的水似乎受不得这股能量波动,纷纷沸腾了起来。    “啊”的一声传来,让朱殷心中一惊。    只见先前在池边投放毒草的女人,在这股波动下,一不小心就要跌入了血池。    “小心!”    朱殷惊叫了一声,来不及多想,上前伸手一捞,女人的胳膊便被她紧紧抓住,她整个身体只能悬空在半空中。    这惊险的一幕刺激的女人直落泪:“不要放手,求求你!”    她言语带着恳求,生怕朱殷这一放手,她整条命就这样没了。    朱殷的确没放手,眼睁睁一条命,举手之劳而已。    更何况,这人一直颤抖着身体,而且方才投放毒草的速度故意放慢又放慢。    这些虽然是细节,但却让朱殷看出两个信息,其一,这人做件事非自愿,其二,对方也不忍她遭受这些,却无能为力,只能将投放的速度放慢又放慢。    也正是因为这两个细节,让朱殷认定了对方不致死。    她这一救,身后便传来冷笑声:“差点被你骗了,你果然没有失去意识。”    朱殷却忽然无所畏惧了,转身同样看着对方冷笑:“可惜你没机会对付我了,还是先管好你自己。”    朱殷话落,萧军的脸色一变,他很好奇这女人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有底气。    可这个疑惑还没问出口,实验室的大门“轰”的一声被推开了。    也就在这瞬间,朱殷激动的看过去,待看到那个熟悉的容颜时,顿时笑了。    她为什么这么有底气?因为她和朱景之神魂相牵,距离较远或许联系还很薄弱,可刚刚他们二人如此之近,对方又制造了这么大的动静,她又怎会感觉不到。    非但感知到朱景之的存在,更是感慨了一番朱景之现在强大的灵魂。    修士的灵魂和修为有关,像朱殷这种则是例外,她是曾经修炼到了顶级,实力倒回,但是灵魂却没有消退。    但是朱景之作为第一次修炼之人,灵魂变得如此强大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对方的实力足以匹敌了灵魂。    他现在的灵魂如此强大,说明他的实力绝对在她之上。    她甚至不需要朱景之有多强悍,只要能和她匹敌,有她二人联手,对付萧军这样的强敌也足够了。    朱景之在摧毁那扇门后,终于看见了他日思夜想的女人,眼眶顿时泛红了。    他此刻的情绪波动明显异常,紫色的眸,紫色的发,紫色唇,无一例外显露了出来。    可他却丝毫未曾察觉,只一瞬间,整个人像风一样,向室内冲去。    十年未见,朱殷也甚是想念,二人站在血池边相拥。    朱景之恨不得将人嵌进体内,一遍遍呼唤着朱殷的名字。    “殷殷~”    |“在”    “殷殷~”    “我在呢。”    “我想你。”    “我也是。”    朱景之嗅着鼻尖的美好,只觉这十年如黄粱一梦,曾经身体遭受的伤害,以及经历的灰暗通通消散。    他爱到骨血的女人,此刻正躺在他的怀里,再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    因为她,他才能保持现在半魔半人的状态,若不然,在长达十年的摧残中,他早就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魔头。    他因为见识过美好,所以黑暗到来时,始终坚守着光明。    而这份美好,就是怀中之人带来的。    他离不开她,以后也再也没人能将他们分开,他这辈子就算是死缠烂打,也绝不会离开她。    二人缠绵之时,却不知萧军在看到朱景之出现时,一脸菜色。    等到看见朱景之和朱殷相拥之时,这才开始慌了。    原来这二人竟是这种关系,难怪这二人有这么多想通的点,    但此时此刻,萧军来不及为自己解惑,朱景之这个魔头现在有多厉害,他比谁都清楚。    对方连那八个老家伙都能灭掉,对上他,他只有死路一条。    想都没想的,趁着这二人缠绵之际,萧军便迅速逃了。    他逃走时,朱殷注意到了,本欲提醒,结果朱景之搂着她,声音无助虚弱,听着好不可怜,令人怜惜。    她张了张嘴,想着只要给她些时间,这人她自己亲自解决也不错,便没将这发现说出声来。    与朱殷不一样,朱景之则是再见到朱殷之后,四周的一切都与他无关,恨不得黏在朱殷身上,好好解一解相思之苦。    可以说,他这十年遭受了无数的磨难,但无论哪一种磨难,都没有相思之苦令他感到折磨。    尤其是,他手握大权后,却竟然得知,无法回到普通世界。    本以为要与她异地相隔,没想到他的殷殷这么优秀,短短十年就来到了这方世界。    凭心而论,他若不是经历这么一遭,十年的时间,绝对没有殷殷的速度,所以,他心里也是真心佩服朱殷。    朱景之对着朱殷解过相思之苦后,终于放下了朱殷,但只是不再相拥,手却牵着朱殷,脸色红光满面,看着朱殷的眼神都滴着水。    也不知是爱人在侧,令他感到极致的快乐,还是别的原因,他的瞳孔又恢复了从前的漆黑,头发和唇也恢复如初。    当朱景之无意抬眼看到玻璃反射出自己的样子时,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后一阵庆幸。    朱景之在松开朱殷后,差不多用了接近一分钟的时间,才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    先是注意到萧军已经逃了,到这一步,他只是有些后悔,还未愤怒,等他注意到旁边的血池后,头脑顿时一阵嗡嗡作响,差点没当场发疯。    他到底没发疯成功,因为朱殷之前与萧军作战,身受了重伤,而萧军可不会那么好心替朱殷疗伤。    朱殷身体到底坚持不住,晕在了朱景之怀里。    朱景之抱着朱殷,浑身发抖,直到确定她只是暂时昏厥,浑身才放松下来。    当朱景之横抱着朱殷回到自己地盘时,且不说又引起何种的沸腾。    朱殷再次清醒时,只觉浑身一轻,就连疲累的灵魂也轻飘飘地,似乎格外清爽。    她猜想,应该是她晕厥后,朱景之对她做了什么处理,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当下没多想,坐起身,却发现四周无人。    她现在头脑还有些迷茫,下了床,准备离开卧室倒杯水,结果门刚打开,却发现朱景之和一个陌生女人正站在客厅里对峙。    女人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软甲,声音娇美,个子娇小,但能看得出对方一身装备不俗,可见来历不小。    要知道,那一身装备,绝对是现在的朱殷置办不起的。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娇美的女人,正对着朱景之哭泣。    她难得有些好奇,就站在原地观看了起来。    朱倾倾是真的伤心了,她没想到,她一个娇贵的大小姐服侍了他那么久,他连正眼看自己一眼都没有,这也就算了。    反正在外人眼里,她能成功近他的身,已经是特殊的存在,至于感情方面,她有的是时间等待,她也相信自己的魅力,一定会让这个优秀的男人,迟早拜在自己的石榴裙下。    可是她千算万算,唯独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个男人竟然会光明正大抱着别的女人,且还睡上了他的卧房。    要知道,这男人极其洁癖,他的卧房,她从来没有资格进去过,其他服侍人员,也没有人踏进去过。    可现在,别的女人竟然轻而易举的进去了,且还是他亲自抱进去的。    因为他这个行为,她现在在别人眼里简直就成了一个笑话,这让她如何能忍受!    更让她忍受不了的是,这个男人的心,她从来没见过他用那样的眼神看过别人,那样温柔满足,嘴角含着笑意,仿佛得到了全世界一样。    越想越是心酸,眼见心上人近在眼前,又想到连日来自己受到的委屈,朱倾倾再也忍受不住,在朱景之面前低低哭泣起来。    朱景之不过是出来给朱殷调杯果汁的功夫,转过身,就看见一个女人在他面前哭泣。    他有些不解,却也不想理会。    他这些天过得浑浑噩噩的,压根没关注过周围情况,直到今天和殷殷见面了,他这才像活了过来。    也是现在,才突然发现,哦,原来他这里竟然还有个女人,这样实在不太妙,等殷殷醒了,还不知道误会什么,一会给她开个高工资,还是赶紧将人送走。    这样想着,他抬脚就要走。    朱倾倾哭的梨花带雨,本以为就算对方对自己无意,可一个男人看见一个女人哭的这么凄惨,难道不该过问一下吗。    结果朱景之竟然像没看见似的,转身就走。    朱倾倾着急了,连忙喊道:“朱先生。”    虽然朱景之不喜有别的女人存在,但他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也不认为对方有什么错误。    出于礼貌,他停了下来,看着对方的眼里带着疑惑。    他那双紫眸也不知何时消失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染着纯良,仿若单纯不碍世事的小男生。    这一幕看得朱倾倾一愣,就算她喜欢强势霸道的男人,但不得不说,这么反差的一幕出现在她心爱之人的脸上,她非但没有不喜,反而心中一跳,看着朱景之的眼神越发痴迷。    “什么事?”    见对方不说话,朱景之有些不耐了起来。    朱倾倾连忙回过神,眼眶泛红道:“朱先生,你知道我的身份吗?”    朱景之有些莫名。    朱倾倾早就知道他并不知,没等他问,便主动报出身份来:“其实我不是真正的服侍人员,我是朱倾倾,就是相城朱家的三小姐,我是为了你,才来这里当女佣的。”    朱倾倾看着朱景之说的一脸深情,她也十分期待从这张脸上看见感动的神色。    毕竟她可是娇贵的大小姐,为了他,如此作践自己,任何一个男人听见这样的故事,都会感动。    谁知朱景之非但没感动,反而用诡异地眼神看了她一眼。    朱倾倾正觉奇怪之时,只听朱景之冷淡道:“这些话,我希望你只说这一次,我有妻子了,不可能给别人机会。”    顿了顿,朱景之又道:“还有,一会将你的报酬结了,还是回去做你的大小姐。”    朱景之说完,自觉表达完毕,转身就要走。    朱倾倾哪里能接受这个结果,上前便要阻拦,结果二人同时听到一串笑声。    朱景之听到这声淡笑,只觉心都凉了半截,想都没想便开口解释。    “殷殷,你不要误会,我和她……”    他话才说到一半,朱殷倚着门打断道:“其实仔细想想,你我之间,只是父母之间看好而已,你若喜了她人,和我说一声,我定会……”    “朱殷!”    朱景之的声音带着气急败坏,可以说,他快要被这番话气疯了,他等了她那么久,为她牵肠挂肚,又做了那么多,到头来,她竟然和他说,他们两人之间只是父母看好而已。    朱景之真的怒了,他被这番话刺激的手脚颤抖,手中的果汁早就撒在地上也不知,连玻璃杯也掉在地上,发出叮当的响声。    他的眼眶泛着红意,冲上前,似是要与朱殷拼命。    可等他气冲冲来到朱殷身前,却只是一阵咬牙切齿。    “你想丢下我是不是?十年过去了,身边是不是又多了一大批追求者,看上哪个,了,和我说说,嗯?”    他也是气急了,连一向在朱殷面前努力维持的人设也不见了,只觉得胸中翻涌着怒火,还有那不知名的妒火,烧的他整个人撕心裂肺的疼。    朱殷却只注意到他的瞳孔在一瞬间变成了紫色,就连头发也没能幸免。    这个样子,他们初见时出现过一次,当时颜色退的太快,她还以为自己神志不清,出现了幻觉。    这一次,却看得清清楚楚。    朱殷心里震惊,知道朱景之变成这副样子,一定经历了不少。    她不由伸出手,想要摸摸那双眸子。    对她的接触,朱景之从来没有抗拒的份,更是为了方便她的亲近,他还特意弯了弯腰,以方便她的动作。    陷入爱情的男人就是奇特,上一秒还满身怒火,下一秒,当心爱的女人只轻轻摸了摸他的额角,他便觉得从心间蔓延出一股甜意。    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的女人,每看一眼,心中便填满一分,更不知,紫色的眸子里,此刻全是痴恋。    偏偏嘴上不依不饶:“你说啊,究竟看上哪个人了?”    他差点没用野男人来形容,想了想,还是注意了一下自己的形象。    朱殷特意用灵力探查了一番,没察觉朱景之有什么异常,心里松了一口气。    当然也只是暂时松一口气,毕竟她现在比朱景之实力低,很多东西,她探查不出来,也是很有可原的。    眼见着男人明明因为她的碰触开心得不行,偏偏嘴上故意说着气话,朱殷轻轻一笑:“你进来我就告诉你。”    说着自己率先转身入内。    朱景之整个魂魄都快被这女人勾了去,哪还有什么脑子思考,见她走了进去,毫不犹豫跟了进去。    门“啪嗒”一声合上了,门外的朱倾倾看见这副场景,只觉心都要碎了。    若是朱殷没出来之前,她对自己还有几分自信,可当对方开口说话,朱景之这样的男人,竟然完全就被对方主导着节奏后,她便知道,她没有一丝机会可乘了。    这人是爱惨了对方,而她……    朱倾倾嗒嗒掉着眼泪,一边心酸自己傻傻的付出,一边暗恨朱景之的无情。    可她到底没有蠢到家,看出两人之间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后,哭了几场后,非常果断的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门内,朱景之才刚进来,领带便被人抓了去。    他抬头,便看见女人倚靠在门上,对着他懒散地露出笑意。    明明殷殷没有多余的动作,朱景之却莫名的觉得喉咙一紧。    “殷殷。”    听出他声音里的缠绵,朱殷却低声一笑:“怎么,许久不见,魅力见涨,脾气也见涨了?”    说起这个,朱景之就一脸委屈。    “你都不要我了,我当然着急。”    朱殷莞尔,松了他的领带,又捏了捏他的脸,这才正色道:“大哥可是回去了?”    “你怎么知道?”    “猜的。”    朱景之能及时赶到,李玉白却没来,只有一个可能,他已经回到修仙界了。    虽然觉得这样的结果挺好,可朱殷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安,说不出的,只觉得心口闷闷的。    朱景之见她脸色不好,也收起了心里的涟漪:“你是担心他吗?”    朱殷点头,对这件事她没隐瞒。    朱景之沉默了,对这件事,他是真的不知如何安慰。    他后面和李玉白待的时间较长,有些事情比朱殷知道得多,他知道李玉白为了殷殷付出了多少。    所以,朱景之吃谁的醋,也不会吃李玉白的。    更何况,在殷殷心里,对方始终是敬重的大哥,他更没道理吃对方的醋了。    朱殷心思极其敏锐,他察觉到朱景之心里有些不虞,欲言又止看了他一眼。    她总觉得,朱景之知道些什么,可又觉得这个想法很奇怪,他能知道什么呢?    只是,她没想到,这一次,朱景之没等她问,竟然向她坦白了。    “殷殷,我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不隐瞒你了,那人是你大哥,我觉得我们可以想办法争取一下。”    “你知道什么?”    于是,朱景之接下来没有任何隐瞒,将李玉白折寿以及实力倒退的情况都告诉了朱殷。    那人之所以将这些告诉他,认定他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朱殷,他以为自己会心疼朱殷,所以会帮他隐瞒。    可朱景之觉得,李玉白为殷殷吃了那么多苦,如果殷殷不知道,一辈子被瞒在鼓里,等李玉白无力回天时,殷殷的心里该有多难受。    朱景之觉得,与其瞒着,不如告诉殷殷。    这世间的办法都是想来的,只要没到最后一步,他们总能想到办法解决。    虽然,他这样说出来,会让殷殷难受。    可朱景之了解朱殷,她绝不愿李玉白为她牺牲这么大的。    事实就是事实,不是他欺骗了殷殷,这件事就不会存在。    果然,朱殷在得知真相之后,大受打击,脸色惨白,整个人的身体颤抖不停,密密麻麻的汗珠包裹着她。    朱景之看了心疼,连忙将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殷殷,你别着急,我打听到,如果我们在这个世界修炼到极致,就有机会穿越时空的界限,我们先修炼好不好,一起修炼,等到了巅峰的那一天,我们就去找大哥,把修为还给他,好不好?”    朱殷听到这个办法,果然恢复了一些精神:“可真的有机会穿梭时空吗?”    “当然,不然为什么大哥可以,大哥竟然可以穿过来,我们就可以去找他,不过,那个时空容不了我们多久,最终还是要回来的。”    朱殷只要能救下李玉白,就别无他想了,更不敢奢求,与大哥能生活在同一片时空,她只要他,平平安安一辈子就足够了。    朱景之见朱殷终于恢复了神采,心疼的亲了亲她的脸颊,二人相拥,心与心靠的从未如此相近。    自从有了目标之后,朱殷在修炼上,再也不懈怠一分,几乎是争分夺秒的修炼。    反倒是朱景之,因为走在朱殷前面,特意放慢了速度等她。    在等待朱殷的时间,朱景之也没有闲着,他先是找到了一直躲藏着的萧军,将对方差不多大卸八块,解了心头之恨之后,又宣布退出指挥中心,从此异能者的事再也不参与。    交出手中的权利后,朱景之便带着朱殷找到一个安静悠闲且非常适合修炼的地方,二人在此隐了起来。    隐居之后,朱殷仍然是一心修炼,朱景之则是一边修炼,一边守着朱殷闭关。    在这般心无旁骛之下,朱殷和朱景之终于在十年后,达到了这方世界巅峰中的巅峰状态,他们也终于有了穿梭时空的能力。    可这穿梭时空的代价是,他们自身的修为要跌落五分之一,且寿命也要减少五百年。    对此,二人没有任何犹豫,倒是朱殷,百般劝阻朱景之不要与她一起。    她本意是想让朱景之在这个世界等她,不想让他经受这些颠沛之苦。    可朱景之实在太磨人,无论白天黑夜但凡找到机会就要缠她,后来见软语缠人不行,又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歪招,她还没说上两句,他就红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朱殷实在无奈,最终还是答应他了。    二人携手一同来到了修仙界,这个决定,可能是朱殷一辈子最庆幸的决定。    因为他们赶到修仙界时,李玉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本是撑着一口气,拼着把那些敌人消灭,没想到,在最后的关头,他竟然等来了意想不到的人。    只可惜,他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人便晕了过去。    说来,凭着李玉白的能力,即使没多少寿命,可回到修仙界这个灵气充足的地方,只要他想,绝对能争取时间,重新修炼到巅峰,重塑生命。    可惜他仇家太多了,他又实力倒退许多,曾经不如他的敌人自然抓住机会欺负。    李玉白虽然手段多,可他到底只是一个人,总有疏忽的时候,这一次,就是不小心着了对方的道,以至于将自己陷入了危险之地。    好在,朱殷他们来的及时,不仅救下了李玉白的性命,还趁李玉白昏迷之际,将自己的修为全部输送到他的体内。    朱殷本不想让朱景之如此,可朱景之明确表示,他想和她一起从头修炼,也不想一个人孤独的在上世界待着,那样还不如让他死了。    朱殷拿他没办法,而且她能看得出,朱景之是真的不想一个人在上世界待着。    毕竟这一波输送灵力,等他们强行离开修仙世界后,按照修为,朱殷绝对会被送回普通世界,朱景之如果保持原来的修为,就只能回到上世界。    因为这一层考量,朱殷最后到底还是答应了。    只是,谁知两人输送修为过渡,导致他们原定的时间大大缩短,他们甚至没等到李玉白醒来,便被这个世界强制排斥了。    在最后的关头,好在朱殷想起了传音符这种东西,算是留给了李玉白几句告别。    当李玉白醒来时,不仅发现自己修为重回巅峰,而且心中思念的人也不见了。    他心中一阵慌乱,直到最后看见了一枚传音符,捏开后,满脸苦笑。    殷儿,你可知,大哥这些年,一直苦恼的是,为何别的女人很容易宠坏,但你无论如何也不变。    李玉白捏着传音符,回想起少年的打算,他那时那么宠着她,就是希望,她离不开自己。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小少女从来就没有依赖过他,李玉白心里划过失意,或许是他和殷儿缘分太浅,之前那么多年的相处都是他赚来的。    李玉白苦笑之时,忽然在角落的位置,又发现了一枚传音符。    心中一动,当即便激动地上前,满心期待地捏开,却传来一道男声:“大哥,谢谢你,但我终于不再欠你了,从今以后,我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爱着她。”    李玉白听着这道男声,满脸苦涩,却再也没了嫉妒,隐隐还带着欣慰。    到底,他养大的女儿还是妹妹,终究是有了着落。    有那样的人照顾她,他也算真正放心了。    此后,李玉白很久很久一人闯荡着修仙界,先是将那些仇家解决干净,后来带着闲情逸致,踏遍修仙界每一个角落,领略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    直到多年后,他遇见了一对兄妹在雪地里挣扎,哥哥在求着一帮人救他的妹妹,而妹妹这哭着喊着让哥哥不要求别人,她可以坚持住。    李玉白看到这里,整颗脑袋已经蒙了,那双眼睛太像太像……    雪地中,兄妹二人正在绝望之际,一个白衣男子背着剑,慢慢向他们走来。    他风姿清郎,俊逸飘洒,一身白衣,走在雪地里,似乎与周围融为一体。    哪怕多年后,这对兄妹,也无法忘记此情此景,尤其是妹妹风清兰。    她本是红衣闯荡修仙界,后来便学了心中那人装扮,一身浅衣,嘴角时常挂着淡笑。    而且,但凡是她这样装扮,露出这样的笑容,总能轻易得到这人的注意。    风清兰心中清楚,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甚至她猜出自己是某个人的替身。    但是她不在乎,她只知道,从第一眼看见这人,她的心就再也装不下别人。    只要他的眼睛里能有自己,她就知足了。    玄学世界。    朱景之和朱殷重修新世界强制离开后,便被送回到了玄学世界。    过了20年,朱家并没有因为他们的离开陷入漩涡,在老爷子的带领下,发展的风声水起。    并且老爷子在他们二人离开后,开始重点培养了朱允之,大概花费了10年,终于将朱允之培养了出来,最后老爷子便退居了幕后,全面由朱允之掌控。    看到朱家走向一切良好,两人虽然回来了,却没有惊动其他人,只和老爷子和朱三夫人等人见了面,其余的人,并没透露他们回来的消息。    二人大概在玄学世界只待了一年的时间,便来到了隐世界。    朱殷初回到隐世界时,戴森见了,差点没高兴疯了。    他失而复得,本是做了死缠烂打的准备,再也不放朱殷离开。    结果,现在的朱景之可没以前那么好对付。    不仅如此,在二人过招中,戴森非但没讨的了好,反而一觉醒来,被朱景之算计到别的女人床上去了。    那女人痴恋戴森多年,满心欢喜,且家族很有些人脉,戴森被人当场抓包,又有戴长老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他根本逃不得。    最后发展的结果是二人成亲了,虽说戴森是被逼无奈,但是那女人是真心喜欢他的,一辈子都对他有求必应。    后来,戴森虽然没爱上对方,但最后,还是选择了对家庭负责。    当然,不是他突然转性了,而是他看清楚了,那人的心里,根本没自己一点位置。    说实在的,若是朱殷对他有一点感觉,他这辈子,就算是斗不过朱景之,也绝不会让他这么好过,必会闹个鱼死网破。    可那人从来就没正眼瞧过自己,他就算是再闹腾,也不过就是一只只会上跳下窜的猴子罢了。    戴森的放弃,可以说是完全是被动的。    但朱景之却是不管原因,他只认结果。    从修仙世界回来以后,他明显感觉到殷殷对他不同了。    不同于之前长辈的压迫和她与身俱来的责任感,现在她对他是真正将他当做一个男人对待。    朱景之对这个反应欣喜,日子也越过越滋润,二人很快有了自己的爱情结晶,且还是个小公主。    朱殷宠这个小公主宠上了天,惹的朱景之本来十分喜爱的心,到最后反而变成了嫉妒。    是的,听起来不可思议,可的确是事实。    他这辈子,就没见过朱殷这么宠爱过一个人,要星星绝对不会给月亮,就连冷淡的性子,都被女儿转过来几分了。    朱景之简直是复杂无边,他一边欣喜他的女儿能得到朱殷的喜欢,一边又觉得女儿抢走了自己的老婆,造成的反应就是,他越来越喜欢缠着朱殷。    只可惜,老婆有了女儿,就对他淡了下来,这让朱景之痛并快乐着。    当然,这些是偶尔的抱怨,大多数时候,朱景之都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他将要和这个女人共度一生,带着他们的爱情结晶,再也没有比这令令人快乐的事情了。    作者有话要说: 求五星好评,卖萌萌    完结啦,嘿嘿,感谢一路陪伴,我知道有些小可爱真是一路陪伴到结局,么么哒,谢谢,鞠躬!    最后,推荐预收文《从修士到女极品穿书》男主被虐的很可怜,女主就是不喜欢男主,男主对女主的虐待成瘾,又爱又恨那种。    好啦,上正经文案:楚淼淼前世作为修真大能,一不小心穿书了,还穿成了全书最极品恶毒的女配。    仗着豪门大小姐的身份,整日虐待寄人篱下的男主,成为了男主童年的头号公敌!    男主带着怨恨,发愤图强,成为大佬后,第一件事就是干掉楚淼淼的家族。    楚淼淼幸运的穿到了男主的童年时期,不幸的是她与男主的深仇已经结下。    望着两人不死不休的剧本,楚淼淼看着童年时期的男主,顿时笑了。    趁他病,要他命,当然要继续实行虐待啊!    ps:1,阴暗系女主,前期真的虐待了男主    2,男主对女主又爱又恨    3.无原女主。    4,大女主文,苏爽文,不喜勿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