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呢喃, 边沣猛然一颤, 警惕的想睁开眼, 却发现眼皮粘的死死的。    紧跟着, 一丝不太熟悉的信息素味道窜入鼻尖。    边沣此刻脑中一片浆糊, 只感觉朦朦胧胧,却无法推开那一层毛玻璃。    他躺在柔软似棉花的地方,身体也飘飘然,有一抹温度挨着自己,有些温和软绵。    可此刻他和真实隔离开, 无法动弹。    信息素飞快开始在血液中流通。下一刻, 边沣浑身一轻。    意识归位, 瞬间, 四肢百骸感觉到无比的……舒畅?    只是眼睛依旧无法睁开。    等等, 为什么会是舒畅?    这几天有一个新项目, 刚拍下了块地,所以边沣这几天非常忙碌,还要为下个月去一趟C国准备材料。    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压根没有空去找人施放生理压力。    边沣开始思考意识失去前, 自己在做什么。    晚上喝了一杯咖啡。    加班到十一点。    沈如亚先回去了。    自己要在休息室睡觉。    睡之前拿了沈如亚准备好要签的文件……    这一切都没有什么特殊。    然后他就在浴室冲了一个澡……    哦,对了。    出来的时候滑了一跤。    边沣不想承认,他的确加班过荷, 导致有些走神,踩在一趟混合着一点垫泡沫的水里。    应该是砸到后脑勺,就算砸了后脑勺, 根据Alpha超乎其他性别的生理素质,应该无大碍。    可现下有些奇怪,自己不在自己的休息室。    他能感觉得出来。    在思索的过程中,边沣渐渐感到思绪清晰,那蒙着的一层纱瞬间被扯开,顷刻间,明朗了。    猛然,边沣睁开眼睛。    边沣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感觉到舒适,因为他侧头,身边躺了一个Omega。    草莓味信息素以及刚刚感觉到的温软感也是从他身上而来。    那感觉的确是不错,软香可口。    不过这种感觉很奇妙,这个Omega身上的信息素对边沣的吸引程度不仅限于“不错”。    甚至和他的信息素产生了比较激烈的化学反应。    房间里散发着一股子木质香气和草莓味缠绕的味道。    不难看出,之前发生了什么。    边沣处事向来冷静,此刻也没有太过于震惊,而是微微眯起眼,打量起来。    房间是一个小户型的两层Lotf,但是应该经过修整,看起来颇为温馨。    昏黄灯光下,能看到淡色的墙面以及整个房间简约又不失独特风格的装修。    当然,边沣最主要打量的是自己身边的Omega。    他想到了三种可能性。    第一,有人能私闯自己的办公室,看到自己昏倒在地,见色起意,将他带到这里来,并且进行一种神秘的不可描述行为。    第二,做梦。    第三,也是最不可能的,自己进入了某种异时空。    边沣年轻的时候,并非像是现在这么正经,游戏kg开元棋牌游戏_开元棋牌模式_开元棋牌的网站他偶尔还是会看看。只是对他们兴趣不大,而在后来发现这些对自己并没有任何用处后,他非常果断的抛弃。    第一项可能性非常小,边氏的安保系统是边沣自己设定的,下班后,他就会切断所有可入侵入口。    而且有24小时安保人员在站岗。    做梦?    这倒是有可能,可随之否定,边沣的敏锐判断力告诉他自己,这里一切都太真实,和做梦的感觉完全不同。    那就是第三种?    边沣微微皱眉,他第一时间思考的是明早的例会怎么办,而后才想到看看身边的Omega。    伸手去碰在身边的Omega,指尖碰到了他的肩膀。    皮肤很温软,很热,很真实,不是梦。    绝对不是。    边沣眯眼,觉得这个背对着他的Omega,有那么一丝丝的熟悉感。    这个熟悉感很陌生。    碰到对方后颈上的腺体时,自己身上的信息素竟然像是习惯了似得,源源不断的散发出来。    他的身体告诉边沣,你很熟悉对方,至少身体熟悉。    是谁?    此刻,被边沣触到后颈腺体的Omega醒来,哼唧了一下,翻了一个身,胳膊搭了过来,顺势轻轻从侧脸蹭了一下边沣的侧脸。    边沣浑身僵了一下,下意识想推开,但是一瞬间的心软让他没有动,亦或者他想看看对方想干嘛。    那股子甜腻的信息素居然让当下的边沣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自抑的错觉。    肯定,是错觉。    可这种情况信息素压制不住,开始猛然往外冒。    头皮感觉到阵阵酥麻。    从未有过这种情况。    “沣哥,你怎么醒了……?”这个声音,也有些熟悉。    OMega微微抬起头,他眯着眼睛,似乎睁不开,嗓子沙哑,看起来累极了。    很显然,会累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    边沣眼神锐利,这个罪魁祸首他可以当,但是他毫无过程记忆,这就不太公平了。    可当边沣的眼神停留在对方脸上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愣神。    是……向渡?    是又不是,向渡不是这样,头发应该更短,脸没有这么圆,看起来也没有这么乖顺。    可这的确是向渡,至少声音是,脸是。    向渡是谁?    是他好友占易阑公司里的小职员,再往前追溯,就是学校里那件事。    莫名被泼水事件,当时确实生气,不过不至于动手打人,倒是对方那一脸倔强的样子有些令人印象深刻。    这件事其实随着边沣毕业,忙于工作,慢慢消散淡忘,已经不那么在意。    可在某一天,他在占易阑公司重新遇到向渡,不免还是记起。    对他变得有些在意起来,还因为他逗起来很好玩,处处找他乐子。    他不像是Omega那么娇气,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很爽快。    某种意义上,令人羡慕。    现在……    是什么情况?    基于边沣对自己的身体有那么些了解,他现在正处于事后的一个状态。    所以这个情况就很明朗了,自己或许还是自己,身份没有变,可当下的情况却变了。    不知道怎么,自己就和向渡搅合在一起了。    可如果他没记错,向渡不是Beta吗?    为什么是这种甜腻腻的香味?    边沣侧开身体,起身,掀开被子,下了床。    向渡眯着眼抬起头来:“怎么了?”    青年像是对他毫无防备,雪白的脖颈后面的腺体上有咬痕,是标记的痕迹。    锁骨在略微有些昏黄的小夜灯下,显得洁□□巧,上头还有一些不容忽略的印记,不用说,那肯定也是自己的杰作。    这一副令人无法移开眼神的画面,配合着甜腻的信息素,边沣眼神不由得又眯了眯。    信息素居然因此变得欢呼雀跃,他深吸一口气,压抑信息素的狂躁。    “我去抽根烟。”    他看到外头有个阳台,拿着边上的手机,走了出去。    试了试自己的密码,居然没有错,快速的翻了一下手机,里面有沈如亚和家人、朋友的联系方式,还有当下的时间。    距离昨天他在公司撞到头的时间,整整八年。    而他,毫无意外的,看到了自己和向渡的合照,就在手机屏幕上。    他沉默了,略有些不悦。    边沣是一个不会对感情动心的人,他绝对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将手机的屏幕背景换成和其他人的合照。    最关键的是———两人无名指上的戒指。    结婚了,他还在手机的便条上看到了自己和向渡的结婚纪念日……?    结婚纪念日?    所以这是什么奇怪的错落?    自己和向渡在一起八年并且已经结婚。    而看时间,他们刚过完结婚纪念日半个月而已。    记忆力的向渡绝对不是这样的,是一个喜欢炸毛的直男审美青年,有时候逗逗还挺有趣。    但是眼下,向渡像是只小白兔,刚刚还缩在他的怀里。    指尖残留着他的信息素,卧室还散发出草莓味信息素,边沣感到浑身信息素都有些蠢蠢欲动。    “沣哥,渴不渴?”向渡裹着睡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光着脚在地毯上有些刺目。    边沣居然下意识去拿旁边的居家鞋递给他。    回过神时觉得有些奇异。    向渡眼神乱瞄,拿着一杯水猛灌,随便踩上居家鞋。    他今天答应了边沣一件事,不兑现就显得自己太不守约,一点都不大丈夫!    嘤。    事情就在早上发生,因为今天足球的输赢,他俩打赌。    向渡喜欢一个实力不太稳定的队伍。    今天是客场作战,他们输了。    边沣自然赌赢。    他提出:“平常都是你躺着不用动,这次你让我休息一次?”    向渡懊恼,自己特么怎么就答应了呢?    更特么的是,其实就是个该死的陷阱!    可惜自己往下跳,还特么输了,他其实早就知道这场会输不是么!    边沣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放到了边上的木桌子上。    水杯里掺杂了些许信息素的味道,让他的味蕾有些炸裂,居然能感觉到那种迷恋的感觉。    这不像是错觉,自己的身体或许因为时空错乱有了原本不存在的习惯。    突然,脖颈被勾住,身体被扯了一下,稍稍躬身,一个吻迎了上来。    边沣先是僵住,然而他是个ALPha,总是喜欢反客为主。    很快,他掌握主场,轻易将草莓味信息素激得四散开来。    一吻毕。    “有点冷,我们进去,今天输给你,答应你的那啥……”    向渡脸红的厉害,一把攥住边沣的手腕,往里拉。    相续:玛德,好尴尬,都结婚这么久了,怎么就还尴尬呢?    “嗯?”    答应的?    答应什么了?    “嗯什么嗯,你就躺着不许动!”向渡从衣柜抽出一条领带,就将边沣的眼睛蒙上,一把推倒。    边沣挑了挑眉,没有拒绝。    这是要做什么?    他倒要看看。    边沣撑着身体半坐起,领带差点掉下来。    向渡头皮发麻,连忙说:“不许看,也不许动,你给我老实待着!”    边沣瞬间明白他的意思,空气含量中草莓味超标,边沣竟然无法生出拒绝的意思。    甚至非常想要伸手去搂住他。    他依言照做,然后人生有了第一次被Omega主导的体验。    木质气息的信息素散开,竟然毫无保留的被草莓味信息素引导出来,弥漫整个房间。    说实话,这感觉不坏,不,可以说格外的美好。    信息素上,甚至是前所未有的契合。    领带还是从脸上掉下来了,向渡那张白皙爬满绯红的脸毫无保留的出现在边沣的视线中。    眼神难以移开。    向渡汗水从下巴滴落,眼神懵懵懂懂的,整个人恼成了一只河豚:“特么的不许偷看!!”    作者有话要说: 脐橙姿势,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