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市长,这是刚才林秘书长送来的文件。”    上午十点多,赵珍珍结束会议刚刚走到办公室,刚调来的吴秘书就把几页稿子递给她。    明天市里要召开农业大会,届时各县市都会派人参加,赵珍珍作为分管农业的副市长,在会议上要做很重要的发言。    她点了点头,正要接过来看,罗市长身边的钱助理匆匆走过来,说道,“赵市长,罗市长请您过去一趟!”    赵珍珍端起茶杯匆匆喝了半杯水,就跟着钱助理过去了。    罗市长以前在陈友松手下干活儿,觉得有时候陈市长要求太高,而且有些要求太不符合实际,但他从副职转为正职以后,想法和立场突然就变了,他觉得有些事情的确必须要求高,因为你要求十分,手下能准确执行七分就不错了。    “小赵来了,快坐!”    赵珍珍开会做了半上午了,她没坐,而是站在椅子边上问道,“罗市长,您找我什么事儿啊?”    罗市长没有回答,而是从靠墙的柜子里拿出来一罐子茶叶,笑着说道,“这是最正宗的碧螺春,我尝过了,口感特别好!”    赵珍珍接过茶叶说道,“谢谢罗市长,那没事儿我先走了!”说着转身就要往门口走。    罗市长有些无奈,说道,“小赵你站住,我还有事情没说完!”    赵珍珍笑了笑,说道,“罗市长,原来您不是特意送我茶叶的,您还有事儿啊?”    罗市长摇了摇头,说道,“小赵同志,你这工作态度可不对啊,我记得你刚来市政府那会儿可不这样啊,那是你给我写发言稿,哎呦那叫一个认真,那字写得那叫一个齐整!这都是张清松同志把你带坏了呀!”    赵珍珍微笑着没说话,不认同也没有反驳。    罗市长正色道,“小赵,咱们市里的农业都是你来负责,明天专题会就要召开了,虽然你上任时间还很短,但你跟了张市长也有两年时间了,对咱们平城农业的特点应该很清楚了,我是想提前听你说说,明年有没有具体的工作目标?”    说实话赵珍珍以前在当市长助理的时候,就有想法以后要当市长,以及当了市长之后要如何治理所管事务,但在她的计划里,她最早也需要再等三年换届,才能升为副市长。那样的话都已经算是很顺利了。    没想到这个时间提前了三年,她虽然有二十年的工作经验,但调入市政府的时间还不长,尤其是当市长助理才短短两年的时间,现在张市长走了,她接管张市长手上的一摊子,要说一开始心里一点不慌,那是不可能的。    赵珍珍虽然觉得心慌,但手上经管的事情都做得有条不紊,这么着适应了一个多月,她也就不心慌了。    当了副市长之后,肩上的责任更加重了,但也正因为此,一些具体的事情都可以让手下来处理,她只要掌握一个大方向就行了,以前李市长就总是强调,做事一定要有大局观,不要太在意一时的得失,取得最后的胜利才是真正的胜利。    现在她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赵珍珍沉吟数秒,罗市长问得很随意,也很笼统,她拿不准他想听哪方面的内容,就笑着说道,“罗市长,咱们平城的农业发展的一直很不错,无论是农作物还是经济作物,在同级别的城市里,都是遥遥领先的!”    罗市长显然不太满意她的回答,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小赵,关于咱们平城的农业水平,我有一些比较具体的要求,可能现阶段你会觉得有些难度,但我相信,经过努力是可以完成的!”说着,将桌子上的一张纸递给赵珍珍。    赵珍珍接过来就要看,罗市长有点心虚,冲站在角落里的秘书使了个眼色,那张秘书立即说到,“罗市长,马上十一点了,景书记还在等您,现在过去吗?”    罗市长点点头有些抱歉的说道,“小赵,不好意思啊,我先走一步了!”    赵珍珍抬头笑了笑,也跟着出了屋子。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赵珍珍先给自己沏了一杯碧螺春,罗市长这茶叶虽然比不上以前她从张清松顺来的,但也算是很不错了。    喝了一杯茶,靠在椅背上养了一会儿神,赵珍珍将那张纸拿出来仔细看,才看了第一条,她就觉得应该把罗市长的茶叶退回去。    其实她能理解,平城虽然现在各方面都发展的很好,已经成了一个模板,是全国各大城市竞相学习的对象,然而无论是修路工程,农副业发展,商业发展等等这一系列的政绩,单列出来都十分厉害了,然而这些都给罗市长无关。    有陈友松这样的前任,现任再怎么努力也没法超越他的光环。    罗市长是土生土长的平城人,他的政治野心不算太大,以前不太敢想,现在想得比较多,他已经五十岁了,说好听一点是年富力强,说不好听的就是在仕途上没几年奔头了,升上去就是上去了,不然就卡在市长这个位子上了。    罗市长想要政绩,但赵珍珍觉得他有点疯狂了,比如他要求明年平城的小麦亩产量在一千斤以上,玉米在一千斤以上,棉花种植总面积在五百万亩左右。    这些数字咋一看并不算高,小麦亩产量一千斤,若是土地肥沃管理的当,也许能够做到,但问题是,全市的土地约有三分之一是盐碱地和贫瘠的山田,虽然已经经过了改良,但亩产量还是不太高,平均下来别说一千斤了,能达到六百斤就不错了。    罗市长的这些要求,赵珍珍觉得无法完成。    农业会议之后,赵珍珍又忙着整顿市里的商业,厂矿企业这些都属于国家或者集体所有,基本没有什么问题,他们整顿的对象主要是市内的个体商店,现在平城人都知道开店做生意来钱快,很流行个人开店,因为政府有半年的免税期,很多店图方便,要么只办一个工商执照,要么连执照也不办,这当然是不符合要求的。    当然了,具体的工作都是手下人负责的。    一连过了十来天,赵珍珍没有什么反应,罗市长有些着急了,在一次市领导日常会议之后,他将赵珍珍留下了,直接问道,“小赵,上次我给你提的几点要求你都看了?”    赵珍珍笑着点了点头。    罗市长问道,“那你有没有考虑好,为了完成这个目标,明年的具体工作要做出什么样的调整?”    赵珍珍笑了笑,说道,“罗市长,我认为,小麦想要明年亩产量一千斤以上不太现实,玉米也一样,我的想法是,咱们不在亩产量上下功夫,平城山地比较多,特别适合种植各种果树,现在老百姓普遍生活水平提高了,不仅仅要吃饱肚子,还要讲究质量和多样化,水果的需求市场很大,我听人说,这个季节有从南方贩运过来的橘子和香蕉,拉到西郊市场不到八点就被人卖光了,要是咱们自己种植水果,比如苹果梨桃子这些,肯定会特别受老百姓的欢迎,咱们这里也有成功的例子,市郊洪兴公社的草莓养殖,不就搞得特别红火吗?”    罗市长皱了皱眉头,虽然觉得她这个想法不错,但他同时也知道,发展林果业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比如最常见的苹果树,一般种下三年才结果,而现在距离下一次换届也只有不到三年的时间了。    到时他拿不出有说服力的政绩,是根本不行的。    “小赵,你这想法很不错,不过,在我看来,这和提高小麦玉米的亩产量并不矛盾,这两个项目完全可以同时进行!这样,你把你的想法和计划写一个具体的文件,越详细越好,写好就交给我啊!”    这些的文件,是没法让手下代写的,为了磨这一份报告,赵珍珍花了好几天的时间,罗市长看到之后倒没有再挑毛病,只是又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是关于商业上面的。    虽然赵珍珍早就学会了讨价还价,但罗市长也不是以前的罗市长了,即便是讨价,可以商量的余地也不大。    “珍珍!我看你最近瘦多了,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王文广给妻子倒了杯热水,递到她的手里。    赵珍珍一进门就瘫坐在沙发上,她喝了口水说道,“还好,比刚接手那会儿强多了!”    糖糖扔下手里的积木,快速跑过来爬上妈妈的大腿,仰着小脸说道,“妈妈你累了吗,要不要糖糖给你捶捶背?”    赵珍珍低头亲了亲女儿的胖脸蛋,笑着说道,“糖糖这么厉害了,都会给人捶背了!好,你给妈妈锤一锤!”    糖糖跳下去跑了,没一会儿手里多了一个大大的木锤子,她用好听的小嗓音说道,“妈妈,你趴到沙发上,我要给你捶背啦!”    赵珍珍听话的半趴在沙发上,糖糖两只小手挥舞着木锤子,敲法儿毫无章法,深一下浅一下随意的很。    但即便如此,她妈妈也觉得特别特别的舒服。    王文广实在看不过眼,把女儿手里的木锤子要出来,自己给妻子推拿按摩。    赵珍珍这下才是真的舒服了。    “珍珍,你们市政府什么时候放年假?”    赵珍珍回答,“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往年都是从年二十八到正月初八,怎么了?”    王文广低声说道,“珍珍,平时没有时间,咱们趁假期去一趟上海!就咱俩。”    赵珍珍轻笑,说道,“你不是说过,上海的冬天又冷又潮湿,最好春天再去吗?”    王文广噗嗤一声笑了,说道,“咱们两个大人又不怕冷,春天哪有时间啊!”    赵珍珍答应了。    糖糖这小丫头特别机灵,她听到爸爸妈妈在讲悄悄话,支棱着两只耳朵听,因此,她十分不满的再次扔下手里的积木,十分端正的坐在地毯上,一本正经的说道,“爸爸妈妈,我也要去上海!”    赵珍珍正要答应她,王文广抢着说道,“糖糖,上海一点也不好玩儿,我和你妈妈是去工作的,等放了假,你的四个哥哥都回来了,他们会陪着你玩儿的!”    想到四个哥哥,糖糖的心情一下变得好多了,她又坐到地毯上去玩儿积木了。    寒假放假,四个宝都回家了,家里一下子变得特别的热闹。    大宝和二宝的个子又长高了,都在一米八左右,不过,大宝偏斯文一些,二宝给人感觉更加的壮实。    王建国学习也不忘做生意,他去年八月中旬就去了北京,经过一番考察,二宝决定在大学附近开一间服装店,就卖平城服装厂的服装。其实北京也有服装厂,他去看过了,虽然质量也说的过去,但款式真的有点老旧了。    因为有赵玲慧的好眼光,二宝进的货销路都十分不错。    “二哥,这是什么东西啊?”糖糖好奇的问道。    王建国回答,“糖糖,这是照相机,你想不想照相?”    糖糖点了点头。    二宝举起摄像机,立即咔嚓卡擦拍了好几张。    四宝最近半年也长了不少个子,他比以前沉静了很多,看到二宝的照相机提议道,“二哥,你给咱们全家照个全家福!”    大宝点点头表示赞同,说道,“我去楼上书房叫爸爸!”    王文广和赵珍珍坐在正中间,前面是糖糖,后面依次是大宝,三宝,四宝,还有按下快门就迅速跑过来的二宝。    一家人的幸福瞬间被永远定格在了这张照片里,但属于他们的精彩才刚刚开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