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器的骤然动手, 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他与宸王再一次在院中打了起来。    祁同很理智的架着祁和退到了角落,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司徒器与宸王之间的你来我往, 因胶着的场面而异常紧张,都有点忽略了自己手中的祁和。    祁和也表现的很平静, 甚至有点过于平静, 他问祁同:“为什么不把我交出去呢?”    “闭嘴!”祁同狠狠的瞪了祁和一眼,手上的劲儿重新重了起来, 用以提醒祁和, 他现在才是说了算的那个人。    “把我交出去。”祁和再次开口。    “别以为我不敢!”祁同色厉内荏的威胁道。一如他这个人拧巴的性格, 以及这些年的所作所为。祁同真的不是一个好兄长,也没有人规定了当哥哥的一定要是个好哥哥,但同时他也不是一个坏到了骨子里的人。    他顶多就是一个……讨厌的人。    祁和终于可以说了, 他讨厌祁同,在祁同同样讨厌着他的情况下,他真的很难说服自己去喜欢祁同。但他知道如果他们兄弟反目成仇, 真的闹成太子与王姬那样,那么最伤心的只会是在天有灵的祁家主与祁夫人。    但是, 在祁同再一次反水后, 祁和觉得他终于可以不用再继续掩饰了。不用再与祁同维持这段尴尬的兄弟关系,也不用再强迫自己不要在乎祁同过往对他做的那些事。    祁和之前一遍遍的告诉自己,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    但事实是,过去的永远不会过去。    有根刺就这么梗在祁和的心里,他放不下,他知道祁同也放不下, 但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偏偏还要假装心无芥蒂。也许在某一刻他们真的觉得自己可以做到,但后来时过境迁, 时间帮助他们知道了他们做不到。    而因为祁同的这一次举动,他们终于不用再勉强自己了,这真的太好了。    祁和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大方承认你讨厌我,这没什么的。”祁和开始给祁同反向灌鸡汤,“就像我也终于可以承认我讨厌你一样。放过你自己,也放过我自己。让我们当一对互相仇视的兄弟,大启多的是,多我们一对也不多啊。”    “你到底想要什么?”祁同很冷静,他相信祁和不会无缘无故在这种时候开始这样的感慨,说出这些话的。    祁和无辜回望,好像自己真的人畜无害:“为什么我就一定要是想得到什么呢?”    祁同懂了:“你在拖延时间。”    祁和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道:“我真的想不明白,明知道宸王会输,你为什么还要与他合作?”这与四九年投了国民党有什么区别?    祁同也决定对祁和坦诚一点,或者说是对自己坦诚一点:“大概是因为不甘心。”    不甘心看着祁和得到一切,看着祁和功成名就,看着祁和呼风唤雨,而他在隐姓埋名多年后的今天,早已经没有了姓名。更直白点说,就是嫉妒作祟。人是很难会去嫉妒与自己差距巨大且毫无关系的人的,他们嫉妒的往往只会是与自己差不多、又与自己关系相近的人。好比祁同对祁和。    同样是祁家的儿子,祁和却总能在爹娘去后,得到姜老夫人与女天子更多的关注。    后来更是成了什么宛丘四公子,海内留名。    但是,凭什么呢?    “好。”祁和懂了,谁还不能有个梦想了呢,“只是,答应我好吗?下次做梦的时候,找个靠谱一点的合作伙伴。”    “我还有下一次?”祁同嗤笑,眼前这个情况,他能不能活过明天,都在两说之间。    “当然,如果你帮我的话。”祁和道。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在这种危急时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毕竟他还有个师兄谢望在等着他去拯救呢。    书生在这种时候真的很弱鸡。    “呵。”祁同笑的更加嘲讽了,他算是明白了祁和巧舌如簧背后所求的是什么,“你以为我傻吗?”    祁和也不怕被祁同意识到自己的目的,他只是很真诚的对祁同发出了邀请:“所以,要换个搭档吗?我觉得我这个人运气一直蛮好的,口碑也不错,很守诚信,至少比宸王好,好到会让亲哥嫉妒的那种。”    祁同几经挣扎,终还是叹了一口气,无力的辩了句:“都说了,不是亲哥啊。”    总之,祁和成功再次策反祁同。说实话,这真的一点都不应该觉得意外。像祁同这种主意总是变来变去的人,他既然能动摇倒戈,自然也能倒回来,就,在正常人与二五仔之间来回反复横跳。不能说人之常情,只能说是祁同的逻辑自洽,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也不知道是宸王自持武功高强,还是怎样,搞这么一出大戏,院子里竟没有留任何他自己的人,现在就只有他和司徒器战了个难舍难分。    也就给了祁同与祁和机会,一点一点的向谢望挪动。    谢望也很懂的开始配合着自救。    一直到谢望的绳子被解开,宸王才发现了他的计划已经彻底乱了。他想要抽身来控制,却被司徒器给缠住了:“瞧不起谁呢?!”司徒器与宸王水平相当,宸王全神贯注才有可能战下去,一旦分神,结果就是被司徒器偷了一剑,鲜血直,让他再顾不上想什么谢望祁和。    “所以,接下来我们怎么办?”祁同被宸王刚刚那狠厉的一眼吓到了。    祁和与谢望同时回:“等。”    所以,果然还是拖延战术啊。其实也很好猜,祁和自之前被软禁的事情发生之后,就再没有让婢女霜月离过自己的身,哪怕是和司徒器在一起的时候。祁同有些拳脚功夫,但终究也就是比普通人好一点,他能够如此轻松的绑下祁和,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霜月不在。    而霜月去做什么了呢?    自然是搬救兵啊。祁和在门外时,就感觉到了里面的不对劲儿,司徒器去杀人,不可能耽误那么长时间。所以,肯定是出事了。    祁和一直在等的,就是霜月搬救兵回来。    说时迟那时快,不等祁和再多解释什么,脚程极快的霜月,就已经带着人马赶了回来,将王贤府围了个水泄不通。霜月的武功不如司徒器也不如宸王,但是当她帮助司徒器对付宸王时,却会对整个局面产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宸王双拳难敌四手,忍不住大骂了句:“无耻!说好的你我比试呢?”    司徒器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呸,谁和你说好的。”有人不用,他才是傻了好吗?反派才喜欢单打独斗,注定会胜利的主角,往往会选择围殴!    换个好听的说法就是团结。    最终,司徒器以伤了一臂为代价,与霜月配合得当,当场擒获了受了重伤的宸王。司徒器很想一刀砍死这个生命力顽强的神经病,但是他没有办法,因为宸王拼命自救的一句话:“知道我为什么敢只身入京吗?”    因为宸王有所依仗,一如祁和之前奇怪的,为什么宸王显得如此凄凉,身边竟连个帮手都没有。    宸王的人都被用在了更加关键的地方。    新帝、司徒器大哥甚至是王姬和驸马都赶到了,王姬自己都觉得自己简直手贱,但她就是……控制不住的在听说了事情之后,带着驸马来救祁和。    在千军万马之间,不管王贤的府昔日有多大,如今都显得很拥挤且狭小了。    呜呜泱泱的都是人,人头攒动,挥汗如雨,戏精宸王一秒上线,再一次来了劲儿,只不过他这一次并不再是为了求生,而是为了搞事。或者说,他的每一次求生,为的都是有机会继续搞事,而不是认真活下去。    正常人真的很难理解思维跳跃的神经病到底求的是什么。    宸王老实伏法,嘴里却依旧嚣张:“我的人已兵分三路,去联系了蛮族、百越与倭寇,我若死了,他们就会得到大启所有的战略攻防要图。”    “你!”新帝闻湛都不禁变了脸,却问不出那一句“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因为大家好像终于明白了,这应该就是神经病宸王的思路了——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那我们就更不能让你活下去了。”反倒是谢望最为冷静,也最硬气,一个朝廷,绝不能受的就是威胁。不和亲,不割地,也不赔款。这是谢望在历史上的坚持,而这些思想早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了体现。    “什么事情都是可以谈的呀。”宸王的脸上神采飞扬,他不只有个后备计划,他还有个后备的后备,“不要太心急,小谢望。我的条件很简单,我可以死,我也可以阻止我的手下……”    “但是?”谢望并没有着急开心,他莫名觉得宸王接下来的话绝对不是他会喜欢的。    “但是,我要名扬四海的公子和,与我一起死!”宸王还是说出来了,哪怕说完,就被司徒器朝着脸上打了一拳。司徒器是真的一点都没有留手,鲜血与牙齿齐飞,某个角度看去,宸王的脸都好像已经歪了,再不复曾经的惊艳与妖孽。但哪怕是被打成这样了,宸王还在笑着,“这就是我唯一的条件,绝不会再谈,你们可以慢慢考虑,不要着急,我们还有……”    宸王抬头看了一下天:“我们还有好几个时辰的时间呢。若我不放信号,今晚,不管我是死是活,我的人都会动手。”    意识到宸王真的有所安排,他是来真的之后,所有人都僵住了。    不是他们真的准备牺牲祁和,而是好像说什么都不对。有再多聪明人,也不知道该如何破开如今这道局。闻湛不知道,谢望不知道,哪怕是王姬都……在千万百姓、涂灵生碳面前,他们真的开不起这个口。    只有司徒器把心一横,就抽出了刀。他的想法很简单,他才不管什么破局,什么大义,他只要宸王死。而但凡宸王死了,就不会有选择。    “住手——!”最终还是祁和阻止了司徒器。    祁和甚至喊在了司徒器动手之前,因为祁和很清楚司徒器在这一刻的脑回路,以及会采取的动作。    司徒器……也很清楚祁和会有的脑回路。    “今晚之前,我会给你回复。”祁和转身,难得有了一份霸气,对所有关心着他的人道,“这是我的事情,谁也不应该替我作出决定。霜月,看好宸王!”    祁和并没有走远,他依旧留在王贤的府上,只是远离了宸王那个神经病而已。    关上门,祁和才终于……    看向了他不知道何时已经快要走向末尾的回家倒计时,一切都好像是命中注定的,他根本没有选择。祁和甚至开始觉得,也许这就是他穿越一场真正的意义。终于有一点当主角的感觉了呢,只有他可以决定未来的走向。    祁和根本没有考虑过其他选项,他说他需要想想,只是想等着与司徒器话别。    “你不会真的要让宸王那个神经病如愿?”司徒器紧跟着祁和就进了房间,祁和谁都不想见,除了司徒器,他急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就像一只暴躁的狮子,“什么蛮族、百越和倭寇,在我面前都不算个事,我会一个一个拿下给你看!大启也不会死人……”    “不可能的。”祁和打断了司徒器,战争就不存在不死人的情况,“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司徒器的眼睛被逼到了通红,他死死的看着祁和,一字一顿道:“好,那就说句不意气用事的,你要是死了,我也不会活。”    祁和就知道司徒器会这么说:“你不能用你自己的命来威胁我。”    “那我威胁动了吗?”司徒器却很执着。    “你以为这是在写kg开元棋牌游戏_开元棋牌模式_开元棋牌的网站,又或者是小孩子过家家吗?”祁和忍不住对司徒器发了脾气,但吼完他就后悔了,赶忙上前拥抱住了司徒器,怎么都不愿意放手,他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大丈夫生于世,死于斯,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祁和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这些,但这就是他大脑里突然蹦出来的东西。    “我听不懂。”司徒器果断打断了祁和,他也不想懂,“我只知道,世界离开你,太阳依旧会东升西落,大家还是那个大家;但我不能没有你,离开你,我会死。”    “但是我不会死啊,”祁和迫切的希望司徒器能明白,“我只会回家,真正意义上的回家,回到现代,回到那个属于我的时代。也许这么说你不能理解,但我活过一世,在遥远的未来,我一直想要回去。这不是在安慰你,也不是骗你,我……”    “我说的是离开你。”司徒器道,他关注的不是生与死,而是我们永远无法在一起。    “艹!”祁和在司徒器面前骂了一句脏话,这也许是第一次,也许不是,但祁和只记得对司徒器说,“你不能这么逼我。”    “你就没有逼我了吗?”司徒器反问。    祁和与司徒器互相瞪着,僵持,然后,他狠狠的吻住了司徒器的唇,带着一种恨不能把对方吞吃入腹的狠,狠到咬出了血。最后的最后,直至两人气喘吁吁,祁和才道:“这可是你说的。我选择一起死。你敢吗?咱们一起死啊!”    “好啊。”司徒器笑了,很突兀的,又很像是他这个人会干出来的事情,“那就一起死。”    司徒器对于祁和选什么,真的不在乎。    他只在乎他能不能和祁和在一起。    这两个在某一刻脑回路也蛮不正常的夫夫,就这样携手开始了特别积极乐观的与亲友道别之旅。司徒器嘱咐大哥要照顾好母亲,祁和则写了一封信给他远在道观里不知道为什么出家的大舅,希望他能回来送姜老夫人最后一程。    然后,他们又分一分了他们的遗产。    司徒器把他的所有身家,除了用于赡养老母亲以外的部分,都全部给了陈神医,他至今还记得当年欠陈神医的那部分诊金。虽然他大哥接过了账本,但既然他已经活不下去了,不如为大哥减点负担。    祁和也是一样的,在留下了足够安顿姜老夫人和身边仆从的钱之后,他就把剩下的都给了华疾医。名义上是谢他为女天子的付出,实际上大家都懂,是想弥补陈神医擦边球一样的破戒。    钱财这个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对于这一刻的祁和来说,真的没什么意义。    祁和心意已决,谁也没有办法阻止,不管新帝与王姬如何暴跳如雷,祁和都不动如山,他有他的固执。    “你总是这样,你总是这样!”闻湛以前当太子的时候,觉得自己很没用,一心想要当天子,从奸臣手中夺回朝廷;但是,当他真的登基之后,他才意识到他还是一样的没用,他留不住想留的人,也保护不了想保护的人。    “不,未来的你,一定会变得很厉害的。”祁和看着闻湛,很认真的托付,“我和陛下的下一世,还要仰仗于你,能够给我们一个太平盛世呢。”    武帝闻湛,一定可以做到。    祁和与司徒器在与所有人作别之后,就手挽手的准备走进关着宸王的房间,慷慨赴死。    房间外,谢望还在试图和宸王讲条件,想要用自己的命来结束一切。但是没有用,宸王要的就是谢望的痛不欲生,他不要谢望的命。    祁和给了司徒器一个眼神,直接打晕了谢望。    因为祁和很清楚,不管他如何解释,谢望都不会同意他去这么做的,为了不耽误时间,他选择了一条最简单的路。    祁和给谢望写了一封充满歉意的信,希望谢望能够原谅他的自作主张。    房间里,只剩下了祁和、司徒器以及宸王三人,宸王离司徒器远远的,他现在可不适合再与司徒器发生冲突了,那就只有他被打的份。他毕竟不是个受虐狂。    “你想怎么死?”祁和也懒得和这个神经病废话。    “一把大火,不分你我。”宸王明显已经想好了这个壮大的结局,连点火的道具都准备好了,就在房间里,“让我们一起在历史上留下姓名。”    “请!”    三人同时举起了火把,烧的特别有仪式感,面面相觑时,荒诞又搞笑。    祁和甚至有闲心说:“一想到我要和你这样的人一起死,就很不开心啊。”    宸王倒是很开心,在明亮的火光中,他甚至跳起了舞,仿佛被灼烧的不是他一样,他说:“我倒是很开心哦。”    不管祁和相信不相信,宸王自认为他真的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祁和的。    所以死也要拉着祁和一起死。    既满足了自己,又报复了谢望,真是一举数得。    浓烟阵阵,房梁倒塌,在越来越热的大火中,祁和与司徒器紧紧相拥,还不忘问宸王:“你的信号呢?!”    宸王已经燃烧成了一个火人,没一块好皮,他对祁和咧嘴一笑:“我骗你的。”    哪里来的什么蛮族、百越和倭寇,他生是大启人,死是大启的死人,哪怕是神经病也是有原则的。在家国面前,他永远不会背叛。    宸王的人之所以不在,是因为他早就准备好了赴死,提前遣散了他们,不准备再让他们跟着而已。    这辈子,他玩够了。    祁和也咧嘴对宸王笑了:“既然你如此坦诚,那我也和你说个秘密好了,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慷慨赴死吗?因为我们不会死哦。”    宸王不信,但他睁大的眼睛却出卖了他,他真的迟疑了。    祁和是那样的从容,那样的笃定,这无疑不加重了宸王的怀疑:“听说过穿越吗?听说过重生吗?听说过回家倒计时吗?”    一直到忍受着剧痛昏迷之前,祁和都在和宸王对着演。    祁和知道他死定了,他就是不想看到宸王那张得意洋洋的脸而故意说的。他这辈子说过很多谎话,骗天子,骗王贤,到死也要骗一回宸王。    但是,有一句话,却是再真不过,他与司徒器双手紧握,在他的耳边说:“我爱你。”    “我也爱你。”    能和你死在一起,想想也是蛮开心的呀。    然后,祁和的世界就陷入了一片漆黑,他没有来得及看到回家倒计时归零,也没有来得及看到在归零后,他身体发出的比火光还要耀眼的光芒。    ——    祁和再一睁眼睛,就发现自己回到了大学教室的课堂,历史课的教授顾祈年,正在为他们娓娓道来大启的波澜壮阔。    讲的还是公子和的那一课。    祁和怔怔的看着窗外,不知道今夕何夕,也不知道自己脑海里的那一切那到底是黄粱一梦,还是……    直至他看到了浮现在他眼前的回家倒计时,它是如此的熟悉,让祁和毕生难忘。    只不过现在回家倒计时上的字,从倒计时变成了一句——【超额完成任务,赠送买一送一券一张,已自动兑换,请及时查收。】    兑换什么?查收什么?    当祁和有意识的时候,他的身体早已经快于大脑,冲出了教室,跑向了大礼堂最近的卫生间,并在关上隔间门的那一刻,收获了他买一送一的朋友。    一个完好无损,身穿古装的司徒小狗。    “!!!”祁和,要说会玩,还是司徒器会玩啊,身穿,就很牛逼!    “这里是哪里?地府?”司徒器还处在一片懵逼之中,看不懂狭窄的格局,但这些都不重要,他着急忙慌的看向祁和,检查着祁和的身体,连祁和身上的奇装异服都顾不上追究了,只是心疼问着,“你疼不疼?别怕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司徒器最后的记忆,便是他们一同葬身火海,旁边还有个碍眼的宸王,真的很不想和这个神经病死在一起啊!    历史上会怎么说他们?    殉情哪有三个人一起殉的?    祁和:“你就,没什么别的要和我说的?”咱们可是死里逃生啊,你能不能浪漫?    司徒器恍然,紧紧的抱住了祁和,发自肺腑道:“别怕,虽然你的头发都被烧没了,我还是喜欢你的。以及,人死后的灵魂为什么不保留头发?”    祁和:“……”我还是有头发的,只是短了点,谢谢。    ——正文完——    PS:    祁和与司徒器一同从一个卫生间的隔间出来时,不巧正碰到了他的大学同学。    同学一脸震惊,表情好像在说,卫生间play就卫生间play了,为什么还要加上cosplay?真的不是很懂你们这些现代gay诶。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完结啦,历时两个半月,文终于写完啦~    十分感谢亲亲们从开文到现在的鼓励与支持,期待我们下个文能够继续这场每日不见不散的约会鸭~    下面是完结后要说的二三事:    一:关于番外。这次只有一个现代全员番外,15号更新~    二:关于作收。跪求一波作者专栏的收藏啊QAQ戳一下就可以进入了~    三:关于新文。【11月23日】就开文啦~一个咸蛋沙雕文,希望能尽量写的欢乐一点~    文名:《霸霸道道》    一句话简介:可可爱爱。    文案:苏怀瑾,一本传统霸总kg开元棋牌游戏_开元棋牌模式_开元棋牌的网站的主角受。他本应该遇到替身黑莲、挖心掏肾、渣贱失忆等一系列狗血,在99%时苦尽甘来,甜那么1%后结束全文。    霍握瑜,一本坑了的沙雕同人文的主角攻。有钱,帅……但是沙雕。    突然有一天,这两本书融合了,渣攻变成了沙雕攻。    苏怀瑾(面无表情):这个时候他大概会无条件信了反派的合成照片,觉得我背叛了他,开始报复。    霍握瑜:这照片是p的?我怀瑾的皮肤不可能这么黑!    苏怀瑾:???    我们的目标是:好好说话,绝不误会!    传送门:←点击按钮直接穿越雾十十的现耽小甜饼啦,预收一下嘛~英雄~你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摁一下小小的收藏,新文就能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