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屏幕上跳出的胜利两个大字, 所有人都疯了,大叫着抱在一起,又哭又笑。    泉飞驰和宁小天也冲上了舞台。    池暮已经记不清自己都被谁抱过、衣服上的鼻涕眼泪都是谁抹上的。    但他一点都不讨厌, 和队友们一起比赛一起胜利一起哭一起笑的感觉。    久违了。    第五局的MVP理所当然给了Dusk, 爆炸伤害的飞机。    到赛后采访缓解, 主持人按照惯例围绕比赛问了几个问题。    池暮一一作答,说到为什么想到偷家的时候, 他微微一笑:“虽然下去之后韩队长可能会掐死我,但是我必须得说,兵不厌诈, 韩队长你学到了吗?”    后台的韩永听到广播, 顿时咬牙切齿:“啊,池暮你个天杀的!别让我看见你!”    采访走前,台下几个记者终于憋不住开口提问:“池神, 关于前段时间的出柜传言, 您能不能正面回应一下呢?”    “季闫会缺席今年春季赛,是不是和这件事有关?”    “听说季闫主动退出了UK俱乐部, 是真的吗?”    提问如炮轰般向他袭来, 连主持人都看不下去, 正打算结束采访。    池暮眯着眼笑道:“谢谢你们的祝福,我会转告他的。”    主持人和记者:??    “另外,春季赛结束后UK俱乐部应该会有人员变动, 具体请大家关注官博, 这里我就不方便多说了。”池暮说完,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回了后台。    宁小天早已在那里等着他了, 见了他就问:“感觉怎么样?”    其实决赛第四把的时候,池暮的肩伤又开始复发了, 不过他愣是什么都没说,坚持打完了全场。    “没事。”池暮抬起胳膊活动了一下,“有点酸,回去按摩一下就行。”    “我还靠你这个伤员吃饭呢,”宁小天皱眉说,“你可给我悠着点,别真弄残了自己。”    池暮笑笑:“残了好啊,回去让季闫养我。”    宁小天:“……”    行行好,他真的不想再看这两人秀恩爱了!    他沉默片刻,还没说话,就见池暮忽然在旁边停住了脚。    “姐?你怎么来了?”    说实话,在这里看见他姐,池暮还是非常意外的,但意外之余,又有些惊喜。    池妱踩着精致的小高跟,冲他挑眉,高傲的如出一辙:“我怎么不能来?”    宁小天人都傻了。    他也就是在转来UK的第一天,在高层会议上见过这位老板一眼。    池暮刚刚管她叫什么??    “你们……是姐弟??”宁小天还没有从这个惊人的消息中反应过来。    “你不知道啊?”池暮惊讶,“那我肩伤的事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我……”宁小天磕巴,“我以为那个张经理是你亲戚……”    他说的是目前暂替池妱惯例俱乐部的张经理。    宁小天看看池暮,又看看池妱,过了很久终于消化了这个信息,说道:“那你们聊,我先回避一下。”    池暮看着宁小天离开,转头问池妱:“爸妈呢?”    池妱:“没来。”    “哦……”    池暮说不清自己是失望还是什么,总之刚才扬起来的心情陡然落了下去。    “妈出门不方便,这里人太多,他们在家看的直播。”池妱说,“又怕你寄过来的票浪费,就让我过来了。”    “……哦。”池暮偏开头,嘴角微不可查翘了一下。    “很棒。”池妱说。    “什么?”    “我弟弟拿了冠军,我不得夸两句?”池妱突然笑了,走过来摸了摸池暮的头发,“你很出色,我为你骄傲,相信爸妈也会有这样的感觉。”    池暮垂了垂眸。    眼眶忽然有些发热。    原来背后有家人支持的感觉,是这么好呀。    ·    晚上宁小天请大家去外面吃庆功宴,恭喜UK拿到了春季赛冠军。    一起去的还有黑骑战队。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两支战队并没有因此闹掰,反而友谊还更坚固了。    “我操,我是真没想到,你们太狗了!”韩永骂完,又叹了口气说,“不过那把说真的,就算你们不偷家,我们也照样会输……”    只是输的方式不一样,结果也会不一样。    老牌战队输给了今年黑马。    不用想都知道网上会怎么骂他们。    但池暮用这样的方式结束比赛,就给人一种如果他们不被偷家也不一定会输的错觉。    如此一来,责怪他们粉丝甚至还会转过头来安慰他们。    怎么说呢,真不愧是电竞之光……    韩永喝了口酒,笑着想道。    “哎?你们队长哪去了?”黑骑战队有人问道,“庆功宴,MVP怎么不在啊?”    这一提醒,所有人都开始找起池暮来了,但转了一圈也没看见人。    “别找了!”老金放下酒杯,大着舌头说,“人早跑了!你们没发现赛后采访结束就没看见他了吗?”    这里头估计也就韩永反应最快,立刻举起酒杯招呼道:“行了行了,他爱上哪上哪去!我们喝个痛快!”    池暮给季闫发了条短信,然后上了火车。    其实比赛结束后还有一大堆的行程和采访等着他,但池暮就是等不了这么多天了。    再耽搁下去,等季闫去参加PCL,他们的时间就更少了。    从上海到杭州,一共两个小时路程,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还好池暮是睡过来的。    等抵达杭州,池暮连手机都没顾得上看,拿着行李就冲出了火车站。    刚打算在路边叫辆车,电话就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我男友。    “喂,”池暮心情很好地接起电话,“想我了?我马上就到基地……”    “转头。”季闫说。    嗯?    池暮挑了下眉,反应过来什么,立刻转过头。    后面人来人往。    距离他三十米距离处,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    不知道站了多久,也不知道看了他多久。    池暮笑道:“你跟踪我啊?”    季闫说:“你一出站我就看见你了,你没发现我。”    池暮笑容又加深了一点:“那你现在是怎么着,跟我闹别扭?”    季闫沉默了片刻:“没有……我怕我过去忍不住。”    “忍不住什么?”池暮拿着手机放在耳边,一边迈腿朝季闫走去,到他面前了电话也没挂,就这么贴着脸说,“忍不住就别忍……”    话未说完,他就看见季闫垂下的目光微微一动,低头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等分开的时候,池暮都能感觉周围人投过来的视线。    他回味着久违的亲密,没有半点被围观的害臊,旁若无人地说:“季小闫,胆子变大了啊?”    季闫耳尖微红,但还是倔强地没有移开目光,看着他道:“都跟你说了,我忍不住。”    池暮挂了电话,把手机放进口袋,一手拎行李,一手牵起季闫:“我也说了,忍不住就别忍,车停在哪?”    晚上的训练季闫和年海请好了假,鉴于俱乐部内无关人员太多,他俩没有回去,直奔酒店开了间房。    “东西带了?”池暮一进门就脱了外套。    “带了……”季闫抿了抿唇,有些不好意思地从自己包里又拿出一个小包。    池暮接过看了看,满意地点头,“那先洗澡?”    季闫:“好。”    两人一前一后洗了澡。    季闫穿着浴袍从浴室出来,身上还带着里面的热汽儿。    结果一看到池暮,他就觉得自己还能更热一点。    “你怎么……”季闫看着正在照镜子的池暮,脸色迅速蹿红。    池暮扯了扯超短裙,低头摆弄说:“是不是有点奇怪?”    这套cos服他当初是按季闫身材买的,自己穿有点偏大,前襟几乎露了半个胸膛。    池暮觉得好笑,转身对季闫做了个撩裙子的动作,说道:“史上最稀烂的cos,只能让你一个人看哦。”    季闫:“……”    要疯了。    季闫暗暗咬牙,什么话都没有说,期身上前将池暮按在了镜子上。    “我还在想你能坚持多久呢。”池暮抬头迎合他落下的吻,“都说不用忍了……”    两人折腾到半夜一两点,才忍着困意去洗了个澡。    洗完后窝在一个被窝里,池暮枕着他的手臂,说道:“等你比赛回来,我带你去见我爸妈?”说到这,他顿了顿,笑道,“主要是我一个人真不太敢回去……”    这感觉大概和近乡情怯是一样的。    即便池暮知道他爸妈都没有怪过他,甚至现在还支持他,但真正要回去面对他们的时候,他还是有点胆怯。    季闫没有多问,点头道:“好。”    “对了,之前送你的生日礼物看了吗?”池暮问。    “还没……”季闫说,“我想和你一起看。”    “其实我电脑里有备份。”池暮从床上坐起来,“现在看?”    折腾了大半夜,原本还困的不行,但说起这个居然又来了精神。    池暮翻开自己的行李箱,拿了笔记本又爬回床上。    “其实也不算惊喜,都是我一些心里话……”池暮打开视频的时候莫名有点难为情,自己解释了一句。    这是当初他们录制节目的时候,池暮特地让制片人多录的一段影像。    画面开始,是池暮站在镜头前,背景是一块幕布。    没有音乐和其他声音,只能隐约听到池暮的呼吸声。    这样郑重而严肃,让季闫不禁有些紧张。    “季闫,我想了很久,不知道生日的时候该送你什么东西才显得特别。”画面里,池暮看着镜头说道。    “其实我喜欢你挺久了,算是一见钟情,当我知道你对我也是这样的时候,我很高兴,真的真高兴。”    “我知道你小时候经历过很多事情,所以内心脆弱又敏感,也非常没有安全感。”    “所以后来我想,干脆就送你一个承诺。”    “一个承诺,换一辈子。”    “我一辈子都是你的,我们一辈子都要在一起。”    “所以季闫,等你成年,你愿不愿意和我结婚,去美国、瑞典或者任何一个国家,领一张我们的结婚证……”    视频还在播放,池暮忽然感觉季闫在被窝里握住了他的手。    他按了暂停,开玩笑一般说道:“先说好,我这可不是逼婚的意思,你要是不愿意可以拒绝。”    “我愿意。”季闫在他耳垂下亲了一下,“早知道那时候就不买耳钉,买戒指了。”    池暮忍不住笑:“耳钉和戒指只能选一样?你怎么这么抠门?”    季闫埋头抱着他蹭了蹭:“说好了,等我比赛结束后去领证,不能反悔。”    “不反悔。”池暮说。    “那明天去买戒指?”季闫道。    “明天?明天你不是还要训练?”    “早上去,晚上加训。”    “没见过你这么猴急的人……”    池暮说完,自己先笑了,在人家成年的时候求婚,也不知是谁猴急。    不过这样也好,早点把人圈住,他也好放心。    “我爱你。”池暮仰头,在他下巴上落下一吻。    “我也爱你。”季闫说道。    即使重来一回,我也会像现在这样。    追逐你、爱上你。    然后一往直前。    完。    作者有话要说:    国庆快乐!完结撒花!    祝宝贝们过个快乐假期(*^▽^*)    【接下来是广告时间OvO】    1.    隔壁《转学后和校渣组了CP》正在更新,求个收藏,么么哒!    文案:    高二开学,十班转来一位新同学,听说是个经常逃课打架的不良分子。    更可怕的是,他和七中着名刺头姜破成了前后桌。    然而就在众人纷纷以为十班是个修罗场,每天刀光剑影水火不容时    两位大佬同时手滑,点赞了同一个帖子:    《震惊!疑似高二十班两个大佬告白现场高清图流出,点击进入→》    一时掀起轩然大波。    无数CP楼平地而起,喜极而泣的腐女们泪流满面:    早就说这俩不对劲!还对外宣称好兄弟!谁家兄弟天天又搂又抱又亲亲的?呜,都给老子嗑!    隔天,当事人之一终于站出来澄清绯闻——    宁烊:不好意思,澄清一下。没有手滑,是我自愿点的。    众人:!!!    宁烊:有同人文单发给姜破就行,我一般不看,都是他念给我听。    众人:???    CP粉原地阵亡:这也太上头了……XoX。    另一边,人设严重OOC的宁烊黑着脸抢回自己手机,骂道:姜破我日你大爷!    姜破:没有大爷,只有小爷,随时随地欢迎亲的光临~    *中二病晚期校渣攻×能打会撩甜心受bushi    ————————————————    2.    沙雕星际校园文求个预收:《全班都是野兽而我是兔子》    文案:    三岁那年,阮年的祖父给他订了一门娃娃亲,对方是个比他矮比他弱的书呆子    作为一个家族基因超强的大少爷,小阮年坚定认为自己以后会觉醒成星际最高等级的生命体,怎么能有这样弱小的未婚妻呢——绝不!    没曾想十八岁当晚,蜡烛一吹,他头上多了两只毛茸茸的……兔耳朵?!    狐假虎威的阮年开始在学校低调做兔    是个人都比他强,走到哪都围绕着天敌的气息    本能的畏惧一度让他喘不过气来    而让他感到安慰的是,他未婚妻好像觉醒成了最低等的植物系    阮年(拍拍胸口):还好还好,至少我不是最弱的……    结果刚庆幸完不久,阮年惊讶地发现——    他好像对一个植物系的弱草发Q了!    【小剧场】    阮年看着高冷学霸兼娃娃亲对象从面前路过,咽了咽口水,一个猛兔突击将未婚妻堵在墙角!    结果还没发力就被对方天旋地转按进了怀里,    强大的S级费洛蒙扑面而来,汹涌到他暴风哭泣。    未婚妻慢条斯理摘下眼镜,勾唇一笑:是时候让你感受一下什么是真·猛兽突击。    阮年:尼玛的??你居然装草!!    【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