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来二去的, 南屹也把宋星野当成自己的朋友,听说宋星野在医院生宝宝,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替朋友开心, 然后疑惑,不知道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    被追问宝宝性别的宋星野,干脆让南屹过来:「你最近休息吗?有空就过来看看我, 我快无聊疯了。」    南屹很同情他,作为在医院里待过的过来人,尝过那种蹲牢房一般的滋味。    「好的,我可以安排休息过去看你,能带上辰涧吗?」    宋星野:「带带带。」    他这里人太少了, 司寒这个奇葩不允许屋里同时呆太多人。    亲戚朋友想来看他都得轮流安排,严格的跟探监似的!    当然了, 他知道司寒这样做不是吃饱了撑着, 而是紧张他们爷俩罢了。    不过话说回来:「嘶……你现在跟辰涧怎么样?」    都这么久了,那条深海人鱼还没有回海里去?    也没有把南屹拖海里去?    说好的深海人鱼眼里只有繁殖呢?    专家果然都是骗人的。    「什么怎么样?他在我家住,挺好的。」南警官装傻充愣地回道,并不想正面回答这些危险的问题:「那就这么说好了, 明天上午10:00去看你。」    宋星野:「好,我玩手机的时间限制也快到了, 哎, 生个崽比坐牢还辛苦。」    南屹:「哈哈,司先生很爱你。」    宋星野:「你家辰涧也很爱你。」    说到辰涧,南屹看了眼陪他值班的人鱼, 那家伙今天穿着深色的衣服,往鱼缸面前高冷地一站,特别有电影男主角的味道。    如果他不对着鱼缸里面的鱼试图干坏事的话,南屹会更欣赏他。    说到这个南屹就来气,辰涧这家伙,仗着自己的声波可以影响鱼,肆意妄为。    弄得局里十天半月就要换一次鱼。    而大家还以为是饲养技术不过关。    “辰涧。”南屹及时过来,拯救了那几条在水里翻白眼的可怜鱼,没好气地道:“放过他们。”    有什么冲着我来这句话,南警官想了想还是怂着不敢说。    最近,这条深海人鱼非常躁动,三番几次找机会和他亲近。    但是他并没有准备好,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    看得出来辰涧闹小情绪,毕竟在他心里,南屹已经是他的伴侣。    既然是伴侣,就应该交尾,而南屹却拒绝他,抵触他的亲近。    这让辰涧很受伤的同时,可能还有点疑惑不解,为什么南屹不肯让他交尾。    闹小情绪的辰涧,也不会对南屹发脾气,他和以往一样,把脾气发到别的鱼身上。    可南屹喜欢这些鱼,对这些鱼很紧张,并不会眼睁睁看着他把这些鱼吓死。    辰涧的心情就更古怪了,南屹宁愿喜欢这些样貌丑陋的鱼,也不愿意和他交尾。    “它们只是一些无辜的观赏鱼,你何必要吓死它们呢?”南屹好声好气道,主动握着辰涧的手。    “南警官?”身后传来交班女同事的声音。    南屹赶紧放开辰涧的手,辰涧只感到手里一空,而原本在跟他说话的人类青年,也将注意力从他身上转移到了另一个女性人类身上。    “到点下班啦。”女警官英姿飒爽,站在他面前说话:“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要上班呢。”    说到这个,南屹啊一声:“你不说我都忘了,我要跟老张请个假。”说着拿出了手机。    “请假?”女警官说。    “嗯。”南屹按下了拨号,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我朋友前几天生了宝宝,我明天去看他。”    “真的,那太好了。”女生对孩子有种天然的亲近,闻言露出笑容。    这是电话拨通,南屹做了个手势,然后背过去打电话。    这边剩下女警官和辰涧两人,气氛尴尬。    倒不是女警官不想跟辰涧交流,实际上辰涧被带到警局的第一天就引起了全警局的注意。    无论是男警官还是女警官,都被这位深海人鱼先生的颜值惊艳到了。    先不说五官精致却并不女气的脸,光是那一头海藻般丰厚的黑色长发,就足够令人喜欢。    配上模特般高挑结实肌肉流畅的身材,气质拿捏得死死的。    可惜这位是深海人鱼,跟人类物种不同,没法交流。    跟对方搭讪打招呼的人,全都碰了一鼻子灰,纵观全局,也只有南屹能跟他相处。    久而久之,就没有人再主动搭讪辰涧,而辰涧也继续不搭理他们。    深海人鱼虽然喜欢人类,但他们并不贪心,只要一个就好。    这一点还是非常值得人类学习的。    深情痴情而不滥情,足够专一和忠诚。    南屹和张局请好假,转过身来时跟女警官打了声招呼:“林姐,那我下班了,辛苦了。”    女警官挥挥手:“拜拜。”    一点儿也get不到人家在撩他的南警官,拖着辰涧走出警局,时间还早,他对情绪不高的深海人鱼温声:“你想去逛夜市吃东西吗?”    “~”辰涧虽然情绪不高,但还是回应南屹了。    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的南屹,无可奈何,老实说,没有遇到辰涧,他真的是个钢铁直男。    说句难听的话,之所以会答应和辰涧试试看,完全是见色起意。    人类对于人鱼有种天然的向往,想要去接触这种神秘的生物,想要了解他们的强大和秘密。    不过额,再强大的人鱼在中华美食面前,都会流哈喇子。    “海洋里面可没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南屹一边吃,一边贼有心机地自言自语。    坐在他旁边的辰涧动了动耳朵,低头吃得飞快,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到。    从街头吃到街尾,还去了夹娃娃套圈,辰涧是个作弊器,夹娃娃一夹一个准,套圈一套一个准。    吃爽了的他俩,带着一堆战利品,在旁人羡慕的目光下回家。    家里卧房隔壁的那间书房,娃娃都快放不下了。    还有套圈套的大白鹅,南屹笑得合不拢嘴:“这大白鹅你想怎么吃?”    辰涧看陆地上的动物看啥都好吃,听南屹这么说直想摇尾巴,但现在的他是双脚着地,人模人样,眨眨紫眸:“油焖。”    “好的。”南屹有意讨好他来着,态度很好:“那明天给你做油焖大白鹅,你吃了就不许生气了。”    辰涧:“……”似乎正在考虑这大白鹅值不值得吃。    “对了。”南屹突然想起一件喜事跟他分享:“宋星野前几天生宝宝了,我们明天去看看他生的是女宝宝还是男宝宝。”    辰涧:“?!!”    宝宝是个很敏感的词,一下子引起了深海人鱼的注意力,还有嫉妒心。    嫉妒别人比自己早成家立业生孩子,这种情绪不是只有人类才会有,深海人鱼也会有。    而南屹的感知能力,在陆地上跟普通人类没区别,因此没有特别留意到辰涧的情绪变化,摸着下巴道:“我们应该买什么东西去看宝宝呢?”    好像买什么都不适合。    主要是宝宝的父母太有钱了,宝宝什么都不缺。    这些听在辰涧的耳朵里,简直不可思议。    人鱼生产是非常隐秘的过程,除了伴侣以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    在小人鱼两岁之前,更是深居简出,戒备心强。    只要有其他人鱼靠近,立刻击杀。    而人类……竟然可以光明正大地去看别人的宝宝。    “……”    最后南警官没有买什么,拉着辰涧就过去了,只见宽敞明亮的套房,宋星野的伴侣在床边守着,时而弯腰和宋星野说话,时而观察躺在床上的宝宝。    初为人父的两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对人类情绪敏感的深海人鱼,立刻就嗅到了这种名为幸福的气味,令鱼嫉妒。    遵从深海人鱼的本能,辰涧走到床附近就不走了,南屹没有勉强他,自己一个人去看宝宝。    宋星野:“南哥你来了?”声音听起来很高兴,然后赶紧让南屹看身边酣睡的宝宝:“看,漂亮?”    南屹和他们打过招呼,很快就被襁褓里的宝贝吸引住视线,圆圆的脸蛋,皮肤白皙细嫩,小巧的五官已经初具美人胚子的风采,不出所料,将来一定是个好看的……    “额,是妹妹吗?”光看外表真的看不出来性别!    宋星野轻叹:“是弟弟。”    顿了顿:“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变成人鱼。”    南屹正想说什么,突然耳朵动了动,回眸瞅了下不知不觉靠近的辰涧,这家伙显然也在看宝宝。    接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酣睡的宝宝竟然张开了眼睛,向他们展示乌黑的双瞳。    辰涧用声波告诉南屹:“他是纯人类。”身上并没有人鱼的基因。    南屹意外,竟然看得出来吗?    纯人类也很好。    他笑着对司寒说:“看来司先生的基因比较强大,辰涧说宝宝是个纯人类。”    “真的?”靠在床头的宋星野,差点没蹦起来,纯人类?那太好了!这就是他所希望的。    司寒也松了口气,高兴这个结果。    如果只生一个的情况下,宝宝是个纯人类男孩子是最好的。    发现宋星野的宝宝是个纯人类,辰涧的嫉妒心慢慢消退,恢复以前冷清的样子。    毕竟他想要的是人鱼宝宝。    没有基因缺陷,能够在海里生存的人鱼宝宝。    待了没多久,辰涧开始催促南屹离开,大概是人鱼的本能在作祟,他感觉待在别人的产房里,浑身寒毛都竖起来。    南屹便告辞了,心里思考着,今天休假到底,还是下午回去上班?    却突然听到辰涧说:“我想回海里筑巢。”    南屹没有注意别的,他只听到前面几个字,辰涧想回海里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更新番外ヾ(????)?~    今天看了一眼霸王票榜,吓我一跳,原来这么多土豪包养我!    谢谢小天使们!(^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