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玺烙下了一吻, 退开, 深凝着荔枝的黑眸中闪烁着足以摄人心魄的光芒。    懵懵的荔枝在他灼灼的注视下回过神来, 小脸骤然染上了红霞。她想问秦玺为什么亲她,但她又不敢问,就怕会错了意思平添尴尬。    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就像一只娇软可欺的猫咪。    秦玺看着她, 一颗喜欢着她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不问我为什么亲你?”秦玺笑着问。    荔枝微嘟起红唇:“不问,我等你主动说!”    秦玺笑得宠溺又温暖:“嗯,等我从捷克回来就告诉你。” 其实他现在就想说了,但想了想还是觉得等风波平静了再说。他想在个浪漫的日子用极致浪漫的方式向他喜欢的姑娘表达爱意。    臭哥哥!    亲都亲了还吊人胃口。    荔枝在心里埋汰了秦玺几句,明面上也皱起小鼻子恨恨的哼了声。    秦玺被她的可爱撩到,情不自禁的抬手碰了碰她气鼓鼓的腮帮子,低低笑出声来。    “乖, 等我回来。”    “这是桃花苑的钥匙,还有我的银.行卡, 密码是我们一起吃火锅那天的日期....”    秦玺的话让荔枝忘却了方才的暧昧和亲昵,垂眸看向了他递到自己面前的银.行卡和钥匙, 没接,只是懵懵的问:    “干什么呀?”    秦玺凝视着她微敛的长睫,一本正经的回道:“酒店住久了,有点腻了, 就买了这套房子准备简单装装住进来。可我临时要去捷克,回来都12月底了,回来后又要消化这两个多月推延的行程, 估计要到过年前才能歇歇,根本没有时间装修。”    “所以....”玺哥是准备让她替他装修房子?他是这个意思吗?荔枝觉得这事儿比秦玺突然亲吻她还要玄幻,难以理解。    秦玺看着被他绕得晕晕乎乎的姑娘,嘴角的笑痕愈加的深刻。    “所以我想请荔枝帮我装修这套房子,除了你在工作室的基础工资,每天加多一万五的补贴。”    荔枝听到这里,鬼畜似的算起一个月能拿多少补贴。    秦玺见她还是愣愣的看着他手上的钥匙和银.行卡不说话,以为她在犹疑,连忙加大了筹码。    “如果你觉得少的话,我可以double,或者干脆你说多少就是多少,直接从卡里提就好。”    “等我回来后,我再给你买一卡车的爱马仕!”    荔枝听他说一卡车的爱马仕,补贴也不算了,倏地抬头:“不不不,不少不少!一万五很多了,真的。”开玩笑,她的衣帽间已经快爆了,不可能再塞进一卡车的爱马仕了。一卡车?她估计得专门买套房子放....太亏了,她不要!!    “不要吗?还是你觉得我送的爱马仕没有你爸和你哥送的珍贵?”秦玺装出一副可怜样。    荔枝看着他,明知道这狗男人在装可怜卖惨,却还是心软的哄他。    “不是,玺哥送的也很珍贵,但是我的衣帽间已经满了,没地儿放了。”    秦玺听到这话,黑眸骤亮,猛地的灼了下荔枝的心。    “那不要紧,我先借块地给你放。你看看喜欢哪个房间,把它改造成你的衣帽间。”    荔枝:“??”    “这不好....”荔枝虽隐隐感觉到秦玺对她的心思,可他毕竟还没明白的说。还没表白,就让她在他的别墅里挑房间做衣帽间,也太跳跃了?    虽然她喜欢跟他有所牵绊,但凡事都该有个顺序不是?    可秦玺不这么想。    不但不这么想,还理直气壮得很。    他见荔枝一直不接他的钥匙和卡,直接牵起了她的手,把这两件东西塞进了她的手心。    还道:“没什么不好的!这套房子,你想怎么装怎么装,想找谁装找谁装,想添置什么就添置什么。衣帽间装好后,记得买一卡车爱马仕放里面,刷这张卡就行。”    “万一装得不合你心意怎么办呢?”荔枝没可能拗过秦玺,因为她私心里就是想为他分担一些的。现在有了机会,她想为他做些事,等他回来,就有温暖的新家可以住了。    还在离她这么近的地方。    秦玺抬手碰了碰她的脸颊,眉眼温柔含笑。    “不会的,你喜欢我就会喜欢。”    她喜欢,他就会喜欢吗?    荔枝被这句话撩得心儿滚烫,小脸也跟蘸染上了胭脂似的透出嫣红。    秦玺眷恋这抹艳丽的颜色,反复勾勒,迟迟没有收回手。    “还有这个....”良久,秦玺收回了手,从自己脖颈上取下了一根白金细链,链子的末端挂着一对Piaget的Possession旋转戒指。    荔枝看清楚了戒指,僵直的站在原地,忘记了要动要说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玺把链子挂到她的脖颈上。    “你每一次不经意的转动,都是我在想你!”    “荔枝,替我保管好这对戒指。我回来时,要拿它向我喜欢的姑娘表白。”    ....    转眼间,秦玺已经去了捷克两周了。    在这期间,荔枝请到了日本神级室内设计师乔本胜弘给桃花苑做装潢设计,初稿已出,她提供了修改意见,乔本大师正在做二轮修改。    确定后,桃花苑的装修就可以开始了。    秦玺明明还没有表白,除了一句等我回来再无其他。可是在拥有了他的新屋钥匙,银.行卡和求婚对戒后,她的心就像被什么困住了一样,除了秦玺,谁也解救不了。    她也心安理得的将自己的喜好安放到这套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她准备将二楼的两个客房打通,装成衣帽间,把自己和秦玺的衣物全都放到里面。    从此以后,她的衣服会沾染上玺哥的味道,无论她走到哪里,她都会觉得安心。无论他去到哪里,她都会觉得踏实。    他离开半个月,她很想他,也很想像过去一样背着相机跟在他的身后,但是这次不可以。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想让玺哥回来时有新屋可以住。    在这两周里,大抵是因为秦玺迟迟没有出来回应觉得没意思了,网络上针对他的舆论渐歇。除了偶尔带他出场对比拉踩,一切都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秦玺不在,再加之装修的事儿太繁琐,荔枝也很少登陆微博。好在印玺们也已经习惯哥哥神隐站站就会神隐这件事,乖巧的在超话勾搭妹子等派粮食。    ...    “对不起对不起,迟到了!”秦玺离开的第四十四天,荔枝受了夏暖之邀来到了流光餐厅吃晚餐。这一次,她又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如果不是因为她带了电脑可以修改《沐杰》的剧本,她大抵是会尥蹶子走人的。    不过这一切想法全都被眼前的一幕炸成了烟灰。    夏暖和陈笙竟然同时出现了,还当着她的面十指紧扣。    荔枝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们,张张嘴想说话,却是徒然。嗓子眼里就跟卡着石头一般,无论她怎么努力,都发不出任何声音。    夏暖见姐妹这副模样,乐了。她甩开陈笙的手坐到了荔枝的对面,伸手将她的笔电阖上,将她的手包入掌心。    “荔枝,跟你介绍一下我的男朋友!他叫陈笙,你认识的。”夏暖笑着说道,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只因她和荔枝有个约定,谁有了男朋友,对方一定要第一个知道。    所以她郑重的告诉荔枝,想得到她的祝福。    “嗯,知道了!”荔枝在夏暖的话音中回过神来,弯唇笑得开怀。    “暖暖,你一定会幸福的!”    “还有,要好好的待人家。”    荔枝说前面两句时,夏暖感动得鼻酸眼热的,可是下一瞬,感动就全飞了。    暖暖妹又炸毛了:“姐妹,是亲的吗?你怎么不然他好好待我呢?”    陈笙站在一旁乐得笑弯了眉眼。    荔枝没将夏暖的炸毛看在眼里,只是抛了一记我还不知道你的眼神给她,并笑着道:    “你看看你,都这么凶了!还需要我特别交代吗?”    暖暖妹:“....”看看,这就是传说中的塑料姐妹花情谊!!    一阵笑闹后,三个人度过了一段热闹美好的时光。    分开时,夏暖悄悄的对她说:“荔枝,上个礼拜我去浅草寺给我们俩都求了一支签!大师解签时说,二位都是有福的人,都会收获好的姻缘。”    “荔枝,你也会幸福的。”    荔枝笑着回道:“那是当然!”在四十四天前的那个晚上,她的幸福就已经来了。    ....    秦玺离开的第66天,浪漫又甜蜜的平安夜到了。他给她发了短信,说两天后才会回来。    这就预示着,这个平安夜,她还是一个人过。    晚上六点多,荔枝从自己的工作室出来,朝着家的方向慢慢的走。一路上,都在转动秦玺留给她的戒指。    他说,她每转动一次,他就会多想她一点。    她希望他国外度过圣诞的时候多想想她,这样,他就不会孤单,她也不会。    走了约莫十五分钟,她的背脊都泛起了濡湿的热意。不是太舒适的感觉,可她顾不上了,因为宁氏百货高耸的电视屏上突然闪出了秦玺出演的手表广告。    镜头中的他穿着高级定制的西装,头发梳得油亮,举手投足间都是贵公子的优雅骄矜的气韵。    荔枝傻愣了会儿,缓过神来后,连忙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对着屏幕录影。这广告什么时候的?怎么宣都没宣,就突然发布广告??    荔枝高举着手机,思绪一团乱。    “嘻嘻,哥哥真的太帅了!”意外的看到秦玺,荔枝心里美滋滋的,彩虹屁不断。    她沉溺在那条广告里,忽略了周遭的一切。    直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拍他,不如拍我!我没有他帅吗?”    突然听到秦玺的声音,荔枝以为自己幻听了。不过她还是转过身,顺着声音看去。    玺哥?    那个说两天后才回来的男人竟真的出现在了她的目光所及之处。    荔枝看着他,不自觉的将手机握得死紧,漂亮的杏眸中漾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她一眨眼,水雾就凝结成泪珠,从她的眼眶涌落。    “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去揍他!”秦玺提步来到了荔枝面前,竟在人潮涌动的宁氏百货前将纤瘦的姑娘拥入怀中,抱得密密实实。    荔枝靠在他的肩上,哭得稀里哗啦,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秦玺抱着她,用力的揉着她的头发。    “别哭了,哭得我心都碎了。以后再去哪儿,都带着你好不好?”秦玺大概猜到荔枝是想念他了,就跟他想念她一样,所以如是哄道。    “你说的啊,骗人我就打爆你狗头。”荔枝泄愤似的撂出狠话。    “嗯,我说的!骗你就让你爆头!”秦玺失笑道。    “怎么突然回来了?不是要两天后吗?” 秦玺的保证让荔枝泪水渐歇,靠在他的肩头哽咽问道。    秦玺没有直白的回她,只是将她推离了自己的怀抱,径自撩起她披散的长发,取下了他给她的那条白金细链。    意识到他想干什么的荔枝骤然止住了哭泣,小脸微红。    “玺哥,这里....”理智回笼后,荔枝才记起这里是南城核心商圈,今晚还是宁氏百货圣诞大促。    妈哟,她刚都干了些什么呀?    后知后觉的荔枝想劝秦玺赶紧走,眼神还怯怯的往四周瞄,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秦玺的气息就涌入了她的唇齿间。    温柔却炙烫的。    她沉溺在他的温柔里,再次遗忘了周遭的一切。    直到秦玺宣泄了满腔的思念和爱意渐渐收停了自己的吻。    他不在乎有没有人看见,从细链上取下了女戒,送到了荔枝面前。    “荔枝,我爱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荔枝定定的看着他,心里已在狂喊yes,I do了,可面上还是一副高冷的模样:“玺哥,你表白都送戒指的吗?那你求婚准备送什么?”    秦玺将荔枝的娇俏狡黠的模样收入眼底,趁她不注意,就将戒指套到了她右手的中指上。    “你!!!”    “我求婚时继续送!导购小姐跟我说,把戒指套在女朋友的中指上,外人就会知道她名花有主。这样,就不会有人觊觎我的荔枝。”    “觊觎我?那觊觎你的人那么多我怎么办?”说到这事儿,荔枝好气。    可秦玺就等她这句话呢。    她的话音才落,他就将左手伸到了她面前。    “来,秦太,对所有人宣告你对秦玺的所有权!”    妈哟,两小只太甜惹!    接下来,番外就让他们谈甜甜的恋爱!!无脑甜模式开始辽,坐稳!    完结了,萝卜休息几天,下周一开始更番外。么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