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婚礼办得盛大, 仪式现场一些细碎的画面在网上流传开,热议了好几天。    网友先是被这神仙爱情感动落泪,接着婚纱和戒指等众多单品纷纷被网友扒出了价格和品牌, 某宝上很快出现了同款。    喻骁和戚晚本来不想曝光婚礼的相关内容,但网上早已传得沸沸扬扬,他们也不和粉丝玩神秘了, 直接将婚礼的vlog贴上了微博, 顺便给摄影工作室做了一波宣传。    又是全网吃柠檬时间。    爹是戚宴臣,老公是喻骁, 表哥是丁瓒,闺蜜是言檬和楚晗,还拥有能把女生都掰弯的盛世美颜, 戚晚这个女人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试问哪个女生不想成为戚晚!!    刚开始,戚晚在刷微博的时候看见这种评论总觉得大家说的有些夸张了, 其外她并没有那么好,大家只是不知道在成长的道路上她失去了什么。    直到后来, 她得知自己怀的是双胞胎, 她才觉得自己哪里是拯救了银河系,姐姐他妈这是拯救过全宇宙啊!!    孕期满三个月时,喻骁陪同戚晚去医院做定期产检。一切指标都很正常,胎儿健康, 医生指着仪器屏幕说:“检测到了两个胎心。”    戚晚那时对这个还没概念, 问:“什么是两个胎心?”    医生:“就是你怀的是双胞胎。”    戚晚:“……”    一直陪在旁边的喻骁也跟着一怔。    “你是说, 我肚子里有两个?”    医生将检查结果打印出来, 指着上面明明白白的一行小字, “没查错,的确怀的是双胞胎。胎儿目前发育情况良好, 你继续注意调养,多补充点营养,你这身材还是太瘦了。”    “好,我们知道了。”    喻骁接过检查报告,将医生叮嘱的话一一记在心里。    从医院出来的路上,喻骁紧紧握着戚晚的手,两人一路没怎么交谈,脑子里全是医生刚才的话。    回到车里,戚晚盯着检查结果发了好久的呆。    她之前好奇,很多艺人怎么第一胎就能轻轻松松怀双胞胎的,特意去网上查过一些资料。    在非人工受孕、男女双方都没有双胞胎家族史的情况下,怀上双胞胎的概率是非常非常小的。    而现在,就这么突然的、惊喜的,被她遇到了,她到现在都有些不可置信。    可旁边,喻骁已经在打电话通知两家父母这个好消息,心情和她一样是激动而愉悦的,足以证明她不是在做梦。    她想,或许是戚妄在天上祝福着她,让她的两个小宝贝从出生起就互相陪伴着彼此,不会孤单。    喻骁:“妈,我刚才陪小晚到做检查,医生说她怀的是双胞胎。”    “对,你没有听错,真的是两个。”    丁文初的反应和戚晚一样,刚开始有点不敢相信,后来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要喻骁赶紧把检查结果拍张照发给她看看。    喻骁对着报告拍了照,收起手机,发现戚晚一直没有说话,搂过她的肩膀,在她额前落在浅浅一吻,“老婆,辛苦了。”    戚晚慢慢回神,笑了一下,“你这枪法也太准了?不仅一发即中,还是双胞胎。”    喻骁玩笑道:“那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提供的只是子弹而已。”    戚晚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开车,回家了。”    喻骁松开她,发动离合,“不急,我们先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    喻骁一手转动方向盘,一手与她紧扣,故作神秘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市中心的万臣商场门口,喻骁松开安全带,仔细地替戚晚带上帽子和口罩。    戚晚扯下口罩问:“要买什么东西吗?”    “嗯,”喻骁回答:“买母婴用品。”    家里婴儿房的装修已经进入最后的收尾阶段,前段时间戚万臣已经开始四处搜罗给小宝贝的衣服玩具,可如今确定是双胞胎,什么东西都得买两份了。    戚晚:“……”@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可我们都不知道是女宝宝还是男宝宝,怎么买啊?”    喻骁一笑,“那就男女都买。”    打开车门,牵着她的手进入商场。    母婴用品店在商场的二楼,接待的店员很热情,一进门就跟在戚晚和喻骁的身后问他们需要什么,介绍了几句之后发现两人有些眼熟,捂着嘴惊喜地叫出来:“啊——你们是……”    戚晚连忙比了个“嘘”的手势,阻止她引来更多的目光。    “我们就是随便看看,不想被人认出来,我们都低调一点,一会儿让我老公给你签名哈!”    喻骁:“……”    虽然这声老公让他身心愉悦,但就这样把他卖了是不是不太好。    店员头点得比啄木鸟还快,在之后的购物时间里更加热情地给他们推荐。    这一圈逛得时间稍久,喻骁和戚晚挑了两张舒适的婴儿床,又买了一大堆的母婴用品,最后又在宝宝的服装区徘徊了将近半个小时。    戚晚是看见漂亮衣服就控制不住自己的人,怀了孕之后更是喜欢买一些小宝贝的衣服,想象着自己以后小宝贝穿上萌得不要不要的。    而且那些小公主裙也太可爱了!    两人挑来挑去,选了十几套,喻骁嘴上说是男女宝宝的衣服都买,可最后拿到购物车里的,女宝宝的东西明显多过男宝宝的,可见这男人从骨子里就想要个女儿,是个女儿奴。    戚晚问他:“万一生两个儿子怎么办?这些小裙子谁穿?”    喻骁对比着两双公主鞋,回答:“那我们再努努力,争取二胎生个女儿。”    戚晚:“……”    “你还是人吗?我肚子里已经有两个了,你还要我生二胎!”    “我不要,要生你自己生!”    “做你的青天白日梦!”    喻骁:“积极响应国家二胎政策,努力学习科学发展观。”    戚晚:“……”    “你流氓你还有理!”    喻骁笑着握住妻子的手,将最后一双小鞋子放进购物车,刷卡结账。    接待他们的店员在同事羡慕的眼神中完成了签单,就这一单,这一个月的销售任务都达成了,还要到了男神的亲笔签名,简直幸福到飞起来。    在喻骁的细心照顾下,戚晚的孕期总算过得没那么难熬。    到了怀孕中期,她的胃口慢慢回来,身上也渐渐长肉了,丁文初每天带着阿姨变着法地给她做营养餐,有时候她半夜饿了,喻骁也会从床上爬起来给她做夜宵。    怀孕四五个月后,孕肚渐渐明显,戚晚的体重肉眼可见地飙升,以前的买那些衣服都穿不下了。    她也是跟着阿姨整理衣柜才发现自己原来有这么多衣服,很多都忘记是什么时候买的了,几乎是全新的,丢了有些浪费,不丢,等明年上了新款,她估计也不会想着再穿了。    本来想送给楚晗和徐愿的,可她们二人那个身材,估计是穿不上她的尺码的,最后想了想,她给温时念发去了消息。    第二天,小白鹅拎着一个空行李箱来敲门,准备继承戚晚的“家产”。    戚晚望着她那个硕大的、28寸的行李箱,吞了一口口水,“小白鹅,你是准备来我家打劫吗?”    温时念同时也打量着戚晚,瞪圆了眼睛,“小晚姐,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戚晚当然知道她是想说自己胖了,威胁道:“不该说!闭嘴!不然我现在就把你这只白鹅薅了毛扔锅里炖汤!”    小白鹅瞬间噤声,做了个闭嘴的手势。    家里阿姨见有客人来了赶紧准备拖鞋,温时念一边换鞋一边鬼鬼祟祟地向屋里张望,问:“骁哥在家吗?”    喻骁算是她的半个老板,虽然也是给他婚礼做过伴娘的人了,可温时念现在还是有点怕他,要是喻骁在家,她总觉得有些不自在。    戚晚:“不在,他被许炽淮叫去公司了,说是有些事要聊。”    提到许炽淮,温时念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很快又掩饰下去,岔开话题,提着空箱子和戚晚上楼。    温时念:“我带这么大的箱子也不是没道理的,你想啊,你现在怀孕了,不止是衣服穿不下了,很多化妆品你也用不了了对不对?我已经准备好继承你的家产了,请用金钱狠狠地砸向我。”    戚晚睨了她一眼:“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的化妆品全是孕妇可用系列。”    温时念:“……”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话虽这么说,最后戚晚往温时念箱子里塞东西的时候半点都没心疼,没过多久温时念带来的行李箱就满了,戚晚又给她拿了一个。    两人在衣帽间一呆就是一下午,戚晚边收拾东西,边和小白鹅聊着天。@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看网上前两天的热搜,你最近新接拍了一部戏,又是女一号啊,男主还一个当红流量?”    温时念整理着口红,点了一下头,“嗯,我过几天就进组了。”    戚晚:“我就说,你长得这么漂亮肯定能红的。你看,你现在不是混的很好吗?”    “嗯,好像是。”温时念闪烁其词地回答。    戚晚发现她有些奇怪,蹲下身问她:“你怎么了?白鹅被人欺负了?”    温时念摇头。    戚晚还是觉得不对,“你该不会是被导演潜规则了?!”    温时念:“不是不是,没有的事。”    她犹豫了半天,最后有些期期艾艾地问:“小晚姐,你觉得……许总……这个人,怎么样?”    “许炽淮?!”    戚晚看了她一会儿,“你和他……?”    “没有没有,”温时念连连否认,咬了咬唇说:“我就是随便问问,因为之前他总是来我们剧组探班,突然想到的。”    戚晚放下手里的东西,支着下巴想了想,回答:“我和他从十岁就认识了,那时候在大院里他就是一个小霸王,上了高中之后学校女生天天围着他转的那种。”    “怎么说呢,如果说是做朋友,许炽淮真的很义气,他也很有趣,但作为一个异性对象,我劝你不要离他太近,他这人有点危险。”    “危险?”温时念问:“什么意思?”    戚晚:“我印象中,他从读书的时候女朋友就没断过,但好像每一个女朋友的任期都不长。纨绔、二世祖、花花公子这几个词用在他身上都挺合适的。”    她叹了一声,“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找到一个让他浪子回头、收的住心的人。”    温时念默默攒紧了手心,想起许炽淮从前拒绝傅馨是说的那番话。    -------------------------------    随着月份越来越大,小宝宝也在一日日地成长。    戚晚怀的是双胞胎,肚子比平常人大上许多,晚上睡觉怎么躺都不舒服,怀孕进入后期,睡眠质量下降,人也变得特别焦虑、脾气特别差,一点儿事不顺心就会哭鼻子。    每当这个时候,喻骁都会把她搂在怀里,拍着她的背,像哄小宝宝似地哄她。    怀了孕的人总是特别没有安全感,戚晚会埋在他胸膛小声啜泣,一遍遍缠着他说爱她,就算以后有了宝宝,心中最重要的人也永远是她。    终于度过了漫长而煎熬的十个月,离预产期不到一周,戚晚在家人的安排下进了帝都最权威的医院待产。    卸货那天,全家人都赶来了,连戚老太太在家都坐不住,一定要来手术室外守着。    戚晚阵痛得厉害,开指又比较慢,浑身痛得打颤,汗水浸湿了衣衫,揪着喻骁的袖子一直哭一直哭。    喻骁舍不得她吃这个苦,和丁文初商量之后,决定给戚晚打无痛。    无痛分娩这个技术在国外其实已经很普及了,只是在国内运用的并不广泛,好在戚家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不存在认为无痛是对孕妇身体不好的传统观念。    打过镇痛之后,戚晚终于觉得自己活过来了,开指开得差不多,被医生推进了在产房。    战斗了两个小时,两个小宝宝不舍得再折腾妈妈了,乖乖地钻出了妈妈的肚子。    医生:“女孩是姐姐,出生时间11点05分,体重6斤1两,弟弟出生时间11点15分,体重6斤9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