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凉的月色,夜以过半。    破旧的公堂内,正上方还悬挂着“正大光明”四个大字,而鬼魂却站满了整个大堂之内,挤得密密麻麻,水泄不通,让魏若水都不禁头皮发麻。    当地的县官姓归,这个姓不常见,却让人不禁想以此物形容他。    真是个王八蛋!    魏若水衣袍一掀,几人顿时换了位置,被审者坐在了公堂之上,审问者却跪在了公堂之下,不敢抬头。    捕快们看着自己家跪在地上的大人,慌乱而无措,纷纷惶恐不已的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抬头看着正上方一脸冷漠的女子,黑暗中隐隐的烛光照得她宛如一个女修罗,让人不敢大声喘气。    “归大人,你既能认出此剑,想必也知道它代表的意义。上斩昏君,下斩佞臣,先斩后奏……”    魏若水眉头一挑,缓缓的说道,带着几丝威胁,一字一句都让下面的人胆战心惊。    地上的几人微微颤抖一下,心里慌成了一片乱麻,几个捕快的心里更是崩溃的喊着:完了完了完了,这下是真的完了,今日怕是就是我们的死期了。    你问他们为什么不反抗?    笑话,魏若水和乾荒大人自晖王一事之后,三年游历吴国,所破案件不断,什么凶险大事没有见过?    但凡是经过的地方,皆一片安宁,无人敢再犯,你以为只是靠的他们的破案能力,才得以平冤昭雪的吗?    归大人不太明显的擦着脑门上的汗,偷偷抬头看了眼魏若水身旁的乾荒大人,接收到凌厉冰冷的视线之后,又再次颤颤巍巍的低下头来。    那令人一听就腿软,没有任何反抗想法的名号,多半还是来自于魏姑娘身后的那个乾荒大人。    他是吴国有名的酷吏,更是之前大理寺刑罚的总上司,每个案件真相查明之后,魏姑娘便会退出,而乾荒大人则负责判决刑罚。    那刑罚……有时候是一个人宁愿去死,也难以承受的痛楚。    你以为没人考虑过逃跑吗?    可魏姑娘的武功,你以为全天下几个人能打过?数十人捕快在她手里不过是玩笑,何况还有着尚方宝剑在此,放肆者死。    因此,几乎每一次都是如此,只要魏若水和乾荒大人亮了尚方宝剑,那就意味着完了,等判决,与其逃避,不如乖巧坦白,还更来的痛快一些。    但是自己杀了那么多人……还拐走了他们两个的公子,若是自己说出所有罪状,那刑罚?    不不不,绝对要比死还要可怕许多。    大堂之下的归大人一下子卸了所有的力道,绝望的跪在地上,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不能说,绝对不能承认,哪怕认罪也不能全认了,要是坐实了,自己这辈子肯定比死还要惨!    他深知,今夜大概率就是他最后的死期了……    然而,有着两位小公子的陪伴,还有那一牢房的孩子,黄泉路上,他也不吃亏,死就死,绝不能说!    而另一边的地牢内,乾小秋好不容易制止了所有小豆丁的往上扑,才堪堪停稳了自己的身子,摇摇晃晃的整理了下散落的头发和凌乱的衣服,他缓缓的叹了口气,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背着手,看着一排小朋友,无奈不已。    “你们……被关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几个小孩子亮晶晶的眨眨眼,看着他奶声奶气的声音,心里软软的,脸红的蹭了蹭自己刚才指下的嫩滑,内心欢喜,乖巧的回答。    “三日了”、“十几天”、“半月有余”、“三个时辰”……    叽叽喳喳,像是争抢糕点的小麻雀一般,让乾小秋皱紧了眉头。    这些孩子年龄都并不太大,因此,也并不知道自己被关在这里是要做什么,懵懂无知的同时,一窍不通,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    但是,光是看这些孩子最多都不超过半个月之久的停留,乾小秋大概就能判定,多半自己现在是落在了人贩子手上,买卖之间,销量还挺好,而他如今应该就是被关进了卖之前的储存地方。    几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跟着他傻笑,颠颠的跟在他屁股后面,让乾小秋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那……你们被关在这里这么久,为什么不偷偷逃出去啊?”    乾小秋突然问出了一个令人无语的问题,让空气里短暂的一滞。    “因为……门上有锁啊。”    还是角落里的一个小丫头弱弱的回答了他,然而,看他的视线却如同看一个长得好看的傻子一般。    乾小秋无奈的憋闷了一口气,终于体会到了自己每次看老爹时,他的内心感受。    转过身看着门上的铜锁,他扒在门上的木栏杆上,用力的伸出半个脑袋看向左右,似乎周围并没什么人巡逻的样子,微微安心。    “这里……你们知道有多少人看守吗?”    乾小秋再次小心的问道,带着一丝不确定性。    果然,几个娃娃都是一脸茫然的模样,摇摇头。    乾小秋再次叹了口气,脑子转了转,眼睛一亮的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子,顺着走廊用力的抛了出去。    石子顺着牢门飞出去,落在地面上跳了几跳,一直蹦跶了很多次才在远处停了下来,石子与地面碰撞的清脆声音一下子打破了走廊里的寂静,一阵声音之后,渐渐的,又回归了安静的环境。    “有人吗?”    乾小秋疑惑的挑了挑眉,大声的喊道。    身后的小豆丁们都被新来的小朋友的胆子吓到了,微微后退几步,忌惮的看着门外。    然而,令他们惊讶的却是,没有任何人的回答,夜色安静的,仿佛没有人烟一般。    乾小秋了然的笑笑,将自己手上的银镯拨弄了几下,从大丽花的花蕊处缓缓的抽出一小根铁丝来,迈着小短腿得意的上前,紧紧握住了铜锁。    身后的孩子们好奇的凑了上来,看着乾小秋熟练的动作,不禁怀疑道。    “你们家……难道是小偷?”    身后的孩子惊疑不定的打量着他,有点吃惊。    本来以为这穿着应是大家公子,原来是比较富庶的小偷之家吗?    “啪嗒”一声,门锁被乾小秋熟练的打开,刚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便听到了身后的疑惑,差点没吐出一口血。    “不是!当然不是了!”他慌张的反驳道。    “那你为什么会开锁?”    “对啊,为什么会开锁?”小豆丁们附和道。    “我是……”乾小秋卡壳了两下,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其实,他开锁的技能是跟着母亲偷偷学的,至于母亲为什么会开锁……他还真没有想过……难不成,自己母亲之前真的是小偷?    不不不,不可能,母亲一直是打压犯罪为己任的,怎么可能去亲自干犯罪的事情?    乾小秋脑子混乱了几下,索性挥了挥小肉手,“哎呀,你们管那么多干嘛?你家住海边儿啊?还想不想出去了?快,小声点!”    于是,乾小秋浩浩荡荡的带着自己刚收的小兵们偷摸摸的溜出地牢,顺着梯子往上小心谨慎的爬着,推开顶门,看了一圈,确定没人之后,才敢挥手让孩子们一起钻出来。    一个个的冒出来之后,乾小秋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处于一座书房内。    而且,看着摆设,这人的家世还不算低。    此时的大堂内,归大人早已经被胡嘉打的血肉模糊,趴在老虎凳上,浑身冷汗的咬着牙坚持着,承认着所有的杀人过错,却死咬着没有藏起来任何孩子,乾小秋的下落什么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魏若水早已经怒不可遏,为人母的怒气包裹着她,让她早已经没了耐心,抽出尚方宝剑就想要直接砍掉归大人的脑袋,却被乾荒冷静的拦了下来。    “归大人,你何必敬酒不吃吃罚酒呢?半夜审鬼,罪状早已经清晰明了,我儿子和芜城丢失的大多数孩子都是在你手里,只要你将他们放出来,我便饶你一命,可好?”    乾荒低声的说道,带着一丝妥协的意思,看的旁边的胡嘉微微一愣。    这是胡嘉第一次看到大人跟别人服软。    也是唯一一次。    而且,还是因为小公子。    “哈哈哈哈哈哈,”趴着的归大人丧心病狂的笑着,“饶我一命?你乾荒即使饶人一命,也多的是生不如死的方法,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孩子?孩子早就被我卖了,你这辈子,都别想找着了!”    归大人恶狠狠的说道,带着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无赖感,看的堂上的几个人都不禁握紧了拳头。    正僵持间。    “父亲?母亲?”乾小秋惊讶的从堂后露出了一个脑袋,脏脏的从后面迈着小短腿进来,身后还跟着数十个小萝卜丁。    “珍儿?”“小秋?”    一阵凌厉的风闪过,乾小秋只感觉自己眼前一花,便被一个紧致的怀抱紧紧搂住,像是抱住了整个世界一般的慌乱和满满的,失而复得的欣喜。    本以为是母亲,抬起头,却没想到是自己素来没什么表情的父亲。    “爹?”    乾小秋有点尴尬的推拒了两下,感到些微的难为情,却又被紧紧的搂紧,险些要抱得他喘不过气来一般,他隐隐的感觉到拥抱他的人在颤抖,轻微的,却明显至极。    手指一滞,乾小秋没有再推开身前的人。    魏若水闪着泪花的站在身后,看着紧紧抱在一起的父子两人,总算是落下了悬在半空中的心。    芜城的拐卖儿童事件,足足用了半月才解决完毕,救出来的孩子都送回了各家,连之前的儿童也都找了回来,拐卖者和买者都受到了惩罚,又修书一封快马禀告给了圣上,这才渐渐的落下帷幕。    而乾小秋的聪慧,在不知不觉之间,却被渐渐的传了出去,名声越来越大,在长安百姓的议论中,更是险有第二个神童的趋势。    半夜,魏若水再次不确定的询问着乾小秋,“真的……不用母亲陪你睡吗?你不害怕了?”    乾小秋认真的点着头,一脸执着,“是的,我已经是个大人了,不需要你的陪伴,快回去,快回去!”    魏若水皱着眉头的被推出了房门,塞回了乾荒的怀中,无奈的望向自己的丈夫。    “真的不用?”    “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不用!”乾小秋认真的说道,表情无比成熟。    一脸欣慰的魏若水蹲下来用力的亲了下自己家宝贝儿子的额头,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缓缓的笑了。    “珍儿长大了,真厉害!”    然而,她却没注意到身后乾荒跟乾小秋得意的一个眨眼,如同暗号一般。    “好了好了,珍儿没事儿的,你就放心。”    乾荒柔声又劝了好几句,才把魏若水说的放下心来,缓缓的和他出了门,回了另一间房。    房门被缓缓的关上,乾小秋迈着小短腿关上门之后,站在门口,背对着房门无奈的笑了两声,小声的说道。    “才不是因为你,哼,只是……我想要弟弟妹妹了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乾荒和魏若水的故事由此就正式落下帷幕了。感谢一直陪伴到此的读者小天使们,爱你们。    此文完,下一本开《全长安等着我登顶》。喜欢的宝贝们可以点个收藏支持一下哇!    以下文案:    姜慕青,一个当代登顶的美妆奠基人,一不小心穿进了全民娱乐的古代。    家贫,无钱置妆以存?没事儿,我自己造。    选秀,无才扬名立万?没事儿,咱不在乎。    可是,谁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全长安的选秀代表团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一不小心成为了全长安的希望,    从皇帝到街头百姓皆盼着我登顶。    咋办?硬扛呗!    可这位导师,这位公子,这位众小姐公子朝圣的古代顶级爱豆,    你能不能先把手从我腰上放下来?    身担全长安城的希望,导师却硬要和我炒cp?    他步步为营,层层欺压,她逃无可逃,被困在怀中。    全长安城磕糖嗑到飞起,而姜慕青却只想说:“蛇精病啊!!!你离我远一点!”    希望爱的小宝贝儿们收藏一下,啾咪!绝对甜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