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激动八卦的人走了, 孟停依然向窗下看着。    荆星阑从工厂里走出来后,围在木澍濡身边的人也一哄而散, 荆星阑还没走到木澍濡面前,木澍濡就朝他飞奔过去, 拉住他的手。    连他都能看出这个动作有多熟练, 荆星阑熟练地回握住他的手,另一只手在木澍濡的眼尾划过, 距离这么远, 也能感受到他手上的温柔。    他的手,或许是因为接触最多的是冰冷的机甲,一只是冷硬的。孟停曾“不小心”碰到过, 被强硬地甩开,那个力度他至今难忘。    两个男人牵着手走路总是不合适的,木澍濡从荆星阑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但又有些不舍得放开,趁着没人注意,飞快地在那只手上吻了一下。    他假装什么事没发生, 可有人难以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木澍濡被荆星阑拉到身边那棵大树下。    茂密低垂的枝叶挡住了孟停的视线, 看不到他们的上半身, 只能看到他们交错的腿脚。    孟停狠狠地闭上眼睛,身体里烈火疯狂燃烧着, 炙烤着他的骨血。    或许是因为要订婚了, 这周末机甲工厂难得休息, 孟停和很多人一样离开卡丽星球,来到他资料上的户籍星球。    在一座寻常的院子外,孟停刚想进去,门口发出急促的警报声阻止了他的脚步。    大门被从内打开,有个带着手套和仪器的人出来,把孟停身的监测器取出,带回房间处理。    荆星泽在他身后出现,一副了然的神情,“我这个堂弟果然不是记不住教训的人,有防备才是正常的,没有这东西反而让人担心。”    荆星泽对孟停伸出手,孟停动作缓慢地把手放入他的掌心,被他拉入院子里。    通过层层检测,孟停跟着荆星泽来到的房间,放着一个简易手术台,有个医生正等待着他们。    “孟停,以前你是荆星阑的助手,是荆星阑实验室除了荆星阑权限最大的人,可以抓住漏洞带违禁物品进去,现在你没权限,他的工厂明显也升级了,想带它进去连安检都过不了。”    孟停看着到那个手术台,眼神沉静,“你想把这违禁缝进我的身体里带入机甲甲工厂,只要我有权限进入工厂,人身安检远没有物品安检那么严格。”    “放心,不会疼的。”    孟停笑道:“荆星泽,不管怎么说,我曾经也是你的未婚夫。”    “我为什么能成为你的未婚夫呢?”孟停盯着他看,不需要他的回答,“因为你谁都不爱。”    谁都不爱,所以和谁结婚都无所谓,只要这个人能给他带来利益。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以为你喜欢木澍濡,你待他和谁都不同。”孟停笑笑,“后来,你竟然答应了机甲大赛的事,至他的安危不顾,我才知道你的喜欢太淡薄了,你谁都不爱。”    “或许说你的喜欢抵不过要按死荆星阑的强烈决心,你为什么那么恨他?只有他和老爷子能让你这么不淡定。”    “因为他影响你成为荆家这一代最优秀的人了吗?”    荆星泽向后靠在椅子上,手指抚摸着一把手术刀,眼里倒影着冰冷的刀光和温暖的灯光,冷暖交错,双唇没有开启的迹象。    孟停想到那个雨天,淋湿的荆星泽看着他说:“好可怜。”    他笑了笑,躺到手术台上。    荆家老爷子说是来看孙子,其实他来这里做的最满意的事就是敲定了荆星阑和木澍濡的订婚日期。    他看视频就觉得木瀛不好说话,没想到是这样的不好说话,自己在这个看起来比他年轻太多的人面前,莫名气势就弱了下来,不过,在他的坚持下,主要是木澍濡的支持下,订婚日期总算很满意,看来木瀛对他们也是满意的。    他哪里知道,这个看起来比他年轻太多的人,其实比他大好几百岁,在日期上妥协让步也不是对他们满意,其实他非常不满意,只是怕儿子罢了。    十天,订婚来得如此猝不及防,整个卡丽星球都忙了起来,尤其是机甲工厂。    荆星阑说当天要100万的机甲,还缺少70万。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机甲工厂存在这么久,不管别人出多高的价格,荆星阑都没卖出一个机甲了。    或许,前一阵机甲工厂突然招聘这么多人,把他们招进来就是为了这百万机甲订婚?    压力太大,狗粮成吨成吨地压在身上,压力能不大吗?    机甲工厂忙得热火朝天,杨煜也忙,要参加荆星阑和木澍濡订婚的人太多了,这其中大多数都是大人物,而木澍濡和荆星阑都不想很多人来,要怎么拒绝,怎么接待安排就让他头秃。    头秃是头秃,脸上的笑可是很灿烂,和木瀛完全相反,如果说木瀛现在就像是把女儿嫁给地痞的父亲,他就像是给儿子娶老婆的父亲。    只有木澍濡什么都不用做,他每天除了种种花,喝喝茶就没什么好做的了,现在连种花都不用大规模地种了,所以他成了最清闲的人。    订婚地点就安排在木澍濡求婚的场地,这里经过扩张已经变成了一个公园。    订婚这一天来了很多人,包括很多记者和主播,卡丽星球的每个人都在关注着,卡丽星球之外的人也有在关注着。    除了记者在报道,主播在直播,卡丽星球也专门开通了直播,在订婚开始之前,就开始直播这里的场景。    直播的小机器人坐在仙鹤身上,是大家熟悉的首首,直播刚开始就收到了一大波表白,但它很敬业,没有任何表情,一本正经地直播着。    直播镜头先在订婚场地走了一圈,这里的一花一草热烈地绽放着,这里的每个人(除了木瀛)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这里的每个机甲都代表着守护和威慑。    也算是官方直播,首首也是直播最早的,现在订婚还没开始,只有它在直播,直播间里的人数在飞速上涨着。    首首乘着仙鹤慢慢上升,直播镜头里出现一个机甲,到一整片望不到的机甲大军,震撼的人头皮发麻,它们在这里,没有任何人能做什么。    就连寒乾和木瀛也不能,后悔了要带木澍濡走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荆星阑是怕别人抢婚吗?】    【你干嘛鸭,笑死我了,又不是结婚,抢什么婚啊!】    【我刚才都要吓死了,震惊到说不出话,看到抢婚笑出声哈哈哈,脑补出一出狗血剧情。】    【啊哈哈期待啊,来一出星际大战般的抢婚,刺激!】    面对一堆的哈哈哈,首首依然呆呆萌萌地不为所动,仙鹤依然在飞升,直播的视角越来越高,看清了整个求婚场地,再向上升,不止是求婚场地,卡丽星球很多耳熟能详的地方都出现在直播之中。    然后,首首开始下降,捕捉卡丽星球其他地方的镜头。    度假村里,一位穿着制服帅帅的小哥哥,正在给每一位顾客送上鲜花。    植物乐园里,有一个小男孩正在给一个小女孩提着洁白的裙摆,他们手中捧着一捧小花。    高空之上,很多仙鹤口中衔着鲜花成群结队地飞过来。    镜头来到最远处的机甲工厂,这个神秘的机甲工厂,外人还是第一次见,不由地好奇首首能捕捉到什么镜头,一定像其他地方那样,充盈着喜悦。    显然这次他们猜错了,订婚仪式在即,机甲工厂的一处竟然有很多血,和刚才的气氛格格不入。    观众惊呆了,催促首首快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镜头推近,更是惊呆了直播间的观众,有个人从身体里掏出什么,然后开始缝合身体上的伤口,不知道是不是有麻药,他不觉得疼,脸上的笑看地特别渗人。    不管直播间的观众怎么惊呼,首首是始终很安静,它的身体自动扫描那个物品,显示出的结果让每个了解的人都犯憷,他们大喊着让首首快阻止这个人。    就在这时,那个人好像也看到了窗外的首首,他的脸清楚地映在直播镜头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伴随着一声巨响,直播戛然而止。    观众们都慌了,尤其是经过科普之后。    他们想到之前那场轰动星系的爆炸,整个星球几乎都毁了。    现在卡丽星球上有那么多重要的人,他们都开心地等待着一场喜事,他们究竟是会经历什么?    让星际人寻到遗落古梦的卡丽星球会变成什么样?    观众们纷纷去给参加订婚的人发消息,给他们星博发私信,给他们的亲友留言,一股恐慌弥漫开来。    他们不想那个美丽的星球被毁掉,哪怕他们永远也无法住进去,那代表着生机和希望,是他们对母星的念想。    那上面的人也不能出事,他们创造了这样一个美好的星球,还原了他们的梦,还研究出了让植物存活的方法,他们不能有事。    不止是他们,还有很多重要的人都去参加订婚了啊。    现在他们才知道,他们心里其实有多喜欢,有多向往卡丽星球,看着美好被毁灭有多残忍。    【我要哭了,怎么办?】    【一定不能有事啊,卡丽不要有事,木木不要有事,他一定正满心期待着订婚呢呜呜呜。】    【那个人究竟是谁啊,要死你一个人去死啊啊啊啊!】    【大家快去看,有个卡丽星球上的主播开直播了!】    “刚才卡丽星球发生了一场爆炸。”安东直播间里的成万地涌入观众,他看不清弹幕是什么,但他知道他们想知道什么,所以一遍遍地重复他的话。    “爆炸的是机甲工厂,我们都听到了巨响,但没有一个人受伤,不知道卡丽星球采用了什么样的防护措施,也太厉害了。”    “但是,听说荆星阑的机甲工厂被摧毁了,哎,那个超级机甲工厂啊,每个机甲师的梦,也是荆星阑一辈子的心血啊。”    听到人没事,提心吊胆的观众们松了一口气,再听到机甲工厂毁了后,又开始问详细情况,他们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谁这么丧心病狂,想毁掉一个星球,毁了一个机甲师所有的心血。    安东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实际上他们都不知道着怎么回事,因为那边被封锁了,除了卡丽星球的几个人,谁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    杨煜在这里安抚众人,让大家稍安勿躁,他们正在调查究竟是怎么回事,目前还没发现任何伤亡,订婚还要继续,荆星阑和木澍濡马上就到了。    这么多人等着,不得不叫回所有的机甲工厂的人调查,没多久卡丽星球公开了一个震惊全星系的视频。    视频中的两个人大家都很熟悉,一个荆星泽,一个是刚才首首的直播中的那个人。    “孟停,以前你是荆星阑的助手,是荆星阑实验室除了荆星阑权限最大的人,上次可以抓住漏洞带违禁物品进去,现在你没权限,他的工厂明显也升级了,想带它进去连安检都过不了。”    “你想把这违禁缝进我的身体里带入机甲工厂,只要我有权限进入工厂,人身安检远没有物品安检那么么严格。”    “后来,你竟然答应了机甲大赛的事,至他的安危不顾,我才知道你的喜欢太淡薄了,你谁都不爱。”    “或许说你的喜欢抵不过要按死荆星阑的强烈欲望,你为什么那么恨他?”    两人的每一句对话都揭示着让人难以置信的真相,让人瞠目结舌。    想到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想到昏死之际被人人喊打的荆星阑,群情愤怒,一个个疯狂地@军盟,让他们给一个解释。    为什么军盟会有这么丧心病狂的人,还在高位之上?    他才是恐怖分子,这样的人怎么能留在军盟!    为了安抚众怒,军盟顾不得其他,立即宣布荆星泽已被革职待审,至于换了一张脸的孟停,他们可能寻不到了。    【当然找不到,他还能活着?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在这场爆炸中伤亡了。】    【荆星阑实惨,一个是最信任的助手,一个是堂哥,被冤枉这么多年!】    【不用审了好,证据已经这么明显了,太恶毒了,换张脸都要拉着荆星阑死。】    【对不起,我当时也骂人了,谁能想到事情是这样的。】    【太可怕了!这种人就该早点死,尸体都不要找了!】    【肯定找不到了,荆星阑好不容易起来,又损失了一个超级工厂,要气死了。】    要气死了?只有寒乾知道,他不仅没被气死,这可能还是他一手主导的。    谁都没注意到,机甲工厂所有的机甲都在订婚现场,里面的员工也来参见订婚典礼,或者在照看机甲,这么大的爆炸竟然没有伤亡,也没有一个机甲被毁。    半个小时之前,孟停看到了那个坐在仙鹤上的小机器人,小机器人正把镜头对准他,孟停心里一慌,不知所措时,那个小机器人竟然自己关了直播。    小机器人乘着仙鹤穿过窗户飞进来,孟停紧盯着他转头,看到了门口处的荆星阑。    本该准备订婚的荆星阑,在空荡荡的工厂里,不知道看到了什么。    孟停张口,却不知道该称呼他什么,而荆星阑对他的称呼一如既往,他说:“孟停。”    “你怎么知道是我?”孟停怀着他都不明了的心情问。    荆星阑没必要回答他这个问题,他让首首放了一个视频。    看到那个视频后,孟停疯狂地摇头,“不可能!监测器被荆星泽发现了,没人能通过荆星泽的防线!”    荆星阑很淡定,“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星际办法,天衍大陆有很多办法。    “再过半个小时,西蒙星系所有人都会看到这个视频。”    他这样波澜不惊,孟停终于想不明白了,他哈哈笑起来,“荆星阑你早就认出我了,你太恨了。”    “你那么讨厌荆家人,荆老来你怎么会放行呢?一定是你请他来的,网上还那么详细地报道荆老很开心,多满意,是你故意放出去的。”    “你故意用荆老来刺激荆星泽,他能接受荆老不满意他,却接受不了他不是荆老最满意的孙子。”    “你故意用订婚刺激我。”    “你故意周末放假。”    “在我这样的时候,你还要利用我,绊倒荆星泽,我在星际早就没有立足之地,你还要……”    “你以为那样就完了吗?”荆星阑打断了孟停,他没时间在这里听他的长篇大论。    “还不够吗!我被星盟机甲大赛委员会除名了,我声名扫地再也无法做自己的机甲了!”    “这才算什么啊。”荆星阑轻笑。    孟停看着荆星阑,好像不认识他了一般,腿脚颤抖着忍不住后退一步。    荆星阑不该是这样的,他表面冷漠,其实内里是一腔热忱,不该是这样轻笑着,眼神如淬了毒一般。    “你知道我被废了有多绝望吗?你知道濒临摧毁有多恐怖吗?”    “你知道我在卡丽星球的第一年是怎么过的吗?你知道猪狗不如是什么感受吗?经历过这些,你还指望我像以前一样?”    “这些都不重要。”荆星阑走上前,手指捻开那带血的白色晶体,让星系人惊慌失色的恐怖材料,他认真地把玩着。    孟停又后退了一步,荆星阑不是这样的,他眼里的恐惧让荆星阑笑了起来。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你在机甲大赛上是在作什么吗?你知道你上伤害的是什么吗?”    荆星阑把一块晶体交给他身体的一个机器人,重复了那句话,“相比之下,这才算什么啊。”    “这次,不枉我教导一场。”    孟停猛然睁大眼睛,明白了荆星阑要做什么,他刚才想到的根本不算什么,正如他虽说的,现在的荆星阑绝不会这么轻描淡写的。    他惊恐地大喊,“荆星阑!这不是你耗尽资产,费尽心血建造的吗!”    荆星阑冲他笑笑,好像又在说这算什么啊。    他消失在孟停不知道的地道中,留下的那个机器人,在孟停惊惧的注视中,将荆星阑递给它的那块白色晶体扔进实验台。    荆星阑出现在寒乾的视线中时,他身后的爆炸声正好响起,那个被无数人向往的机甲工厂灰飞烟尽,和里面的人一样。    但荆星阑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眼神让寒乾都愣了一下,寒乾才发现,他一直没有真正地看透荆星阑。    寒乾看着他向订婚场地走去,打开光脑,看着网上的讨论,心情复杂。    不到一个小时发生的这件事,震惊了全星系。    经过这件事,星系人们发现他们不能接受卡丽星球被毁,那将是全人类的损失,他们爱卡丽星球,不能接受她被破坏,把卡丽星球捧上独一无二的高位。    星系人更爱木澍濡,更爱卡丽星球上的其他人,他们为西蒙星系带来了生机和希望。    星系人对荆星阑充满愧疚,同情他的遭遇,同情他艰难地爬起来又被毁了心血,一边安慰他,一边去军盟讨一个说法,不仅是处理荆星泽那么简单。    寒乾复杂地看着荆星阑,他真的损失了什么吗?    上空中的寒乾一直看着他,荆星阑一丝一毫的表情都尽收眼底。    寒乾手中微动,想要做什么,就在这时木澍濡出现他们的视线里,密切注视着荆星阑的寒乾,因为他细微的变化收回了手。    荆星阑眼里死的暴烈,在接触到木澍濡那一刻,融化成生的温柔。    寒乾又想起荆星阑那句最重要的话,“你知道你伤害的是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