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上人为何那样!    余子昂第一次见巫白, 是在街上的惊鸿一瞥。    那会儿他刚跟家里吵了架。    他爸非要他回去继承家产。    二十出头要跟一堆人精打交道,而且他连对象都没有, 可能要在公司忙几十年,他当然不乐意。    最重要的是, 他上面还有个哥哥!    于是他效仿他哥跑路了。    正是那时候, 看到了巫白。    巫白就在街上慢吞吞的走着, 跟街上行色匆匆的人格格不入。    但显然是处在他自己的世界里, 十分悠然。    余子昂很是羡慕。    又觉得巫白很好看。    但也仅仅是如此。    直到后来再遇上,他的小公司初具规模,一堆人去庆祝。    他喝了点儿酒,见有些员工不是很自在, 便借口有事提前离开,让他们记他的账。    不过他没立刻走。    立在饭店外面,抽了根烟。    在叫代驾和打车之间犹豫了一下,干脆自己先散了会儿步。    饭店旁边几十米, 是个大商场。    门口外是广阔的空地。    趁着夜色,摆摊的、玩儿滑板的、散步的皆有。    余子昂就是在这时候看到巫白的。    他觉得巫白有种魔力。    能让他一眼看到。    巫白在摆摊。    面前是一排玻璃缸,装的都是乌龟。    还竖了块儿牌子——只卖有缘人。    余子昂挺像上去试试的。    不过毕竟一条活着的生命,他现在整天忙的脚不沾地, 自己都照顾不好, 更别提乌龟了。    他在旁边看了一会儿。    脚都站麻了。    巫白只卖出去了一只, 剩下来问的都被他拒绝了。    他还摸着乌龟在小声说话。    余子昂看到巫白的嘴巴动了动,    但是隔得有点儿远, 他听不清说了什么。    他真可爱。    余子昂心想。    “先生……”旁边的女生突然递过来一个单子。    余子昂听见声音, 随手接过,希望她赶紧走。    他一双眼睛都落在巫白身上。    女生继续道,“还有微信也要加一下。”    余子昂这才收回目光,皱了皱眉,把传单还了回去。    “先生你感兴趣的话就加一下,微信里都是健身的知识,不会有其他消息的。”女生坚持不懈道。    这话反而提醒了余子昂,他把传单接了回来。    打开了手机。    两分钟后,他拿着手机站到了巫白面前。    把传单递给了巫白。    坐在小板凳上的巫白抬头,一脸茫然。    余子昂把传单往前递了递,不大好意思道,“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巫白摇头,慢吞吞道,“不,我不需要。”    一旦开了头,余子昂就没那么拘谨了。    因为不继承家业,导致他爸给他生活费也缩了一半,现在他公司的投资大半都是他自己拉来的。    不厚脸皮怎么行?    余子昂蹲下来,右膝盖压低,可怜兮兮道,“我被家里赶出来了,身无分文。这个是老板给我的机会,如果你不收的话……”    他恰到好处的停了一下。    巫白仔细看了下余子昂的面相,伸手接了过来。    这人是个福泽深厚的人,有经常做好事,那他帮一下也可以。    他鼓励道,“你以后会很厉害的,加油。”    余子昂满脸感激,掏出来手机,“微信也要加一下。”    “你放心,里面都是健身有关的内容。”    余子昂顺利的加上了巫白的微信。    同时为了维持自己的人设,总会从健身房的微信那里偷几张图片发出来。    仅巫白可见。    这么过了半个月。    他便跟巫白道谢,说自己升职了,要请客。    巫白拒绝了。    余子昂也不气馁,在巫白的每条微信下刷存在感,后来摸出来套路,就邀请巫白来看乌龟。    约三次就能见一次面。    越接触越是喜欢巫白,他很纯粹,似乎只对乌龟上心,但是对其他事情也看的十分通透。    偶尔反应慢半拍,也十分可爱。    他又开始苦恼着该如何更进一步。    直到巫白发朋友圈,    说要卖掉他养的乌龟,二十万。    余子昂立刻转账。    然后才给巫白打电话确认。    巫白在那头叮嘱道,“那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它啊。”    “放心。”余子昂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而他把乌龟接回来之后,也确实好好养着了。    直接给它建了一个龟池。    就盼着巫白什么时候来看一眼。    然后感觉他这个地方不错,顺势住下来。    余子昂想的很美好。    然而自从他买了乌龟,就再没戳动巫白过。    连他哥都嘲笑他,说巫白加他就是为了卖乌龟。    余子昂十分气愤,断然拒绝了他爸给他分一半子公司。    余大哥只好又给他出了一堆追人的主意。    勉强挽回了余子昂的心意。    余爸也趁机立刻分了子公司,带着自己老婆满世界旅游去了。    余子昂揣了满肚子的追人法子,但是无处施展。    直到巫白好友找上门,他才立刻把人迎了进来。    来找他的是老金,“余先生,我这边现在有二十万了,能把那只乌龟先买回来么?”    “巫白不能来么?”余子昂失望道。    老金说着话,眼睛看向一旁的乌龟,“他不太方便。”    余子昂想了想,还是坚持道,“除非巫白来,不然我不能卖给你。”    老金急了,“你卖给我,我回头就让他来见你行不行?”    余子昂怀疑,“那你先给他打个电话。”    老金愁的皱眉,“你先把乌龟卖给我……”    不然他上哪儿变出来一个部长!    余子昂仔细观察了他的神色,又注意到他频频看向乌龟的目光,冷着脸下了逐客令。    “你回去,我是不可能卖给你的。”    老金走后,余子昂叹了口气,看向石头上趴着的乌龟。    “阿白他真是太单纯了。这个朋友一看就是不安好心,趁他不在就想把你买走。”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把你交给其他人的。”    巫白缩回脖子,同样叹了口气。    掉头往相反的方向走。    余子昂又把他捞了回来,“你也觉得我说的对是不是?”    巫白忍不住怀疑起来,他哪儿赞同余子昂的话了。    但余子昂显然不这么觉得。    他单方面的宣布自己跟乌龟站在了同一阵营。    这个想法,在霍退提出要买乌龟的时候,更加坚定了。    当晚,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巫白让他把乌龟卖出去。    余子昂醒来,立刻让人定做了防弹玻璃缸,把乌龟装了进去。    玻璃缸不大不小,是个长方形,最长八十厘米。    对一只乌龟来说,绰绰有余了。    但是高只有二十厘米,塞不下人。    因为做大了玻璃缸,没办法来回搬动。    余子昂干脆直接把缸嵌在了墙里。    什么自动喂食、换水还有报警的东西,都在一边。    巫白气的都不从龟壳里出来了。    余子昂摸着玻璃,“不是我不想让你出来,是他们都想暗算你。”    巫白在心里回。    想暗算我的只有你!    他趁着余子昂午睡,又入了次梦。    余子昂醒来,正沉思着,接到了霍退的电话。    他心中确认了一件事。    霍退在他印象中,是一个何等靠谱的人。    连他都想要这只乌龟——    那更不能卖掉了。    余子昂当着巫白的面打了电话,又起身去看他。    巫白气的在水里冲他怒竖爪子!    这个憨比!    等他出去就把余子昂关鱼缸里!    关一辈子!    余子昂对他的怒气一无所知,手指隔着玻璃碰了碰他的爪,心软的一塌糊涂。    “你在感激我么?”    果然他的选择是对的。    巫白重新缩进了龟壳。    余子昂笑了笑,“害羞了?”    巫白气的龟壳颤了颤,但没出来。    他怕余子昂再开口。    但余子昂还是说话了。    他遗憾道,“如果你会说话就好了,可以帮我和巫白说些好话。”    巫白:!    说好话?    今晚他就暗鲨余子昂!    当晚,巫白在余子昂的梦里对余子昂一顿爆锤。    不过也不算一顿。    他打到第三下,就被余子昂摁住了。    余子昂也不打回来,只是扣着他的手,坐在一边叹气,“你每天进我梦里也好。”    “我已经好久没见巫白了。”    巫白怒,“我就是巫白!你连我都认不出来!”    余子昂自然不信,“他才不是这样。”    巫白快气死了。    他平时当然不这样。    “别生气。”余子昂见他怒的脸红,轻声道。    巫白神色稍缓。    余子昂继续道,“你生起气来,就不像他了。”    巫白深吸了一口气,出了他的梦境。    他不想再看到余子昂了!    偏偏他待的地方就在余子昂的卧室。    余子昂第二天一起床,就来找巫白了。    他感慨道,“我没把你卖出去果然是对的。第一天晚上的巫白,是他伪装出来的。昨晚上就露出马脚了。”    巫白从龟壳缝里看他。    满脸冷漠。    转天,余子昂又对他道,“我之前戳破了那个巫白是假的,他昨晚就没在我的梦里出现了。”    巫白气到自闭。    但他不可能在这里待一辈子。    于是巫白开始绝食。    绝食的第三天。    余子昂疑惑的在巫白面前点开手机,而后恍然大悟。    “你要进入冬眠期了么?”    “最长七个月?”    巫白感觉龟生绝望。    好在天无绝龟之路!    一个月后,余子昂要给他换最新款的玻璃了。    虽然这个契机让龟生气,但确实是唯一一个能离开的机会。    他也顾不上什么不能让人类知道有妖怪的条约了。    余子昂被他吓到才最好。    于是,趁着余子昂给他换玻璃的时候,他就大变活人了。    余子昂连工人也不大相信,因此换玻璃的工作是他亲力亲为的。    等他一转身,看到巫白,立刻满脸惊喜。    巫白冷笑,当着他的面又变成了乌龟。    然后再次变成人。    他做了以前最想做的事情,对余子昂竖起来了中指。    “余子昂,你梦里出现那个人就是我。”    巫白等着他痛哭流涕,追悔莫及。    余子昂在他的注视下,脸上蓦地红了。    “你就是那只乌龟啊。”    巫白点头。    余子昂扭扭捏捏道,“那我在梦里……”    他摸了巫白的手!    还抱了巫白!    看巫白的目光渐渐危险,余子昂只好咽下了这话。    改口道,“那你这些天,岂不是天天看到我的**?”    他洗完澡换衣服之类的,也没逼着乌龟。    巫白举起了拳头,“余子昂!”    余子昂被他打了两下,脸上反而越来越红。    还偷偷撩起来了家居服下摆。    巫白,“……”    艹!大意了!    他不是攻击流的妖怪,最强的是自己的壳,爪子又软也没什么力道,打人根本不疼。    巫白收回手,开始骂他。    “你就是个憨比!”    “嗯嗯。”余子昂点头。    “我觉得院子里那个龟池太小了,你觉得呢?”    巫白冷笑,“我觉得太大了,回头定制一个鱼缸把你装进去,跟你一样大的最好。”    余子昂憋了半晌,小声道,“要放你卧室么?”    “余子昂!我要买杀手暗杀你!”巫白气的快破音了。    余子昂这回不敢说了。    其实他很想告诉巫白的,以巫白二十万把自己卖掉的样子,不太有能力请得起杀手哎。    巫白后来也想到了。    他绞尽脑汁,想到的唯一一个能报复余子昂的办法,就是不搭理余子昂。    可灵气复苏,人类里也出了能修炼的。    人妖之间的界限,渐渐开始模糊。    有些人也有机会知晓了这个世界的其他存在。    余子昂凭借钱砸进了S市的妖怪内部。    巫白气的不行。    偏偏拿他没办法。    几年之后。    余子昂整个人越发成熟,也变得十分稳重。    像是因为当年的事情而迅速成长了一般。    巫白不得不承认,余子昂正常的时候,还是很吸引人的。    而且龙初初那边又开始卖能延年益寿的药草了。    他便松口决定跟余子昂试一试。    在一起一周年。    余子昂依旧温柔体贴,还准备了一个十分浪漫惊喜的求婚仪式。    巫白便答应了。    跟余子昂领证结婚,住到了一起。    婚后不足半月。    巫白提起了之前的事情,“你当初真是快气死我了。”    余子昂跃跃欲试道,“我修了一个水下玻璃房,就在你那个龟池下面。”    “你想的话,我可以去住几天。”    巫白满脸震惊。    余子昂小声鼓励道,“你也可以人形在里面游的,我不介意。”    “余子昂!”巫白气的脸都红了。    怎么能想出这么不要脸的主意。    婚后半月,巫白打包行李回了妖管部。    又半月,余子昂成功的把人接了回来。    只是每隔一段时间,余子昂就忍不住原形毕露。    巫白也成功的进化了好几个阶层,最后已经可以面不改色的掏出自己的龟壳,让余子昂跪下来冷静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