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宿长风站在街头, 脚步有些犹豫。    在星空中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年轻议长此刻表情纠结,眼神有些困惑。    他看着街上走着的奇装异服的人类——或者是那些有意识的、像是星兽一样的动物们, 实在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走在他面前的常洵回头, 笑了笑, 拉起他的手就往街上走。    “这里就是破妄界最繁华的主街!”常洵拉着宿长风左右看看, 口中解释道, “破妄界身为主系统世界,这里居住着所有的任务者, 我是属于开荒类型的任务者,还有维护世界主线、改变世界发展之类的任务者。你身为我的家属,以后也可以选择一个你喜欢的任务种类, 或者干脆和我一起做开荒。”    宿长风被街边一个小摊吸引了注意力。    小摊上摆着各形各色的袋子, 像是锦囊一样,摊主正在使劲地往袋子里塞着东西,可那小小的袋子仍旧没有任何鼓起来的迹象,像是不管怎么样都塞不满一样。    宿长风只在个人终端的储存空间中见过这样类似的功能。    摊主对他笑了笑, 又对常洵道:“介绍一下?”    一看就是认识了。    也是, 这个破妄界看上去人并不多, 连启明星其中一个城区的人口都未必能够达到,是一个占地广阔却又人口稀少的空间。    “我男朋友,”常洵指着宿长风, “咳, 刚来, 我带他看看。”    闻言, 摊主了然,直接从摊上随意拿起一个锦囊递到宿长风的手中,道:“见面礼见面礼,以后常走动哈!”    宿长风愣了愣:“……谢谢!”    突然从科技占据一切的星际世界来到这里,宿长风还是有些不适应。    只不过……    一想到这里才是常洵真正落脚的地方,他就释然了。    他可以和常洵在这里拥有一个他们自己的家。    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了。    常洵也和摊主道了声谢,他们叙旧了一下,常洵这才再度拉起宿长风的手继续左右逛逛。    宿长风刚走没几步,从前在星际世界长年漂泊的战斗习惯让他对目光格外敏感——有人在用不悦和敌意的眼光看着他。    他下意识便停下了脚步,朝着目光传来的方向看去。    是个看上去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不过这个所谓的主世界似乎没有生老病死的存在,所有人的外表都在二十几岁,根本看不出真实的年龄。    看着他的男人同他目光相撞,却一点也不闪避,而是用着更为不悦的眼神看着他。    宿长风:“……”    不对,他似乎根本没有见过这个人啊?    常洵拽了拽他的手,这才发现他停下了脚步。    “你干嘛?”常洵这句话刚问出来,似乎循着他目光的方向,也看到了那个带着敌意的男人,“哦……”    宿长风脱口而出:“你又认识!?”    “当然啊!这是负责维护主系统的其中一位程序员,他叫——”常洵的介绍还没说完,这位主系统维护员便缓步走到了她们面前,对宿长风伸出了右手。    “你好,主系统维护员,我叫乔越。”    目光仍旧是有些不悦。    宿长风满脸的莫名其妙和困惑,他同样伸出右手,同这位乔越握了握手,嘴角轻笑:“乔维护员,我们……认识?”    若是在星际世界,宿长风可能直接就给他来个精神力攻击试探。    可这里毕竟是常洵生活的地方,他将所有的锋芒都收敛了起来,颇为小心。    可这看似不可察觉的温柔和细心却没有隐瞒成功,常洵牵着他的手动了动,手指在他的手掌上轻轻地挠动。    他的心上人凑到他的耳边,轻声道:“你不认识乔越,不过他认识你……”    说到这,常洵笑了笑,热气在宿长风的耳廓上绕了一圈,却将他的心绕得死死的。    他听到常洵又说:“噗,你是不是觉得他对你有敌意,但是你又不好在我生活的地方试探?”    宿长风:“……”    好,是的。    他无奈地点了点头。    常洵这下居然也不在他耳边小声了,而是清了清嗓子,用着不高不低的声音道:“咳,敌意嘛,我能理解。你和‘噬’的存在基本在主系统那里的判定是病毒,你就是一个病毒头子,这家伙是负责清除病毒的程序员……”    宿长风:“……好的,我也觉得敌意能理解了。”    乔越丝毫没有任何尴尬,他瞥了宿长风一眼,对常洵说:“你不是说你的系统在分世界损毁了吗?过两天来主系统这边领过一个新的,顺便带你的伴侣做个登记,再见。”    话音刚落,乔越便转身离开,似乎对宿长风这位“病毒头头”嫌弃得不行。    眼见着人越走越远,宿长风这才转过头来,同常洵相视一笑。    他突然抬手,用力将常洵一拉,拉到了自己的怀中。    常洵靠在他的肩上轻哼一声:“还在街上,你干嘛呢?”    宿长风低头,轻轻地咬了一下常洵的耳垂。    怀中的人微微一颤,抬脚就狠狠地将他踩了一脚。    宿长风却一点反应也无,似乎感觉不到痛一般。    他温声道:“他那么讨厌我,却又不得不接受我,当初你回到这个破妄界,应该做了不少的努力才争取到现在?”    他只感受到怀里的青年微微一僵,便知道自己说对了。    他在星际世界等了常洵一年。    但这一年对常洵而言,也许并不仅仅只是在身为主世界的破妄界醒来这么简单。    宿长风轻声笑了笑,将常洵抱得更紧了一些。    “常洵,我说过的,我会给你一个家,一个平时只有做饭洗碗起床睡觉,有时间就遛狗逗猫的普通的家。”    ——两个月后。    常洵看着烧成炭的鸡肉,眼角抽了抽,脑袋有些疼。    他的新系统还嫌不够,在他的脑海中四平八稳地说:【宿主,经过检测,鸡肉内部不健康含量过高,不可食用。房间内烟雾颗粒超标,已经通报破妄界消防卫队。】    常洵:“……”    说好的他来做烤鸡!    谁能告诉他,谁家用铁锅做烤鸡的???    离开了星际时代的机器人,宿长风这家伙就连基本的烤鸡都不会了吗!?    鬼才信了他说的“一个平时只有做饭洗碗起床睡觉,有时间就遛狗逗猫的普通的家”!    逗宿长风还差不多。    他揉了揉额角,恶狠狠地盯着烧焦的锅底和锅中放着的黑色鸡肉,大声喊道:“宿!长!风!”    缩在客厅沙发下的金毛小兽眨巴眨巴眼睛,毛发都在这样的怒吼中被吓得炸了起来。    小兽从沙发下跑出,表情紧张,看也不敢看常洵一样,几步就朝着门外飞速奔去:“我现在就去买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