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狼爸爸的背上,只短短的五个呼吸,姚茜茜睡着了。    狼王慢悠悠地走着,偶尔舔一舔小胖崽的耳垂。    巨蟒悄悄地尾随,行至内领地,鼓起蛇生最大的勇气拦在狼王前面。    雪季来了,它即将冬眠,等待雪季的结束。    它闻见了死亡的味道,狼王和小香崽等不到它的下一个热季。    狼王淡淡地看着它。    巨蟒翘起尾巴尖,小心谨慎地凑近小香崽。    全身警戒,只要狼王一动,它一秒内消失不见。    狼王没有动。    巨蟒的尾巴尖碰到小香崽,轻轻地蹭一蹭小香崽的脚腕,沾上了小香崽的味道,心满意足地游回雪山顶冬眠。    姚茜茜被狼爸爸舔醒,迷迷糊糊地洗个澡,如梦游般半睡不醒地钻进石头窝,抱住狼爸爸的尾巴,陷入深眠。    狼王借着月色,盯着小胖崽看了许久。    热季的热闹让雪季更显冷清,雪地的安静无声让姚茜茜睡了个舒舒服服的大懒觉,睁眼醒来,已到一天里最暖的正午。    姚茜茜从大行李包中翻出师姐邮寄过来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试,找出最漂亮最明亮的衣服,把摄像机镜架高,镜头对准石洞,避开她洗澡和换衣服的温泉。    狼王披着一层雪回来,在洞门口甩一甩,不疾不徐地进来,淡淡地看一眼镜头,叼起小胖崽丢进温泉里。    姚茜茜在温泉里哀嚎,她的漂亮新衣服又不能穿了。    狼爸爸不喜欢这件带着铆钉的衣服,但是她喜欢呀。    姚茜茜气愤地拍水,瞪一眼狼王。    狼王漫不经心地瞥小胖崽一眼,跳进温泉暖身。    姚茜茜胆儿肥,伸出胖脚丫,一脚踢向狼王的脸。    狼王眯眼,张嘴,咬住小胖崽的胖脚丫子,威胁地用尖牙在她的脚上磨了磨。    姚茜茜乖觉,讨好地挤出一朵灿烂的太阳花笑脸。    狼王放过她。    不用制作电影,一整天闲了下来,狼爸爸也不再逼着她训练,姚茜茜踩着狼爸爸的耐心极限,让她狼爸爸背着她去拜访毛团的巢穴。    热季加快了雪地动物的生长,曾经软糯糯的小毛团成了满身凶煞气的大毛团,它们已成为一个合格的雪地守护员。    姚茜茜拜访,大毛团对小香崽一如既往的软糯。    姚茜茜收集大毛团们的毛,顶着狼爸爸凶狠的眼神,带入石洞,塞进抱枕里。    抱枕里有紫红头大猩猩、老猩猩、白头大猩猩首领、小猩猩、大棕熊、三只小棕熊、狮子王、母狮子和她狼爸爸的毛。    与狼王的白色长毛相比,其他动物的毛少的可怜,气味被狼毛完全掩盖。    狼王扫一眼小胖崽,没有丢掉她的抱枕。    姚茜茜自觉地跳进温泉,把自己涮干净,保证没一点杂味后,扑进狼爸爸的怀里,抱住狼爸爸的脖子,撒娇地亲一亲狼爸爸的鼻子。    狼王舔一舔小胖崽的脸,闭目养神。    姚茜茜从基地回来,吭哧吭哧地把雪橇上一人长的大木盒搬进石洞。    长木盒外面雕刻着抽象的祥云和动物,染上了最鲜艳的颜色,精致,可爱,明亮。    姚茜茜盘腿坐到镜头下,介绍这个大木盒。    “好看,张爷爷给我做的,上面的动物都是我和狼爸爸一块雕的,这是大猩猩首领,这是三只小棕熊,这是小雪狐,这几个全是我狼爸爸。虽然有点抽象,你们看不太出来,我能看出来。”    “我跟我狼爸爸说好了,我要是走在它前面,让它把我装进这个里面,带到冰窟,我等它。它也不行了的时候,不用像老狼一样找墓地,可以躺在这里面和我一块睡。张爷爷会来冰窟把我和狼爸爸火化。”    姚茜茜把自己安排的明明白白,又把抱枕和漂亮衣服放进长木盒里,再跳进躺了一下。    超舒服~    姚茜茜把长木盒搬到石头窝旁边,穿上大皮袄大皮靴,玩着雪橇去找她狼爸爸。    狼王带着狼群巡视领地,它身后跟着一只沾了血的小狼崽。    接任狼王位置的小狼崽接受的训练和其他小狼崽不一样,小狼崽由狼王亲自训练,更残酷。    姚茜茜安静地看着小狼崽一次次地挑战比它体型大两倍的鬣狗,被鬣狗咬的遍体鳞伤。    小狼崽身上的血往下滴,仍不退缩,一次次地扑向鬣狗。    鬣狗被小狼狗活活地耗死。    小狼崽皮骨外翻,躺在地上,仰头看着狼王。    狼王低头,用额头碰碰它的额头。    小狼崽摇着尾巴,奶声奶气地嗷呜了一声,又有了力气,高抬着头跟着狼群走回山洞。    姚茜茜给狼王擦擦额头上的血。    狼王舔一舔小胖崽的脸。    姚茜茜坐到镜头前给她狼爸爸正名。    “看过了我狼爸爸训练下一任狼王,我终于知道了,当初我狼爸爸对我到底有多温柔。张爷爷说的一点都没错,狼爸爸溺爱我。”    “我体质太不好了,说不定发个烧退不下来就一命呜呼了,狼爸爸为我操碎了心,又喂我苦根,又锻炼我,又监督我的作息。多亏了狼爸爸,我才活蹦乱跳地活到现在,不用躺在医院里听天由命。”    “医生判定我活七年,今天是七年的最后一年,往后,我多活一天就赚一天。所以,有计划地锻炼身体很重要,运动能增加人的精气神,改变不了体质也能增强体质。体质好了,不生病,舒舒服服地合眼多棒。”    姚茜茜说完,又乐颠颠地跑去找狼爸爸,央着狼爸爸带她去悬崖山洞。    悬崖山洞尽头的果树接满了果实,雪季来临时,果实全部冻成了硬邦邦的冻果,把冻果放到火红巨石上烤化后,绵软可口。    狼王被小胖崽缠的硬不下心,无奈地叼起小胖崽,跑向悬崖山洞。    姚茜茜摘下一大捧冻果,在石洞里留下五个,剩下的全带到基地。    狼王看着小胖崽进了基地大门,转身进雪狼山洞,像上一任狼王带它一样带着小狼崽去认识雪地里的那些需要它们守护的生命。    姚茜茜进了基地大门,直接跑向厨房,把冻果给胖叔,“超好吃!”    胖大厨接过,一口咬下去,差点磕裂了牙,“这么硬?”    姚茜茜把冻果放到火上烤:“全冻实了,比冰块硬。”    胖大厨烤化一块吃一块,举大拇指,“好吃!”    姚茜茜笑着点头,“我上一次过来,你回家没在基地,我给张爷爷他们吃,他们不喜欢,说一股子的怪味。”    胖大厨大笑,“全给我,我能吃个尽兴了。”    姚茜茜把冻果全藏到冰箱最不起眼的地方,“藏好了。”    胖大厨:“走,胖叔给你刴鱼肉。”    姚茜茜:“有鱼?”    胖大厨:“有,老张估摸着你快来了,今早让送货车过来时捎带了一筐的活鱼。差点忘了,送货的车把你师弟也拉了过来。”    姚茜茜不急着见师弟,把狼爸爸喜欢吃的鱼丸全部揉好放进了蒸笼里,才洗洗手不紧不慢地过去找师弟。    师弟正躺在五楼的客房沙发上补觉,门也没关。    姚茜茜找出一条被子,给他盖上。    师弟一个机灵,醒过来,兴奋:“茜茜!”    姚茜茜一根手指头戳在他额头上,“给我坐下,保持一定的距离,我身上不能有其他人的味道。”    师弟:“我懂,我不抱你,导师都提醒我了,我不乱来,我这小身板还不够给狼王磨牙。”    姚茜茜:“导师同意你过来了?”    师弟连连点头:“同意了,我求了整整一年,好不容易才在我研究生毕业当天点头。”    姚茜茜:“不找工作?”    师弟自嘲:“找了,我长的太好看了,那些公司怕我让他们公司里的小姑娘无心工作,都没要我。”    姚茜茜拍拍他的头,“所谓男才女貌,男的有才最重要,即使长的丑也能找到女朋友。”    师弟翻白眼,“长得丑找得到女朋友才怪,我读了二十年书,怎么没一个同意做我女朋友。”    姚茜茜:“你多挣点钱,又丑又穷的找不到女朋友。”    师弟:“扎心。”    姚茜茜给导师打电话,师弟的话,她一个字都不信。    导师揉额头:“这小子在毕业答辩时跟外聘教授吵了起来,延期毕业一年,破罐子破摔地不要毕业证了。”    姚茜茜瞪一眼师弟,挂断电话。    姚茜茜:“说!你到底想做什么!故意跟外聘教授吵架?是看外聘教授吵不过你是,看把你能耐的!”    师弟语重心长:“小师姐,你着相了,我为什么读研究生?是为了提高学历。为什么想提高学历?是为了多挣钱。我现在凭本事在行业里混出了名声,挣钱分分钟的事儿,干嘛还要这个学历,只不过一张纸而已。我读研究生,开阔了眼界,认识了你们,研究生毕业证压根不重要。而且,我不考博,这张纸更不重要了。”    姚茜茜:“行,你自己有分寸就好。什么时候的飞机?”    师弟:“没买,你别赶我,赶我也没用,我不走。我接的活儿全是外包,有电脑有网就行。”    时隔一个月,姚茜茜再来基地时,师弟跟张爷爷成了忘年交,他外包也不接了,每天跟在张爷爷身后捣鼓电脑。    师弟:“难怪算命的先生说我大器晚成,我这一个月才明白我走岔了路,我不应该读导演系,我应该学计算机,我在计算机上是个天才。师傅提点我一两句,我立马能融会贯通举一反三。珠宝放错了位置,就是垃圾呀。我被错放了。”    姚茜茜看向张爷爷。    张爷爷笑呵呵地点头,“高材生,脑子快,人自律。”    姚茜茜明白了,师弟自己给自己在基地里弄了个勤快聪明的天才人设。    这个人设有些难度,即使带个帽子遮掩,她也能看见他的黑眼圈。    他以为自己的人设很成功,其实,基地里所有人心里都一清二楚,只是慈爱地没有去打击他的积极性。    姚茜茜对基地的气氛有所察觉,“基地要撤离雪地?”    张工:“还没有准确的消息,我们这些老头子向上申请,把地质勘探站改为研究所。申请通过不通过都不是什么大事,通过了,一切照旧,不通过,我们把这里买下来,改成养老院也成。”    姚茜茜点点头。    张工削下来一块桃木,细细地雕刻成一个花簪给茜茜,“熬不过去的时候戴上,桃木属阴,可留魂。”    姚茜茜双手接过来,放进背包里,“爷爷还研究了玄术?”    张工:“没事的时候看了两眼,讨个吉利而已。”    姚茜茜笑:“我没有执念,不用留魂。不过我不放心我狼爸爸,留魂到我狼爸爸过来陪我就行。”    张工拍拍她的头,“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姚茜茜:“偶尔四肢无力,没有其他的不舒服。”    张工:“不疼?”    姚茜茜:“不疼。”    张工:“能熬到下一个热季吗?”    姚茜茜:“恐怕不能了,狼爸爸最近训练小狼崽的时候显得有些急迫。我睡觉时间变长了,体力下降的速度也有点快,狼爸爸晚上不睡觉了,一直看着我。我觉的我可能也就这几天了,下一个月我来不了的话,你去冰窟看一看有没有大木盒子。”    半夜,雪地飘起了鹅毛大雪,守夜人和张工睡不着觉,起身穿衣,慢吞吞地走到基地门口看远处,期待茜茜蹦蹦跳跳的身影。    凄沧的狼嚎声传来,守夜人和张工脸色一变,踩着积雪,匆匆地走向冰窟。    大木盒上落了厚厚的一层积雪,狼群围着呜咽,听见守夜人和张工的脚步上,为他们让开一条路。    守夜人和张工浑身发抖地看向大木盒。    茜茜抓着狼王的尾巴,安安静静。    张工按照茜茜的委托,抖着手拿走大木盒里的摄像机,掏出火柴盒,点了四次没有点燃。    守夜人从口袋里掏出茜茜给他买的狼头打火机,递给张工。    火焰腾空,黑烟滚滚。    被狼声惊醒的人站在基地门口看着远处的黑烟。    师弟四肢僵硬地拨打导师的电话,“走了。”    导师泣不成声。    【小主人脑域修复100%】    【小主人身体修复100%】    【小主人记忆恢复100%】    【所有机器人归位苏醒】    【小主人意识情感苏醒】    【所有机器人进入能量舱补充能量】    【请小主人也进入能量舱补充能量】    黑袍人慢悠悠地走过来,“你的小主人已得到世界认可,是正儿八经的人类,不再是智脑机器人,也无需补充能量。”    【不!我的小主人即使不需要补充能量,也是超越主脑的最伟大最智能的机器人!】    “人!”    【机器人!】    作者有话要说:摸摸头,不要哭,因为有更伤心的事——此文没有番外。    但是!这个故事讲完了,还有下一个故事呀~    新文11月18日开,还等什么,快来收藏作者,收藏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