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貌正直受VS凶恶阴险爱喝醋巨龙攻。    ☆、番外,圆满结束    陆沉哑口无言, 林蕴说的的确是事实。    林蕴见他这幅表情, 也只能无奈叹息:“你这个臭小子,坏的很。”    陆沉终于说话了:“老天给我重新来过的机会,为的就是完成我的愿望,我的愿望是:和你在一起。”    如此直白的情话听着实在很土,但林蕴了解陆沉, 他不会渣男的那一套花言巧语, 这是他的真心话。    林蕴释然许多,设身处地的着想,陆沉不止等自己三年,而是等了半生。    “走, 去找祭祀。”他说道。    陆沉拉住林蕴:“我们春节成亲,你若是没有准备好,我们可以先走形式, 你什么时候愿意彻底接纳我, 什么和我住在一起。”    “好啦,知道啦。”林蕴甩开陆沉走在前头, 这人明明没有谈过恋爱, 情话怎么说的这么让人面红耳赤。    成亲的日字决定在春节,还有三日的时间,时间紧迫, 岛屿上所有的人全部放下农场的工作筹备两人的成亲仪式。    这三天的时间,按照祭祀的说法是,双方不得见面。    于是这几天林蕴搬在山下住, 而陆沉独自住在山顶。    陆沉这边度日如年数着时间过日子,林蕴过得却好不潇洒。    他闲着没事,带着月牙和袋鼠一起帮大家筹备婚礼的事情,第一天的黄昏,终于让祭祀逮到这个“新娘”亲自下场,好话说尽的把人给劝走了。    祭祀是心累的,哪有新娘亲自筹备婚礼的?    林蕴被赶了出来,实在没事做了,躺在海东青的后背上游览天空。    深夜,林蕴在住宅区中央的广场烤火,四周全是忙碌喜庆的人,林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叫过身边路过的杰诺:“杰诺,忙吗?”    杰诺举了举肩上嗷嗷乱叫的猪:“您说呢?”    林蕴郁闷:“好。”    杰诺扛着几百斤的猪走过来:“大人可是有什么事?”    林蕴:“太无聊了,找个人陪我聊聊陆沉的事情?”    杰诺露出一副被虐的表情:“行,我给您安排一个人过来。”    杰诺走了,过来一会儿,走来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大人您好,我是杰诺队长安排过来陪您的。”    林蕴:“......”    这个孩子虽然小,但是知道的东西并不少,林蕴倒也能和他对话进行下去,因而了解了很多关于陆沉的事情。    当小男孩聊到陆沉怎么满世界找林蕴,被有心人利用身陷敌营时,一个高大男人提起小男孩的衣领,怒气冲冲的质问林蕴:“他是谁!”    林蕴抬头,见到陆沉因吃醋而发狂的脸。    他正要解释,祭祀急冲冲的跑过来,拉住陆沉往后退:“我的亲娘嘞,这三天您不能见林蕴!”    陆沉纹丝不动。    祭祀忙喊人:“过来几个人搭把手,婚前见面不吉利。”    陆沉被几个大汉拖着往后退走,目光还黏在林蕴生物身上:“他是谁!”    林蕴:“......一个小孩子的醋你也好意思吃?”    陆沉被这群胆大包天的人赶走之后,祭祀快步跑过来劝道:“林蕴大人,您不能再抛头露面了,为了讨吉利,这几天请您躲在屋子里,陆沉大人实在太不听话了,已经被逮住好几回偷看您了。”    林蕴:“.....”怪不得今天老有被窥视的感觉。    他老老实实的进屋子里睡觉打发时间,半夜住宅区陷入沉睡的时候,林蕴被敲窗声吵醒。    正要开窗户查看,听见陆沉的声音。    “你还没和我解释晚上那个男孩的事情。”    林蕴一秒缩回开窗的手:“你快走,小心祭祀看到赶你。”    陆沉:“没关系,我给他屋子里下药了。”    林蕴:“.......”    陆沉继续敲窗:“快开门,我想见你。”    林蕴:“我拒绝,成亲前不能见面。”    陆沉保证:“我就看你一眼,马上就离开。”    林蕴犹豫,他对婚前不能相见的习俗无感,心想见一面能出什么事情?正要开窗,外面响起路人的惊叫。    “快来人啊,陆沉大人又来偷看林蕴啦!”    紧接着一阵开门和熙熙攘攘人声,门外恢复安静。    过了好一会,林蕴开窗,发现陆沉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杰诺亲自带人守在林蕴的窗前门前,林蕴合上窗户,听见了门前杰诺的吐槽。    “我们防陆沉大人跟防贼一样,这几天别想睡安稳觉了。”    几个人点头:“我们好惨啊,那个冷酷的陆沉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杰诺:“别想了,回不来了。”    林蕴:“.......”好,往好处想想,好歹这证明了我是真爱不是?    日子在陆沉不断被手下居民以下犯上的驱赶中度过,春节的当天,两位新人分别一大早起床梳洗换衣。    林蕴被迫穿上红衣,几个女人为他梳发,他俨然变成一个任人宰割的木头人。    被翻来弄去的过程中,林蕴询问她们:“陆沉也是也要像我这样被打扮吗?”    女人们点头:“是的。”    林蕴找到平衡,这才没有怨念的让大家继续打扮自己。    太阳升起的那一刻,林蕴主动出门成亲上路。    杰诺一开始没觉得哪里不对,恭敬的邀请林蕴上轿。    林蕴傲娇了:“大男人家家的,成亲只坐白马,坚决不像娘们一样坐轿。”    一群人被林蕴拒绝的没有法子,只能去找马,这时林蕴道:“不用,让帝鳄来。”    大家:也行。    于是“新娘”威猛的乘坐帝鳄首领慕斯离去。    杰诺瞧见林蕴直接命令帝鳄出发了,终于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特么林蕴不是被娶方吗?怎么自己出屋主动上路了呢?    想到陆沉那张冷脸,杰诺脑门冒汗急吼:“大人您不能先走,要等陆沉大人来接您!”    空气里传来林蕴狡黠的远去声音:“谁说是我嫁人?我要娶你们的首领!”    杰诺一个不稳,差点昏倒:“完蛋了,陆沉知道以后会新仇旧恨一起算的,快拦住他!”    大家:“可是我们拦不住帝鳄群啊!”    杰诺木讷回头,发现几百只帝鳄浩浩荡荡而来。    杰诺一脸的生无可恋。    帝鳄的速度不算快,林蕴料想着以陆沉的性格,打扮的过程一定鸡飞狗跳,所以自己有很长的时间去接亲,这时周围一阵旋风刮过,林蕴抬头,看到海东青在上空盘旋。    一丝不好的预感骤然袭向心头,林蕴命令帝鳄:“快跑!”    帝鳄懵逼:“???”您刚才不是这么说的。    帝鳄几秒钟的反应时间,海东青陡然俯冲而下,它的后背上,陆沉拽住一大把鸟.毛,空出一只手臂往林蕴身上一捞,然后利落的带人稳坐鸟背。    海东青猝不及防被拽了羽毛,痛的一声嚎叫,双爪在帝鳄后背上用力一蹬,借力直冲九霄。    帝鳄群集体石化:“???”我们竟把新娘弄丢了!    杰诺等人停下追逐的步伐,喜极而泣的望着被陆沉接走的林蕴的背影:“太好了,得救了。”    要是真让林蕴去接亲陆沉,他们这群事先被陆沉教育过的人全都得完蛋。    几天之前,陆沉就严肃的交代过:自己是上面的那一个。    杰诺庆幸之时,便听见远方传来祭祀心力交瘁的喊声:“陆沉大人,您快放下林蕴,这样不合礼数,起码把头发衣服穿好啊!!”    迎亲队和接亲队双方相遇,杰诺疑惑的询问祭祀怎么回事。    祭祀一脸沧桑:“陆沉大人说林蕴一定会有小动作,衣服也不穿好头发也不梳就召唤海东青跑来了,说是先人一步。”    杰诺同情的说:“还好我们林蕴很乖巧,没有在梳洗换衣上为难我们。”    这一对比,这些天为了陆沉头发都白了不少的祭祀怒了:“是吗?可是你们家林蕴不在家里等着,试图翻身娶陆沉大人。”    杰诺:“.....”他面子上不能输:“谁说我们家林蕴不能做上面那一个了?陆沉有林蕴的接亲气场派头大吗?你们家陆沉只有海东青,我们家林蕴有整个帝鳄群!”    祭祀火气上头:“海东青怎么了?还不是把你们家林蕴接走了!”    送亲方和接亲方吵起来了,帝鳄群从被抢人的挫败中回神,在祭祀的口中听出浓浓的嫌弃,于是齐齐吵海东青怒吼:“放下我们的人!”    正往山顶飞的海东青登时大怒,载着陆沉和林蕴返回,盘旋帝鳄群上方召唤百鸟群从气势上干仗。    帝鳄群散播出:你们数量多战力小,弱鸡的情绪。    海东青大怒,放下陆沉和林蕴就和帝鳄群打架。    岛屿上千人淋着羽毛往安全的山上跑。    此时的林蕴正在嘲笑陆沉,而陆沉凶恶的瞪着海东青。    这时杰诺和祭祀分别带人抓住林蕴和陆沉。    杰诺:“请林蕴大人跟我们一起回去等候接亲。”    祭祀:“请陆沉大人返回山顶重新接亲。”    陆沉林蕴:“......”    婚礼重新开始,林蕴被迫返回房间,陆沉教训了帝鳄和海东青一顿,返回山顶准备走形式。    陆沉头发衣服弄好之后,已经临近中午,他带领着帝鳄群和鸟群声势浩大来到林蕴的门前,熙熙攘攘中,林蕴被请出屋。    眼前的人脸色红润,一身红衣称的肤白如雪,陆沉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忍住了心中的冲动,老实的把人接回新房。    仪式在山顶房屋大堂里举行,祭祀和杰诺分别代表两人的亲人,被坐在高堂行礼。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高堂。”    随着最后一句话落下,陆沉抗起林蕴就跑。    两位高堂惊而起身:“拦住陆沉!”    陆沉:“......”    陆沉被迫喝了一下午的酒,夜色降临的时候,有人起哄闹洞房,被陆沉严肃拒绝,并召来月牙保驾护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防守。    月牙带领狼群隔开一道防线,这才断了大家闹洞房的心。    房间里,林蕴与陆沉喝过交杯酒之后,记起陆沉先前的承诺:“你说过等我什么时候调整好心态什么时候住在一起的,我先走了。”    林蕴现在有一点害怕陆沉,陆沉大抵是喝醉了,看人的目光很欲,林蕴还没有做好心里准备,怕喝醉的陆沉发疯。    林蕴不知道男人和男人该怎么相处,担心陆沉会乱来。    洞房的事还是得深思熟虑的。    明显他的话对陆沉没什么效果,因为陆沉已经欺身过来。    ..............    于是第二天终于明白男人和男人该怎么相处的林蕴红着眼生了陆沉几天的气。    “说话不算话!”他气哼哼道。    陆沉装出自责的模样:“昨天我喝醉了,只记得回房后便睡着了,对不起,让你独守空房了,今天一定补偿你。”    林蕴:“???”    ............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收益实在太少(每天1到2块钱),不得不提前完结了,其实一开始计划是最少50万字,对不起,作者文太丑了,没办法写出精彩的剧情。    下本我会努力的,后会有期,表白所有支持我的小天使。    预收文《和宿敌一起开创魔法时代[穿书]》戳专栏。    林焕看了一本,里面写的是主角在荒芜低魔时代披荆斩棘热血开荒,一路奇遇开挂,带领团队开创魔法宏伟时代故事。    林焕看的很爽,结果因此书太爽欲罢不能而熬夜猝死,穿到主角宿敌美人鱼身上。    美人鱼曾是族群被第一天才,至从男主陆云时出现,他就成了毁人设被打脸成炮灰。    林焕穿越过来时候,正是陆云时和炮灰分到同一组出任务、争锋相对最凶时候。    所有人都认为这次外出林焕不是干死陆云时,就是被陆云时干死,结果陆云时被困水底,林焕第一个下水渡气营救,惊呆一众狗眼。    众人:狗男男,早就暗度陈仓,还装什么宿敌恩怨!    于是任务结束,二人出柜消息火速传遍附近所有族群。    两位当事人:“???”    小剧场:陆云时登上神位那天,无数权贵大佬美女俊男到场祝贺,举杯之际,他一眼瞧见喝醉被扶的林焕,当即脸一黑,重重放下酒杯急步冲来。    第二天疑问满天飞:“法神和斗神不是不死不休吗?昨夜抗人撤宴为哪般?”    当年那些吃粮吃到饱队友直摇头:“哪什么不死不休,分明打情骂俏,指不定闹过之后怎么不可描述镇压呢。”    开荒,升级,互掐,恋爱,共同开创魔法时代!    假狠毒诡计多端,真胆小惜命受vs假温润体贴,真冷血残忍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