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星枢第二年便把国号改为“齐”, 十年后, 大齐到达鼎盛状态,国泰民安,四海升平,因谢清时常参与政事之故,多有良策, 帝后被称为“二圣”。    然众人皆知, 国事虽重, 但皇后在皇上心里却永远是第一位的。    好比有日皇后偶感风寒,皇上竟放下国事, 亲自照顾,整整七日未曾早朝, 皇后为此不得不假装痊愈才让皇上继续处理政事。    所以百官都庆幸,皇后身体极为康健, 嫌少得病。    但他们还是疏忽了一件事。    比如皇后还会出远门。    前不久, 柳州出蝗灾,这蝗灾数年才有一回, 听闻庄稼一日之内全数被啃光吃净,谢清极为震惊, 便是打算实地考察, 顺便解决难题。    戚星枢原是不肯,可挨不住谢清撒娇,同意了。    结果谢清带着两位哥哥出门,一个月都未归。    再看奏疏的时候, 他就看不下去了。    见父皇走神,八岁的太子戚煦低声提醒:“爹爹,墨要落下来了。”    戚星枢才发现,果然差点将奏疏毁了。    他连忙把御笔拿开。    戚煦心知父亲是为了什么,微微一笑道:“爹爹可是想娘了?”他平常不喊父皇,一喊,母亲就说太生分,在家中只许喊爹爹。    母亲总是把皇宫叫做家。    可母亲怎么就舍得出门呢?戚煦心想,母亲定然是贪玩,趁着去柳州,顺路看看风景。    毕竟母亲很少离开京都的。    被儿子说中,戚星枢板起脸道:“朕想她作甚,你娘是为了柳州百姓。”    戚煦哦一声。    从他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爹爹骗人,就是想娘了,砚田都在说呢。”    那是他四岁的女儿戚璇,戚星枢闻言把目光投向砚田。    砚田垂着头一语不发,暗道皇上别逞强了,谁还看不出来呢?    戚星枢闭了闭眼睛,继续与儿子讲解国事,他要让儿子快点成长起来。    母亲不在家,戚璇无事可做也腻在这里。    戚星枢只好把她抱在腿上。    两个孩子叽叽喳喳的,一时也把安静的时光填满。    可晚上着实熬不过去,十二年夫妻,他早就习惯抱着谢清了,没有她在身边,这床怎么睡怎么不舒服,难怪这阵子早朝总想打瞌睡。    戚星枢忽地坐起,然后就把谢峤召入宫。    大晚上的,姜悦娘惊讶的问:“莫非是有什么紧急的军情?”    谢峤哼道:“怎么可能,你再想想。”    姜悦娘就笑了:“唉,小枢啊……”    果然如他们所料,戚星枢要让谢峤监国,说他明日要去柳州。    谢峤捏着眉心道:“清儿能有什么事?她两个哥哥都在身边,不说雨谦足智多谋,修远也是会武功的?许是柳州的事不好处理,或者是……”清儿这孩子被戚星枢宠坏了,他怀疑已经办好事,或者是去何处游玩了。    但他没有说,改口道,“也许是去别的州县视察民情。”    戚星枢不为所动:“舅父,不管如何,我是不能在京都待着了,这些时日劳烦你,舅父可让连大人相帮。”如今连诚明也做了吏部尚书,只是一直未曾娶妻。    谢峤对这个人心思是复杂的,不娶妻难道还在惦记他的悦娘不成?    不过这种事情是不能点破的。    谢峤无奈道:“你实在要去,便去,把韩洛带上。”    “嗯。”戚星枢答应,“阿煦与阿璇舅父也接到府里去,看看外祖母。”    两个孩子也很喜欢去敬王府,正好跟谢峤的女儿谢婉做个伴。    谢峤当然愿意:“好。”    第二日,戚星枢就带着韩洛并几个暗卫离开了京都。    路上他让一个暗卫先去探消息,看谢清可还在柳州。    然而,如谢峤所料,谢清果然已经离开了柳州,正在庐州吃那里着名的油炸响铃。    见妹妹十分惬意,时使任户部左侍郎的谢修远道:“到底何时回去?”    “是啊,你在庐州停留了两日了。”任大理寺卿的连雨谦也道。    二人都已经成家,娶了名门闺秀,谢修远有一儿一女,连雨谦有两儿一女。    “明日就回……”谢清挑眉,“真当我来玩儿呢?路上你们就没听说那贪官的事?”她很霸气的道,“等我查明真相,立马摘了他的乌纱帽!”    连雨谦,谢修远:……    “此事可等回宫再说,”谢修远隐隐担忧,“我怕皇上……”    “无事,我专门留了阿煦跟阿璇在宫里,就让他多带几日孩子。”    那二人:……    谢清吃完饭站起来:“走,去探探消息。”    既然是为办贪官,二人也不好说什么。    结果谢清还没查出个子丑寅卯来,戚星枢已经赶到庐州,他此时已经是一肚子气。明明把蝗灾都解决了,她还不立即回宫,竟然跑到庐州。    傍晚时分,他寻到谢清所在之地,就见她坐在远处的画舫里垂钓,至于谢修远与连雨谦,二人在船尾,不晓得是不是在烤鱼。    戚星枢马上让韩洛弄一尾船来。    韩洛头疼,只在皇上眼皮下也不敢去通知皇后。    戚星枢坐上船只奔向谢清那边。    谢清拉起鱼线,大叫道:“看,我又钓上来一条,哥哥……修远哥哥,你们来看,是不是比之前那条还要大,这里真不错!”    不见有声音,谢清转过头,就见谢修远与连雨谦脸色惶恐。    然后她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就发现了穿着常服的戚星枢,他整个人看起来极为阴沉。    谢清傻了:“皇,皇……表哥,你怎么来了!”    戚星枢不答话,朝着那二人一看。    谢修远与连雨谦马上就退去小船上,至于船上的船夫也早被韩洛赶了下去。    “钓鱼?”戚星枢此时才走上去捏住她的手,“你在这里还真是欢快啊。”    冤枉啊,谢清道:“表哥,我虽然是在钓鱼,但其实我是在潜伏……”    一派胡言,戚星枢冷冷看着她。    谢清感觉他真的很生气,心道肯定是太想自己了,立刻主动搂住他脖子,娇声道:“表哥,我也恨不得马上回来的,但是真的是为惩治贪官,那个乔翼你应知,庐州知府,原来此人极为狡诈,表面是正人君子,背地里却与帮派勾结,搜刮民脂,做下各类抢劫之事,怕引来怀疑,又抓土匪背锅……”    “表哥,我真是为查案,我其实可想你了,要不是为表哥分忧,我一早就回宫了!”    果然是他的克星,知道他的软肋,她这样抱着他倾诉思念,他还怎么发脾气?    可没这么容易。    戚星枢道:“什么分忧,你大可自己回来,让他们留下查案,怎么非得你不可?”    她当然也有点小私心,外面多好玩,她出来透透气不行吗,可谢清不会说:“表哥,我比他们权利大,如果查清楚了,我有尚方宝剑。”    戚星枢眯眼:“这权利朕从今日起就收回!”    谢清:……不要啊。    她不要做只有虚名的皇后,她也要做大人物,跟戚星枢一起流芳百世。    这样的人生才更有意思。    “表哥……”她摇他袖子。    戚星枢不理。    她凑上去主动亲他。    舌尖软软的,好像羽毛挠向他心里,他慢慢的开始口干舌燥。    谢清吻到他脖颈,亲他的耳朵。    她时不时还是要做做妖后的,分外有情趣。    戚星枢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抱起她走入船厢。    ……    什么叫夫妻,夫妻就是会床头打架床尾和。    这次是在船尾和了,谢清趴在他怀里:“表哥,你可看出我想你了。”    嗯,她确实很热情。    戚星枢有种“小别胜新婚”之感。    “往后别想出来了。”但他还是虎着脸道。    小气鬼,谢清摸摸他耳朵:“自己答应让我出来的,结果也就拖了几日而已……表哥,你就这么离不开我啊?”    他脸一热,却挑眉道:“你的意思,你能离开朕?好,那朕现在就回去,你最好待在外面一直别回来,朕就不信……朕会没人陪。”    什么?    谢清差点跳起来:“你……你敢!”    简直像个母老虎。    戚星枢没忍住,低声笑。    谢清才发觉自己失态。    她心里闷闷的,确实,戚星枢离不开她,可她又何尝离得开他呢?    如果他哪日真的要纳妃,别说什么放她离开,她气都要气死了。    “想明白了吗?”戚星枢捏捏她的脸,“可离得开朕?”    “哼。”谢清生气。    戚星枢已经看出她的在乎,她还总说自己喜欢吃醋,她何尝不是?要不然岂会早早就说明,如果他哪日纳妃就让她走呢?    她这个小气鬼就是想一直霸占他的心罢了。    他伸手将她捞起来抱在怀里:“以后你不离开朕,朕也不离开你,如果要出远门,我们一起出来。”    “那你不管朝政了?群龙岂能无首?”    “没事,让阿煦来管。”戚星枢道,“他天资聪慧,我与他说奏疏上的事他都能听明白,有时候还能给我建议。”    与他取名煦,便是温暖之意,他们都希望这孩子将来做一名仁君。    而他确实没有辜负他们,小小年纪便很稳重,谢清摸摸心口:“我忽然好想阿煦,也好想阿璇啊。”    “良心痛了吗?”戚星枢学她的口气,“本来就该早点回来!”    “好痛,”谢清拉住他的手,“你给我揉揉。”    戚星枢:……又在勾引他。    他揉着,又低头亲她。    “我们明日回去,”她呢喃道,“今晚就不走了,表哥你看,月亮多好看。”    银盘一样的月亮挂在高空,散发着柔柔的光。    他道:“没你好看,在朕眼里,只看得到你。”    讨厌。    她听得甜死了。    他说,她是他的热闹。    可在谢清看来,他是她这一生的蜜糖。    她吃一辈子都不腻。    番外完,请大家看下作者有话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