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中,少女被人紧紧的抱着,血水染红了她雪白的裙子,那人将她遮挡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嫩□□致的小脸儿,脸上也有斑斑血迹,好再并没有伤到,只是沾染上的。    那双水盈盈的眸子中含着眼泪,已然失神。    一个中年男人忽然凑到镜头前来,笑的张狂:“怎么样啊顾总,顾大总裁,看看你的小美人儿啊,我还没怎么动她,她就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你说,一会儿我要是扒了她的衣服,一寸一寸的抚摸,她会怎么样?”    坐在沙发上的挺秀男人一瞬一瞬的盯着他身后的少女,交叠在一起的手上有青筋爆出,蜿蜒至笔挺的西服袖口内。    “总裁!”    被紧急调回来的沐阳看出他的不对,连忙提醒。    顾淮没有看他,只是抬手缓缓摘下金丝边框眼镜:“地点。”    视频里的周思量哈哈笑道:“算你识相!你到创新大厦前,自然有人接你,你要是胆敢带人、耍什么花招,那你就等着为你的小美人儿收尸!”    顾淮的目光转到周思量脸上:“你想杀的人是我,那就把各种刀枪对准了我。如果我的太太再有任何不妥,那么你的妻儿老小,全宗全族将会再也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希望你能放聪明一些。”    他的眼神太过可怕,即使隔着屏幕,周思量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身后靠在巨石上的少女渐渐回神,见那人真要过来,她心中有种难言的恐慌,想让他不要来,但由于嘴被封着,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摇头。    顾淮立刻捕捉到她的动作,冷静的姿态再也保持不住,不自觉的上前两步:“渺渺!渺渺别怕,我就来!顾哥哥就来救你回来!别怕……”    绝美的少女眼眶绯红,满脸是泪,还在不住的摇头,他伸手想像往常一样帮她拭泪,但忽然眼前一黑,他的少女,他的渺渺,他的小娃娃不见了!    “总裁……”沐阳上前:“总裁不要着急,我们已经排查到了大致方位,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夫人……”    “送我去创新大厦!”    顾淮并没有听他说完,大步出门。    沐阳吓了一跳,连忙追上:“总裁您不能去!会有生命危险!”    顾淮脚步不停,并没有理他。    眼看任何时候都有条不紊,稳操胜券的boss已经完全失去了分寸,沐阳终于伸手拉住了他:“总裁!您再等等,我们一定可以找到唔……”    他被打倒在地,那个斯文挺秀的男人眼中全是红血丝:“你可以等,但我的渺渺等不了!”    眼看是劝不住,沐阳吐了口血沫子:“您穿件防弹衣再去!”    顾淮转身:“你以为他们是傻子吗?”    他没再停留,大步出了公馆,正要上车,忽然旁边冲过来一个人想要袭击,被顾淮身边的人拉住。    是黎西铭,他刚得知黎荔被绑架的事情没多久,立刻就找了过来:“顾淮,你算个什么东西!抢了我的大小姐却连保护都保护不了她,让她陷入了这种境地!你要是有种,就过来跟老子打一架!自己躲在壳里算什么男人!”    顾淮并没有看他,只是淡声吩咐道:“将他看好了。”    然后弯身进入车内。    劳斯莱斯用不到十分钟的速度到达了创新大厦。    大厦前停着辆黑色的面包车,外面靠着个模样寻常的男人,见顾淮从车里下来,立刻就过来将他带入了黑色面包车内。    面包车内还坐了两个男人,顾淮一上去就被捆住了上身,蒙上了眼睛。    车开了很久很久,停下的时候都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    眼上的黑带被扯开,顾淮跟着那两个人上了山,很快就到达了山顶。    少女依旧靠在大石上,那个少年也依旧将她护在身下没有挪动一毫。    终于见到她的人,顾淮有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她被绑架只不过过去了两夜而已,他却觉得有一辈子那么长,偶尔恍神间,竟然梦到她被人烧死在房间里,那种扒皮抽筋似的疼痛能生生将他疼醒。    他不会允许,无论如何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渺渺……”    黎荔回过神,见他真的来了,心中越来越害怕,拼命的摇头。    他轻唤着她的名字,想靠近她:“我来了……顾哥哥来了……”    “砰!砰!”    两声枪响,顾淮闷哼一声跪倒在地,隐藏在他两侧的狙击手各打中了他的左右两个膝盖。    黎荔猛的顿住了,然后疯了一样想上前,但她手脚被绑,身上还有那个少年根本动弹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倒下,看着周思量那个爬虫一样的东西走过来将他踩进泥土里,肆意的讽刺辱骂。    那么高贵的人啊!    那么斯文的人啊!    那么自傲乃至自负到极致的人啊!    为了她,双膝中弹,被人从高高王座上拉下来,肆意踩进了泥土里!    可笑她活了两辈子,才知道他对她的爱,不仅仅只是皮相。    眼前已经模糊不清,黎荔从喉咙里发出声音,她想救他,想让他走,想让他安然无恙,想……触碰他一下都好,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你不是总那么的高高在上么!让人赶我出顾氏的时候不是那么的意气风发吗?我真的想问问您,我的顾大总裁,现在被人踩在脚下的滋味怎么样啊?”    周思量踩在顾淮脸上,将他狠狠的碾进泥土里,猖狂不可一世。    顾淮趴在地上,额头上全是汗,平日里全部梳上去的头发垂了下来,凌乱的搭在他的额头上,脸色也惨白的吓人:“你想怎么对付我,随意就好,放了她,别忘了,你全家乃至全宗族人的性命都在你手里握着,你知道,我做的出来。”    周思量脸色变了下,犹豫片刻对那五个人使了个眼色。    那五个人连忙走过去将少年拉开。    经过了一夜,少年的劲道没有昨天那么强悍,最终被拉开了,那五个人又解开了绑着黎荔手脚的铁链。    黎荔连忙撕开嘴上的胶布,往顾淮那边跑,只是因为坐了一天一夜,惊吓过度,也没有吃东西,导致腿麻无力,刚站起来就狠狠的摔了下去。    顾淮看的心都是一抽:“摔疼了吗?渺渺快些回去,让周琳给你上药,洗个澡,再吃点儿东西,然后再睡一觉,等你醒来的时候一切都会好的!”    黎荔摇头,起不来,索性手脚并用往他身边爬。    顾淮额上冷汗更多:“不要过来!渺渺快走!听话……听话……”    黎荔再次摇头,她不敢说话,怕一说话自己会哭的没力气爬到他身边。    踩着顾淮的周思量瞧着有意思,移开脚呵呵的笑:“好一对儿亡命鸳鸯啊!真是感人,那今天我也发一下慈悲,让你们两个好好温存一下。”    终于爬到他面前,黎荔伸手捧过他的脸,细细的帮他擦脸上的尘土,顺凌乱的头发。    她甜软的香味就在身边,顾淮满是眷恋的吻着她的手指:“渺渺听顾哥哥的话,快点儿回去。”    黎荔摇头,看着手里被她擦干净脸,顺好头发的男人重新恢复成了斯文俊秀的模样,她满意的笑了:“这样才是顾淮,才是那个让我恨了两辈子却又无可奈何的顾淮。”    顾淮一窒:“那渺渺还恨我吗?”    黎荔摇了摇头,在他额上亲了亲:“我……”    “砰”    “爱”字还含在口中,黎荔却说不出来了,她眼睁睁看着手中的男人嘴角缓缓溢出血水,喉咙在“咯咯”发响:“快……走!”    黎荔没有动,脑中是一片空白,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在了,只有眼前这个男人,像慢动作一样,看着他满眼眷恋的看着自己,看着他大口大口的呕血,看着他终于歪过脸,缓缓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