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的A市飘飘洒洒下起了小雪, 天气虽然很冷, 金雀奖现场的气氛却无比火热,金雀奖的开幕红毯星光璀璨,媒体和粉丝们的闪光灯追逐着一位位耀眼夺目的明星,汇聚成了一条璀璨星河。    俞显允和桑落墨是压轴登场的红毯嘉宾,他们两人选择了纯黑色的情侣西装,蓁蓁则是穿了件俏皮可爱的纯白色小礼服,他们一家三口走上红毯, 立即引发了最大的轰动。    俞显允之前曾经和桑落墨开过玩笑, 他说桑落墨生日许愿的时候可以许他们的新剧大爆, 不知道是桑落墨的许愿太灵验, 还是《故国三千里》这部品质剧太能打,《故国三千里》自从秋季上映开始就成为了最火热的话题剧, 如今都已经入了冬, 这部剧的热度却丝毫没有减退。    在俞显允、桑落墨和蓁蓁步上红毯之后,主持人秦瑟微笑着说道, “下面我来为大家介绍一下最后一组走上红毯的提名演员, 他们是俞显允、桑落墨和可爱的俞蓁小朋友,俞显允和桑落墨虽然都是第一次入围金雀奖,但他们的实力却不可小觑。”.    秦瑟的男搭档继续说道,“俞显允曾经凭借着电影《碧空尽》荣膺青松奖和金萱草奖双料影帝,如今他的电视剧作品也是成绩斐然, 在本届金雀奖上, 俞显允凭借着《故国三千里》获得了最佳男主角提名, 而桑落墨同样凭借此剧获得了最佳新人演员和最佳男主角提名,另外还要说一下,桑落墨同时还因为《帝城计》中的夏木一角,获得了最佳男配角提名。”    在两位主持人做完介绍之后,俞显允、桑落墨和蓁蓁也是走到了红毯采访区,他们一家三口先在签名墙上留下了签名,然后才来到了主持人身边。    俞显允把蓁蓁给抱了起来,桑落墨则是接过了两个人的话筒。    秦瑟先是和小蓁蓁友爱的打了个招呼,接着才开口说道,“作为好朋友,我要先恭喜一下俞老师和落墨,《故国三千里》真的是特别好看,用网友的话说,这个剧连一秒钟都舍不得快进,随便截一张图都能当做壁纸,如今俞老师和落墨双双入选了最佳男主角,那么我就要问一下可爱的蓁蓁了,你是更希望墨墨获奖呢,还是更希望爸爸获奖呢?”    蓁蓁本来正在煞有其事的对着媒体区挥手摆拍,小崽崽听到秦瑟的问题,便用双手抱住了桑落墨举过来的话筒,蓁蓁一本正经的说道,“爸爸一定希望墨墨得奖,那我公平一点,我也希望墨墨得奖。”    秦瑟笑着问道,“蓁蓁,你们家都是这么‘公平’的吗?”    小崽崽卖力点头,“对!”    现场的所有人都被蓁蓁给逗笑了,桑落墨望向俞显允,俞显允也是带着笑在看桑落墨。    秦瑟故意轻咳一声,然后才接着说道,“两位老师,请你们不要再旁若无人的对视秀恩爱了,也请给我们一些眼神好吗,俞老师,我想请问一下,本次颁奖盛典,你最希望获得的是什么奖项?”    俞显允答话,“作为太初的老板,我最希望的自然是《故国三千里》能够获得最佳电视剧奖。”    秦瑟很会抓重点的问道,“那作为你个人呢?”    俞显允坦率答道,“拿视帝。”    俞显允说完,又望向了桑落墨,“不过对手强劲,胜算不太大。”    秦瑟特别想说,俞老师,您对以前的那些对手不是这种画风的……    俞显允是在说桑落墨是强劲对手,桑落墨却是立即补充,“没错,吕青帆和易朗都是非常出色的男演员,每位候选人都是一样的优秀。”    桑落墨说完看向俞显允,俞显允顺从的附和,“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现场众人都被俞显允和桑落墨的小互动给逗笑了,秦瑟开口说道,“从前俞老师可不是这个谦逊画风,看来俞老师结婚后‘家教’越发好了,虽然大家的热情都很高涨,但今天的天气确实有些冷,咱们的红毯采访环节就到这里,有请三位入场。”    《故国三千里》剧组是本届金雀奖的获奖大热门,他们一共拿到了最佳男主角、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美术、最佳摄影和最佳电视剧六项提名,他们剧组被安排在了最居中的位置,而坐在他们前面的,是同样取得了口碑收视率双丰收的《黎明渡》剧组。    黎明渡的主演是吕青帆和易朗,易朗去年曾经获得过视帝称号,然而那时候他觉得自己配不上那座奖杯,甚至想过退出娱乐圈,俞显允当时同易朗聊过几句,他说你如果真的觉得受之有愧,那就拍一部对得起那座奖杯的好戏出来,那才是本事,而易朗只用了一年的时间,他凭借着自己的刻苦与努力,真的演绎出了一个好角色,拍出了一部好作品。    俞显允、桑落墨和蓁蓁入场最晚,他们在自己的位置上落座,易朗回身,他望向桑落墨,朝着桑落墨笑了。    易朗开口说道,“落墨,恭喜你拿到了三项提名。”    易朗已经很久没再叫过桑落墨“小夫子”这个称呼了,桑落墨后来也曾认真回想过,有些事,心照不宣,他明白的时候既然已经过去了,那便过去。    桑落墨朝着易朗笑笑,“也恭喜你拿到视帝提名。”    俞显允坐在桑落墨旁边,他以眼神示意坐在桑落墨另一边的席朝木,席朝木会意,立即狗腿的踢了踢易朗的椅背,“易朗,你们双男主都拿到了视帝提名,我们双男主也都拿到了视帝提名,咱们是对家好吗,有没有对家的自觉,瞎聊什么!”    吕青帆回身看席朝木,“席老师,对家是什么?”    席朝木答话,“不重要,你们快转回去。”    《黎明渡》的总制片度青听到几个人聊天也是转过了身,他不解问道,“你们不是都签在了太初影视吗,怎么看起来关系不太好的样子?”    自己独占了一个座位的蓁蓁严肃说道,“叔叔,你不要乱说,我爸爸和墨墨的关系就很好。”    席朝木顺口接话,“那是,都好到盖一床被子了。”    俞显允看看自己亲儿子,又送给了席朝木一道死亡射线,席朝木忽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求生欲。    席朝木抬脚轻踹了一下易朗的椅背,“朋友,你旁边那个空位有人吗,我想换座位。”    易朗礼貌的说道,“席老师不好意思,您刚说了,咱们是对家,请您独自美丽。”    席朝木:???    席朝木想起他被易朗吐脏了的迈巴赫,想起他陪易朗一起扫猪圈的时光,忽然觉得这个狗东西毫无良心可言,席朝木正想发挥他的口才优势教易朗做人,可惜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金雀奖的颁奖典礼已经正式开始了。    自从众多圈外资本进入影视行业之后,影视行业的良性生态渐渐遭到了破坏,投资商把影视行业当做了赚热钱的工具,华国的影视行业进入了一种怪圈,想认真拍出好作品的项目无人问津,反倒是靠着流量吸金的套路备受追捧,在影视行业被资本带入歧途多年之后,越来越多的影视人看到了前方的深渊,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开始努力改变现状,也正因为如此,今年的金雀奖提名,确确实实是有几部好作品的。    年初大热的《风华凌云传》算是不错的一部仙侠剧,电视剧的质量和前几年的作品相比已经有了显着提升,而紧随其后的《帝城计》更显优势,有双料影帝俞显允和三届视后夕晚照坐镇,这部大投资的电视剧比前者更胜一筹,然而因为仍是要看资本的脸色,这部剧的后期注水略多,算是佳作,却也略有瑕疵。    今年大火的四部剧里,《黎明渡》是绝对可以称之为精品的,它有圈内最好的制片人度青坐镇,两位主演吕青帆和易朗也是奉献了精湛演技,这部戏已经是近几年华国影视圈中水平最高的作品,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它已经是今年华国电视剧巅峰之作的时候,《故国三千里》就这样横空出世了。    用官/媒的点评来讲,《故国三千里》是带着影视人初心与匠心的作品,这部作品满满都是对观众的尊重,一部戏,每一个细节都做到了完美,再加上俞显允和桑落墨被评为S 级别的演技,这部剧远超其它影视作品,是独占一档的巅峰佳作,而最重要的是,它展现出了华国影视作品该有的水准,提高了大众审美的要求,因此也会反向推动影视行业的良性发展。    《故国三千里》一骑绝尘,在金雀奖的颁奖典礼上,接连斩获数个大奖,而桑落墨也是毫无悬念的拿到了最佳新人奖和最佳男配角两个奖项。    俞显允把蓁蓁抱在怀里,他自己则是坐到了桑落墨身边,舞台上灯光耀眼,观礼席却是很暗的,俞显允借着微弱的光线,总会看向身边的桑落墨,他的无价之宝,终于还是被世人所发现,如星如月,璀璨皎洁。    俞显允握住了桑落墨的手,桑落墨有些诧异的望向俞显允,俞显允笑笑,他捂住蓁蓁的眼睛,倾身在桑落墨唇上落下一吻。    没什么,喜欢你而已。    俞显允趁着现场光线晦暗亲了亲桑落墨,而本来还很暗的观礼席,却是忽然打下一道强光,直接将俞显允和桑落墨的亲吻拍了个一清二楚,顺便还直播在了大屏幕上。    现场的同行们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主持人秦瑟开口说道,“俞老师、落墨,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本来是想给程烽打光的,没想到打偏了,咱们这个是直播,剪是剪不掉了,我劝二位想开点。”    程烽今年没有参选作品,他是以颁奖嘉宾的身份出席颁奖典礼的,也正因为如此,程烽的座位距离俞显允他们十万八千里,灯光师不可能把灯光打偏这么远,他们就是故意的。    俞显允虽然偷亲桑落墨被拍了个正着,但他却仍是一副泰然自若模样,完全没有什么想不开的,俞显允甚至还挺想当着摄像机的面再亲一次桑落墨,证明一下他家属的身份,如果时间允许,他不介意再秀一下存在手机里的结婚证照片。    俞影帝在崩人设的路上一去不回头,桑落墨却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拿胳膊轻轻撞了一下俞显允,俞显允望着桑落墨笑,秦瑟觉得她看不下去了,她开口说道,“灯光师,我们不想再吃狗粮了,麻烦将灯光转给程烽,下面我们有请颁奖嘉宾程烽登台。”    在热烈的掌声之中,第二十九届金雀奖视帝程烽走上了主舞台,秦瑟等程烽在她身边站定,便笑着问道,“程烽,前年你是‘最佳男主角’的获奖者,去年你是‘最佳男主角’的提名演员,今年你是‘最佳男主角’的颁奖嘉宾,请问站在这里的心情怎么样?”    程烽一本正经的答道,“虽然我怀疑你在内涵我,但我现在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快点播放候选人短片。”    众人听到程烽的话全都笑了起来,在笑声之中,舞台灯光渐暗,大屏幕上也开始播放候选人短片。    烈日之下,斯文内敛的大律师方洽文缓缓摘下了眼镜,他望向不远处的背影,目光阴鸷怨毒,那一瞬间,仿佛灼热的空气都被这骇人的阴寒凝固住了。    ——易朗,《黎明渡》。    磅礴大雨之中,坚韧果敢的刑警队长方洽文跪在地上,他的怀里,还抱着刚刚牺牲的同事,方洽文帮这个刚从警校毕业的孩子合上了眼睛,他静默半晌,忽然嚎啕大哭起来。    ——吕青帆,《黎明渡》。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边城的了望台上,白衣银甲的少年将军负手而立,戚无涯望着不见尽头的敌军营帐,从容说道,“就算等不到粮草援军,我们也半步不退,在我们身后,是南梁百年家国,是三千里地山河。”    ——俞显允,《故国三千里》。    明月夜,公府之中,皎如玉树的小公爷笔直跪着,他毅然说道,“党争误国,我们苏家一门的兴衰荣辱,怎么抵得过边境万千百姓,我要带兵去援戚将军!”    ——桑落墨,《故国三千里》。    在候选人短片播放完毕之后,程烽继续说道,“作为一个过来人,我特别清楚他们什么时候最紧张,不是刚刚我上台的时候,而是播完短片之后,既然大家此时都紧张到了极点,那不如我们暂不揭晓奖项,先来找四位候选人聊聊天。”    程烽说着,先看向了俞显允,“俞显允啊,你看看,我是第二十九届金雀奖‘最佳男主角’得主,你是第三十一届金雀奖‘最佳男主角’候选人,对此,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此时已经有工作人员给俞显允递了话筒,俞显允淡定说道,“想向你道个歉,年纪轻轻就被我挤出了电影圈,改成了在电视剧圈讨生活。”    现场的嘉宾们哄堂大笑,连程烽都被俞显允给气乐了,秦瑟觉得程烽应该是不想再和俞显允聊下去了,她接着问道,“俞老师,请问您对今天得奖有信心吗?”    俞显允看了眼桑落墨,他想起刚刚红毯采访时候桑落墨的回答,很给吕青帆和易朗面子的说道,“没有,三位对手都很优秀。”    双料影帝忽然谦虚,易朗和吕青帆莫名有些瑟瑟发抖。    秦瑟看向坐在前排的易朗,“易朗,既然对手已经开启了商业互夸模式,你要不要也说些什么?”    易朗一如既往的保持着谦逊,他如实说道,“我能演好方洽文这个角色,是因为俞老师和落墨给了我非常多的指导,他们一直在帮助我,教我怎样更好的去诠释角色,他们是我的老师,我要向他们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我知道自己和另外三位候选人还有差距,我会继续努力的。”    秦瑟很喜欢品质好的年轻人,她对着易朗粲然一笑,然后又看向了吕青帆,“青帆,你又一次入围了‘最佳男演员’奖项,这次有没有信心得奖?”    吕青帆坚定的大声答道,“没有!”    现场的所有人都被吕青帆给逗笑了,秦瑟开口问道,“你的胜负欲呢!”    吕青帆回话,“《故国三千里》我是熬夜看完的,俞显允和桑落墨对戏,那是神仙打架,我之前和桑落墨一起参加过《竞演》节目,当时是以一票之差侥幸险胜,落墨在《故国三千里》中的表演与那个时候相比,又是进步了非常多,演员是一个需要互相成就的职业,我看到俞显允和桑落墨对戏的淋漓尽致,就明白了自己还需要更加努力的提高自己,这届视帝评选,我等凡人不配,还是让俞显允和桑落墨去争,去年我还挺想揍易朗一顿的,今年我什么都不想了。”    秦瑟笑着看向桑落墨,“落墨,今天你已经拿到了‘最佳新人演员’和‘最佳配角’两个奖项,视帝这个奖,吕青帆和易朗表示不想了,你要不要想一想?”    桑落墨看了一眼俞显允,玩笑的说道,“我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不敢和俞老师作比。”    俞显允笑 ,“桑老师您太谦虚了。”    众人又一次被俞显允和桑落墨之间的小互动给逗笑了,秦瑟对着程烽问道,“我莫名觉得嘴里的狗粮有点甜是为什么?”    程烽答话,“我不甜,我酸,好了我不想再听到俞显允讲话了,我们还是来颁奖。”    程烽说着,终于是把信封里的获奖名单给拿了出来,他看着获奖名单有些意外的咦了一声,然后才开口说道,“我宣布,第三十一届金雀奖‘最佳男主角’的获奖者为俞显允……和桑落墨,恭喜两位。”    金雀奖已经很多年没有过并列视帝了,俞显允和桑落墨惊讶的对望了一下,接着又都笑了起来,他们两人手中没有话筒,但所有人都看懂了他们的口型。    桑落墨说,师哥,恭喜你。    俞显允说,墨墨,也恭喜你。    俞显允和桑落墨互相拥抱了一下,待在席朝木怀里的蓁蓁却是不满的拉扯桑落墨衣角,“墨墨,我也要亲亲、抱抱,还要举高高!”    桑落墨听到蓁蓁喊他,笑着把蓁蓁给抱了起来,他亲了亲蓁蓁的小脸,蓁蓁也甜甜的回亲桑落墨,俞显允望着这一大一小,满眼都是笑意。    站在主舞台上的程烽清了清嗓子,用播音腔说道,“准备前往颁奖台领奖的演员们请注意,您获得的‘最佳男主角’奖项现在已经开始办理领奖业务,请您听到广播后停止家庭互动,立即到主舞台领奖,谢谢。Ladies and gentlemen, may I have your attention please,后面我不会说了,你们俩能不能快点?”    在程烽的催促之下,俞显允和桑落墨双双来到了主舞台上,刚刚程烽调侃俞显允和桑落墨的时候还很活泼,但他在给俞显允和桑落墨颁奖的时候,却变得无比郑重和认真,这是华国电视剧行业含金量最高的奖项,它曾经也像影视行业一样走入过歧途,但终究,它们都回到了正轨,让人期待、饱含希望。    程烽拥抱了俞显允和桑落墨,诚挚说道,“恭喜。”    会场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最优秀的演员获得了最好的奖项,这是所有影视人乐于见到的,秦瑟在掌声渐落之后才继续说道,“恭喜二位,实至名归,下面有请两位发表获奖感言。”    桑落墨看向俞显允,俞显允示意他先说。    桑落墨站在话筒前面,他手里拿着代表荣耀的奖杯,身边站着他最心爱的那个人,面前还有许许多多同样优秀的同行,有那么一瞬间,桑落墨觉得真好啊,他热爱的行业,他的梦想,和他并肩奔跑的追梦人们,真好啊。    桑落墨笑了,他笑着说道,“我站在这里,真的有许许多多感谢的话,我想感谢金雀奖,感谢评委组的厚爱,感谢《故国三千里》剧组每一位同事的努力付出,也还要感谢我的母校华影,以及教会我如何做人和如何作为一个影视人的方亦规老师,我想感谢每一位行业人对我们这份巨大梦想的支持与支撑,我还想感谢所有的观众们,是他们给予了我们最好的舞台,最后的最后,我要感谢我的爱人俞显允先生。”    桑落墨望向俞显允,认真说道,“谢谢你在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候给了我一道光,谢谢你成为了我的人生理想,谢谢你一如既往的优秀,谢谢你让我变成了更好的那个自己,俞显允先生,我爱你。”    俞显允知道桑落墨不善表达爱意,他以为他永远都等不到桑落墨主动说爱他,但桑落墨却这么勇敢,他站在影视行业最高的领奖台上,把他对他的爱宣之于口。    俞显允笑了,目光中所有的温柔都只为了眼前的这个人。    他走到桑落墨面前,亲昵的在他唇上落下一吻,然后又对着众人说道,“当初我们结婚的时候比较仓促,我欠了落墨一件事情没做,请允许我补个求婚。”    俞显允说完,又重新面向着桑落墨,单膝跪在了桑落墨面前。    俞显允举起早已准备好的戒指,认真而虔诚的说道,“桑落墨先生,请允许我成为你的合法伴侣,我愿意爱你、尊敬你、保护你,永远对你忠心不变,无论贫穷还是富裕,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无论失色还是美貌,无论失意还是顺意,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直至生命尽头。”    谢谢你,    让我能与你相遇,    谢谢你,    让我能与你相爱,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你是我生命里最美的风景。